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众星陨 幽冥渡

    “无极门的掌门见门下弟子迟迟不归,便亲自带人到矿上找人,可他们能够找到的就只有地的尸体。”

    小马哥伸手扶了扶毡帽,接着开口道:“经过检查发现,这些人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可死状却是狰狞可怕至极,每个人无不是双眼凸出,仿佛眼珠里还留着临死前的惊骇和恐怖。”

    “我可是听说无极门整个门派覆灭,无活口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堂上,有人小声嘀咕道。

    小马哥朝声音传来的方位看了眼,嘴角微微扬起,轻笑道:“没有错,无极门上下二百三十五口人无幸免,全部都死了,死状和先前那批人无异。”

    如此恐怖诡异的事情,却被他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出。

    在场众人抬头看着小马哥,只觉手足冰冷,心头发寒,有些修为、心性差的,甚至不自觉拿起眼前的酒杯,饮而尽。

    朱八爷目光灼灼,沉吟了会儿,忽然开口道:“这些人内里脏腑是不是全都不在了。”

    “没错。”

    话音刚落,只听“啪”的声清响,朱八爷手中的酒杯被其生生捏碎。

    而在场众人听到这话,无不脸色大变,在座的都是众星海成名多年的人物,自然不可能没有听过那件传说。

    朱八爷看着小马哥,笑道:“鬼门又要开启了吗?”

    鬼门?

    难道这个位面与紫薇大帝无关?

    宁休眉头微微皱起,由于缺乏足够信息,他只好随机应变,走步看步。他抬头不着痕迹地看了远处的于莎莎眼,只见她神色平静,好像切都在她预料之中。

    就在这时,小马哥又开口了。

    “众星陨,幽冥渡,每逢鬼门开启,便是恶鬼重现人间的时候。”

    “每五十年个轮回,鬼门会在这众星海任何个地方开启,而每次都是场浩劫。聪明人避之唯恐不及,明知道是鬼门,还要跑去过送死,我该是佩服你们的勇气呢,还是该说你们愚蠢。”

    朱八爷听后,哈哈大笑,他全身的肥肉,都随着他的大笑,而不住上下颤抖着。

    “是啊,你说为什么呢,在这里坐的人,只怕都要去那鬼门关走上遭,难不成全都是疯子不成。”

    朱八爷这话虽然是在回答小马哥,可却是看着宁休说的。

    “无论是疯子还是疯子,都总比死人要强。”宁休拿起手中酒杯,摇了摇,缓缓开口道。

    “好了,你要问的事情我已经回答,就此别过。”小马哥话说完,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犹豫。

    他既不是疯子、也不是傻子,自然不可能继续逗留。

    可在座的众人却没人认为自己是傻子。

    疯?

    在他们眼中,这不叫疯,叫做冒险。而场以生命为赌注的冒险所带来的利益自然不可估量。

    众星海有个传说,相传上古众星神全部陨落在幽冥渡前,他们的神法宝、丹药功法也并葬在幽冥渡前的那片冥土。

    而想要进入幽冥渡的唯途径,便是鬼门关!

    鬼门每次出现会持续七七四十九天,七天个轮回,会在每个第七天夜里子时开启,第二天卯时关闭。

    而此时距离鬼门第次开启已经过去了二十天,就是说在今夜子时,鬼门会再次开启。

    而现在离子夜显然还有很长段时间,朱八爷站起身来,朝客栈楼上走去,看样子应该是去休息。

    可他走到楼梯口时,忽然停了下来,转身看着众人,嘴角微微扬起,露出弥勒佛似的笑容。

    “虽说办事的人,自然越多越好,可要是有没用的废物插在其中的话,只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而且我记得咱们众星海有句民谚‘天上星多月不明,地上人多心不平’。”

    说完这句话,朱八爷直接往楼上走去。

    他那四个护卫却并未跟随,被称为域外四凶的他们,转过身去,看着众人,露出了狰狞面孔。

    域外四凶,个个长得人高马大,凶神恶煞,当年纵横众星海北域,杀人剪草,着实是等的亡命之徒。

    四人从小起长大,亲如兄弟,不仅修为了得,更是有套连击之法,当年纵横星海北域没人能奈何得了他们。

    他们也就越发放肆嚣张,最后在屠杀个镇子之后,终于是惹怒了位入道真人。

    那位真人本想着举歼灭四凶,哪知四凶竟是凭借着连击之法,硬生生逃出条生路,之后便消声匿迹,哪知会在这里出现。

    而且还成了别人的奴才。

    “八爷的话,你们也应该听到了,要是不想死的话,就给我乖乖滚出安阳。”域外四凶中的老大厉声喝道。

    “我当域外四凶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还不是别人的头狗,师兄他们刚才说什么,我怎么没有听见。”

    “狗的话,如果也能听懂的话,那么我们不也变成狗了吗?”

    “哈哈哈哈!”

    大堂上,有张桌子的客人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看样子是对师兄弟。

    枪打出头鸟,这么浅显的道理不该会有人不知道。

    这对师兄弟之所以这么说,自然是因为他们有这本钱,二人均是练气后期修为,隐藏的那几位入道真人不算,在明面上这已经是在场之中,除了几位入道大成离入道线之隔存在之外的最高战力了。

    师兄白衣黑剑,师弟黑衣白剑,正是众星海赫赫有名的黑白剑师兄弟。

    “找死!”

    域外四凶虽说是心甘情愿给朱八爷当奴才,可他们这么做是回事,别人说出来又是另外回事。

    脾气火爆的老二直接朝那二人暴冲而去,伸出右掌猛拍而下,

    老二这击,虽然势如雷霆,可那对师兄弟同样出手不满。

    只见那白衣师兄身子缩,便将桌子踢得飞了起来,同时反手自腰畔抽出柄幽黑长剑,闪电般朝老二咽喉刺去。

    域外四凶中的老二,眼见桌子飞来,不避不闪,也不伸手去挡,直接迎头撞了过去。在场众人只听“砰”地声巨响,张桌子竟生生被他撞得四分五裂,木板、杯盏、酒菜,暴雨般四下乱飞。

    而就在这时,柄幽暗的长剑,仿佛刺穿了虚空,直接朝老二咽喉刺去。

    老二狞笑声,伸出双爪,猛地抓向长剑。

    阵金铁相交的刺耳声响发出,火花四溅。

    白衣师兄手中的长剑竟是被老二给牢牢抓住,而就在这时,黑衣师弟挺着柄森寒利刃,出现在老二身旁,直刺对方心脏。

    眼看四凶要就此少去人,只听“轰”的声巨响。

    四凶中的老二倒是没事,黑衣师弟直接让背后偷袭的老大给拳轰到地上,而白衣师兄也由于分神,而被老二抓掏走了心脏。

    “......竟然偷袭?!”黑衣师弟艰难地抬起头,看着域外四凶中的老大,开口道。

    “你们不是也没单打独斗吗?再说了,谁规定不准偷袭的。”老大狰狞笑,右拳抬起,猛地朝黑衣师弟脑袋轰去。

    殷红的鲜血,四溢的脑浆。

    现场画面说不出的血腥可怖。

    域外四凶环视四周,冷声道:“先前的话,再说遍,要是不想死的就立即给我滚!”

    最后这声滚,是用真气逼发而出,让人不觉震耳欲聋。

    在这客栈大厅久久回荡。

    黑白剑都死了,在场众人之中,那些修为比这师兄弟还要差的,无不脸色大变。

    其中绝大多数在做了番斗争后,都是起身离去,只有少数留下来,想要碰碰运气,毕竟在场这么多人,他域外四凶不过四人而已,难不成还能杀死所有人不成。

    很快,大堂便空了许多。

    除了七星剑门那伙人比较扎眼外,其余最差也是练气大成的存在。

    域外四凶站在那儿,像四个凶神恶煞,他们抬眼个个看去,显然是在找下个动手目标。

    扫了圈后,四兄弟分别找到了目标。

    老大盯上了那个长衫男子,老二则是打起了那对年轻夫妇的注意,老三迈开步伐朝那老妇人走去。

    老四脸狞笑地盯着七星剑门那伙人。

    很显然他们都找到了自认为最好对付的对手。

    当然如果不是先前朱八爷对待宁休那特别的态度,他们怕是会第个找上宁休。

    宁休将这切看在眼里,心里对这四兄弟默哀。

    最不好惹的四个人,他们兄弟直接惹上了仨,得了,看来他们是难逃死了。

    唯的区别是怎么死而已。

    老大在四兄弟之中,身形最为高大,他双臂极长。只见他缓缓抽出身后的铁锤,猛地朝那位长衫男子砸去。

    破空声起,但闻风声虎虎,仿佛整个大厅都在摇晃。

    这锤当真有泰山压顶般的气势,在场其余众人见此,无不脸色剧变,心里想着自己面对这锤时是否能有胜算。

    在场那些练气大成的修士最后在心里得出的结论大多大同小异,均是想要依靠速度躲开对方的攻击,然而迂回取胜。

    而此时,那长衫男子在这锤威力笼罩之下,眼见是无法脱身了。

    长衫男子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就在这时,他缓缓抬起了右手。

    重锤就这么狠狠砸了上去。

    意想之中的轰响没有发生,脑浆四溢的场景也没有出现。

    可眼前这幕,却更加令人吃惊!

    只见长衫男子那小小的手掌竟是轻松托起四凶老大的铁锤,而这就是练气与入道之间那有如鸿沟的差距。

    即使四凶老大是个练体且练力的修士。

    二人力量打从开始便不再个层级,直到此时他才终于意识到这个看起来像个病鬼的男子竟是个入道真人。

    想及此,他额上已泌出冷汗,他下意识想要后退。

    可他刚想移动,长衫男子犹如鬼魅般,已然出现在他面前,下刻,却又到了他身后。

    老大显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听到身旁众人的喊声,才终于意识过来。

    他低头看着自己犹如干尸般的双手,发出声凄惨的叫声,轰然倒地。

    “大哥!”

    老三见自己老大身死,高声喊道。

    “既然你们兄弟如此情深,那么老身做回好人,早些送你下去让你们兄弟团聚吧。”老妇人重重咳嗽几声。

    然后凶名远播的域外四凶中的老三就这么点点腐化,直至化为堆白骨。

    由于腐化过程不是蹴而就,因此死得比他大哥还要来得恐怖。

    “腐化神功,是白骨夫人!”

    在场有人认出老妇人的身份,忍不住低声惊呼道。

    眼看老大、老三生死,老二和老四两人没有压力那是不可能的。

    所幸无论是老二,还是老四均是在与对手的战斗中占据了上峰。

    老四自不用说,对手赵开阳实力与其相仿。

    而老二对战的那对年轻夫妇,双方竟也僵持不下,而且看起来,短时间内怕是分不出胜负。

    长衫男子回头看了眼,转身往楼上走去。

    那老妇人拄着拐杖紧随其后。

    于莎莎笑了笑,竟然也是跟着走了上去。

    其余那些人就没这么大胆了,宁休则是对场上的战斗起了兴趣。

    他能够察觉到,那对年轻夫妇压根就不是人,而是两具道术傀儡,而他们的操纵者正是扮演他们孩子的那个小女孩。

    傀儡术为曾经风靡修行界的项绝技,如今会的人已经是少之又少。

    与炼丹、炼器不同,傀儡术要求的制者的能力更加全面。

    看小女孩的模样,分明是在耍四凶老二玩。

    可对于个小孩而已,无论个玩具多么好玩,也终有玩腻的天。

    “呀,不小心给玩坏了。”

    小女孩轻咦声,那对年轻夫妇正好联手扭断了域外四凶老二的脖子。

    而老二至死仍是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因为方才明明是他先扭断对方的脖子的,可惜的是,人扭断脖子会死,而傀儡不会。

    小女孩抬头看着宁休,正好迎上了他的目光,开口嫣然笑道:“大哥哥要起玩吗?”

    “不了,大哥哥还要休息。”

    宁休笑了笑,右手轻弹,手中酒杯凌空飞出,恰好挡住了老四那本该劈中赵开阳的那刀。

    (本章完)

    !请!: meinvlu123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