第126章 劈江斩龙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随着宁休的铁拳移动而移动,敖离更是脸色惨白,死亡的恐惧,笼罩着他整张脸庞。

    眼看着就要血溅当场。

    “小子,你敢害我皇儿!”

    远处泾河龙王将自身速度提升到极限,暴喝声,宛若炸雷般在宁休耳边响起。

    听着这声语带威胁的厉喝,宁休眼睛微微眯起,嘴角泛起丝冷笑,非但没有停下手中动作,右拳反而更快、更狠地朝着敖离的脑袋瓜子砸了下去。

    “竖子焉敢如此!”

    眼看宁休的铁拳就要将敖锋的脑袋砸烂,泾河龙王声咆哮,直接化为龙形,甩龙尾,猛地朝宁休拍来。

    尖锐的破风劲气,逼开水浪,呼啸而来。

    感受着身后传来的劲气,宁休脸色微变,可手中动作却是没有丝毫不变。

    轰!轰!

    两声轰然巨响接连响起。

    宁休整个人被这破浪而来的龙尾,直接抽得倒飞出去。

    泾河龙王也不管宁休死活,急忙跑到敖锋身边,将其把抱起。

    只见其半个脑袋都被宁休给轰没了,殷红的鲜血夹杂着白色不明液体在水里飘荡。

    “宁休,今天不管如何,你都得死在这里!”

    泾河龙王缓缓将敖锋的尸体放下,抬起头来,怨毒的盯着宁休,冰冷彻骨的声音中,杀意凛然。

    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宁休毫不后悔。

    他与泾河龙太子敖锋之间的关系,本就不可调节,当初在升龙池的追杀,若不是他宁休运气好,怕是早就死在敖锋手中里。

    而且宁休心中清楚,若今天易地而处,自己落在他们手中,恐怕连死都会成为种奢望。

    对待敌人就要像秋风扫落叶般无情,能杀则杀,不能有丝毫的留手。

    就算不能杀,也要让对方失去报复的爪牙,要么忍着不出手,既然已经豁出去了,自然便要做到狠。

    “我知道你还没死,你给我起来!”泾河龙王看着远处的宁休,冷声道。

    泾河龙王方才那尾巴结结实实抽在宁休身上,要知道这可是个地仙含怒击,宁休金身瞬间破裂,全身骨头也仿佛散架了般。胸中气血阵翻涌,最终没能忍住,喉咙甜,口殷红的鲜血喷了出来。

    宁休艰难地站起身来,面对着暴怒的泾河龙王,嘴角微微扬起。

    “龙君你要是再不出手的话,怕是要等着给我收尸了。”

    “小友哪里的话,你接连为我洞庭水域立下大功,我又怎会做过河拆桥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洞庭龙君轻笑声,身形闪来到宁休身前,接着转身看着泾河龙王,脸上笑意渐渐收敛。

    “敖岳,到此为止了。”

    “杀我可以,可你们都得给我陪葬!”泾河龙王放声狂笑道。

    “不好,他要自爆龙珠。”

    感受泾河龙王体内的灵气变化,宁休脸色突变。

    修行界直流传着这么句话。

    击败金丹期修士容易,可要想杀死他却是千难万难,要知道金丹自爆的威力那可不是件开玩笑的事情。

    要是泾河龙王真就这么自爆的话,在场剩下的数千水兵怕是会全部死个干净,那些妖将是否能够侥幸活下来怕也是两说的事情。

    宁休和洞庭龙君虽然不会有生命危险,可同样会受到重创。

    可面对如此严峻的局面,洞庭龙君脸色没有丝毫变化,他冷冷看着泾河龙王。

    就在泾河龙王将要自爆的刹那,远在天边,道剑光悠然而至。

    这道剑光前刻看上去还远在天边,下面便已经到了泾河上空。

    泾河被轰隆隆劈开,直达两百丈。

    泾河龙王那巨大的龙首,被这破空劈浪而来的剑光,剑斩落。

    殷红的鲜血狂涌而出,瞬间将整个泾河都给染红。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起来的剑给吓傻了,修为定力差的,更是被这劈江斩龙的剑彻底震散了魂魄。

    “......这剑,这剑当真是好吓人。”宁休愣了半晌,最后憋出这半句话来,因为他实在是想不出任何的话语能够形容得了这剑的威力与风采。

    “多谢上仙出手相助!”洞庭龙君躬身朝着远方天空,拜道。

    “天宫已隐,九幽再现,这世道怕是又要再生波折,敖离你自己好自为之。”

    道声音隐隐从天边传来。

    洞庭龙君没有言语,高贵的头颅变得越低,脸上越发恭敬。

    宁休静静看着这幕,脸色不变,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过了片刻,洞庭龙君这才重新站起身来,他转头看了宁休眼,忽然开口说道:“这次实在是多谢小友了,如果不是你,我们怕是还要死更多的人。”

    “加上升龙山,你已经帮了我两次,上次的报酬都还没领走,干脆放在起得了。你想要什么东西尽管说,只要我有的,我绝不会拒绝。”洞庭龙君看着宁休,真诚道。

    宁休轻笑声,开口道:“龙君客气了,我确实有件十分想要的东西,还望龙君成全。”

    “说。”洞庭龙君摆了摆手,开口道。

    “我想要敖锋的尸首。”宁休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说道。

    要知道龙族尸首浑身都是宝,虽然敖锋并未完全蜕化为真龙,可其价值同样不可估量。

    可当着头真龙的面,说要拿走另头龙的尸体,无论怎么说,都犯了忌讳,而且极有可能会触犯所谓的龙族尊严问题。

    龙君看着宁休,并没有回答。

    而宁休同样抬起头,直视着龙君的眼睛,毫不退让。

    “好,我答应你。”

    龙君看着宁休,嘴角微微扬起,接着开口说道:“敖锋本就是你杀的,尸首本就该归你。”

    “那就多谢龙君了。”宁休同样开口笑道。

    ......

    在离泾河千里之外的某处小镇,个中年道士缓缓将将手中那柄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黑鞘长剑,复归回鞘,重新背负在身后。

    他抬头看着远方,看这方向,正是泾河方向。

    过了片刻,中年道人从天边收回视线,慢慢转过身,继续朝远处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