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炼器

    宁休从于莎莎口中得知吃人林老怪如今以落子清的身份生活,峨眉剑仙死后,更是直接接管了峨眉这块福地。之后便直待在峨眉山,再没有出来。

    切都显得很正常,可正是如此,才不正常。

    时间,宁休脑子里转过无数念头。

    吃人林老怪既然已经发现他了,为什么没有当场出手杀他。如果对他而言,宁休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的话,那么之后为什么又要如此大费周章,妄图借用他人之手杀死宁休。

    这切实在是太矛盾了。

    不过无论如何,对于宁休他们而言,吃人林老怪总是个威胁,因为他随时都有可能从峨眉山出来。

    虽然宁休如今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小小的练气士,可想起吃人林老怪的恐怖,心中仍是没底。

    当然,于莎莎大费周章找到宁休的联系方式,可不是这么好心特意来通知他这件事情的。

    于莎莎联系宁休另有目的,说是在北边发现了处幻境入口,需要帮手。

    宁休并未答应,也没有直接否决。

    他能够看出这事情并没有于莎莎讲得那么简单,对方应该是对他隐瞒了些事实。之所以她电话打过来,开始就和宁休谈起吃人老怪的事情,为的就是营造种紧迫的氛围,从而让宁休打消顾虑。

    当然也有可能是宁休想多了,于莎莎给的幻境开启时间是在半月之后,因此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快下决定。

    宁休想了想了,直接下山往万宝阁走去。

    于莎莎有句话说得没错,如果想要不被别人伤害,那就只有自己变强。

    宁休现在可是揣着座宝山,如何把这些东西变为战力,才是他现在要做的事情。

    还是那条古玩街,还是那座古玩店,只是里头的老板却是已经换了人。

    爱看**杂志的猥琐大叔变成了个稳重的中年男子,宁休看了眼,伸手打开那扇古朴的木门,迎着后头那厚实的墙壁,直接走了进去。

    整个过程中年男子都没有任何反应,他安然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安静地翻看着手中的书本。

    宁休临走前瞥了眼,发现对方看得是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

    “修行者喜欢看**杂志已经有够奇怪得了,现在竟然还研究起了心理学,万宝阁的这些看门人究竟都是些什么怪胎。”宁休小声嘀咕着。

    ......

    万宝阁里头还是和以往样热闹。

    看着四周来往的人群,听着耳边传来喧闹的吵闹声,宁休迈步,直接往里头走去。

    万宝阁空间很大,层外围,也就是宁休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所谓的摆摊区,专门提供给来自全国各地的低阶修士交换物品所用。

    来这的都是练气初期和中期的修士,就连练气后期的修士都很少见到,这种地方买的东西对现在的他已经毫无用处,当然不排除明珠蒙尘的情况,可如今宁休可没有这种闲情逸致,做这种大海捞针的事情。

    因此他很快穿过摆摊区,直接奔向万宝阁核心区域。

    万宝阁核心区域就是座阁楼,这座阁楼同样叫做万宝阁。

    这万宝阁外表看起来不过是幢寻常的屋子,可进入其内,便能够发现里头别有洞天。

    足以容纳上百人还不觉得拥挤的明亮大厅,用名贵焰楠木打造的节节超长的柜台,以及十数个道法傀儡在维持着秩序,无不彰显着万宝阁背后主人强大的实力。

    宁休扫了眼,这些道法傀儡竟然有着练气后期的实力,而这仅仅是第层。

    到了这里,四周的人已经少了很多,毕竟能够进入这里的至少都已不是修行界的菜鸟。

    他并没有直接往二层楼走,而是朝着其中个柜台走了过去,他打算先看看这里有没有值得注意的东西。

    只是看了圈下来后,宁休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这里的东西虽然比起外头那些摊位要好上很多,可仍旧不堪大用,除了三四件东西还勉强看得上眼之外,其余那些所谓的法器还没他拳头来得有用,买了也只是浪费灵晶而已。

    宁休不再浪费时间,迈步往楼上走去。

    楼和二楼之间的过道有层无形的屏障,没有入道实力绝对无法穿过,因此楼那些修士看到有人成功进入二楼时,脸上均是无比震惊。

    毕竟在现世,入道真人还是十分罕见的。

    楼上的摆设又与下面的大厅不同,万宝阁二楼竟是个个独立的小屋。

    其中些屋子外头牌子上写着字,些则是没有。

    这些写了字的屋子代表着它已经有了主人,当然是租赁性质的。

    与楼不同的是,这里不仅卖东西,而且还卖“手艺”。

    术业有专攻,修士也是人,炼器炼丹法阵卜算想要样样精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宁休粗略扫了眼,发现有数十间屋子有了归属。

    这也可以大致估摸出现世修行界的真人数量,比他想象中要多,不过也很正常。

    毕竟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心中心求道,哪里还会在俗世走动,因此才会给人种真人很少的错觉。

    这些屋子里自然是没有人的,入道真人哪有这种功夫天天待在这里。像真器、法宝之类的明码标价,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有万宝阁做保障,他们也不怕有人胆敢出手抢劫。

    可炼器、炼丹之类的手艺活可就难办了,因此屋子里头大多设置有远程联络的法阵,也有的只是在其中留下出手的价码。譬如炼制件真器,需要付出什么样的报酬,炼制的材料由谁提供等等。

    宁休今日来万宝阁买东西还是其次,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找个炼器大师给炼制出几件真器傍身。

    如今他手头除了离别弓这件宝兵之外,可再没有任何其他真器法宝。

    就连离别弓,也缺与之相对应的利箭。

    虽然宁休自己也尝试着炼制了几根,可效果并不好,由于龙骨材料的特殊性,他无法很好地将其与符箓相融。

    对于宁休来说,符箓绝不陌生,但是如何铭刻便有讲究了,哪怕除了丝毫差错,都会导致整根符箭报废。

    如果换做以前那些寻常材料坏了也就坏了,可如今可是龙牙、龙骨,由不得宁休不慎重。

    “嗯?”

    宁休眼就瞥到了个炼器的屋子,直接走了进去。

    屋子里空无人,正中央摆着张桌子,两旁展示柜里则是摆放着些供人观赏的法器。

    宁休随意扫了眼,直接来到桌子面前,拿起桌上的毛笔,在白纸上写下句话。

    过了会儿,字迹渐渐消散,直至完全消失。

    很快又有字迹在白纸上头浮现,只是却并非宁休的字迹。

    他看了眼,默默放下手中的笔,转身离去。

    ......

    之后宁休又是去了很多标有炼器服务的屋子,都是进去不会儿,便是直接出来。

    他抬头看了眼屋子外的牌子,再次迈步走了进去。

    宁休已经不知道这是他走得第几间屋子里,每从间屋子里出来,他脸上的失望之色便是重上分。

    他照例在白纸上写上那句话,想了会儿,又是加了句。这次,对方很快便给出了回应,而且还是肯定的回应。

    看着白纸上对方的回应,宁休脸色头次有了变化。

    三日后,宁休按照约定,再次来到这间屋子时。

    屋子的主人早已等候多时了,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头。

    这个老头抬头看了眼宁休,开口道:“老夫张乾,就是你要炼制宝兵?道友应该知道宝兵可不是什么材料都能炼制。”

    宁休并未答话,直接走到他面前,从芥子环中拿出小截龙骨,淡然道:“不知道这个可不可做到。”

    “龙骨?!”

    张乾看到那截白森森的龙骨,双眼放光,原本安然坐在椅子上的他仿佛触电样直接站起身来,上前把拿过宁休手中白骨,边看,边惊叹道:“竟然真的是龙骨。”

    真龙之骨,张乾炼器以来,还从未见过。他原本还有丝侥幸,以为会是蛟的骨头,可如今亲眼看到这才确认,上头传出的气息不会骗人。

    无论这截龙骨是从何处得来,都足以说明宁休的实力。而且他能够感觉到,这截龙骨绝非来自般龙族。

    张乾改先前的态度,当即恭敬道:“这位道友,不知要用这龙骨炼制什么东西?”

    他迟疑了下,接着开口道:“龙骨虽然珍贵,可你如果只有手中这小截的话,怕是炼制不出什么东西,唯的做法就是将其融入其他材料之中。只是如果这样的话,炼制出来的品质就绝对达不到宝兵的地步。”

    “我既然找你炼器了,自然不可能只有这么点东西。”

    宁休看了张乾眼,然后在他震惊的目光中,从芥子环中,将龙骨个根根取出。

    “我要用它们炼制弓箭类宝兵,你做得到吗?”

    张乾已经完全惊呆了,过了半晌这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开口道:“没有问题。”

    “防御性宝器能够炼制吗?”宁休接着开口问道。

    虽然宁休如今身怀长生金身,按理来说,防御性法宝是他最不需要的东西,可多种防御手段可不是什么坏事。

    他如今长生金身可不非金刚不坏,当初就曾被泾河龙王打破过。

    张乾看着宁休,有些为难道:“拿龙骨来炼制防御型法宝怕是有些困难,我尽量试吧,只至于最后能否达到宝器级别,我就不知道了。”

    “我只要宝器。”宁休看着张乾,缓缓开口道。

    听了宁休的话,张乾有些生气,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可当他看到宁休从芥子环里拿出的龙鳞与龙皮,硬生生将话给咽了回去。

    “我的乖乖啊,这家伙是屠龙了吧。”张乾咽了口口水,抬头看着宁休,眼中满是惊骇。

    “现在可以做到了吗?”

    “没有问题。”

    张乾下意识点头,他这次真的是给宁休给吓到了。

    “需要多久时间?”宁休开口问道。

    “十日吧,其他材料我这边完全可以提供,至于报酬......”

    “剩下的龙骨与龙鳞给你当做报酬。”宁休直接开口道。

    “好,我现在就开始。”

    张乾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说开始就开始。

    屋子后头,本就是个炼器室,里头炼器的应道具尽皆齐全。

    为了保证交易的公正性,无论是炼器还是炼丹都必须是得在万宝阁中进行。

    宁休跟着走进炼器室,只见里头熔炉火焰正熊熊燃烧着,温度十分惊人。

    就在这时,只见旁的张乾掐道诀,道青色火焰直接从他手中喷出,射入熔炉之中。

    青色火焰融入本来的炉火当中,令炉火颜色开始发生变化,其他炼器材料也开始渐渐融化,唯有龙骨没有丝毫变化。

    整个过程直持续到第五天,等到炉火颜色变为紫色,龙骨表面才终于是有了变化。

    只见其在灼热的真火下,开始慢慢融化,渐渐有了利箭的雏形。

    张乾身上满是汗水,他的脸色也有些苍白,可以看出他的疲惫。

    他必须无时无刻控制真火的温度,这需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而且由于龙骨材料的特殊性,为了是其熔化,他所耗费的灵力同样是海量的。

    就这样,又过去五日。

    整个过程,宁休只是站在旁默默看着,而炼制也终于是到了最后阶段。

    张乾开始在弓箭上头刻下阵法禁制。

    而铭刻才是考验个炼器师真正水平的过程,水平低下的炼器师,往往个最简单的阵法,便覆盖布满了法器全身。以前的宁休便属于这类,符箭上头往往只能刻下种符箓,而那些真正的炼器大师,在指大小的法器上头,便能设下数百禁制,毁天灭地,无所不能。

    张乾虽然做不到这步,可比起宁休而言那就要强上太多,很快宝兵级别的利箭终于是真正出炉。

    “幸不辱命。”张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抬头看着宁休,开口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