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子夜将至

    啪!

    酒杯破碎,碎片四溅,在域外四凶老四脸上划出道长长的口子。

    赵开阳毕竟是成名已久的高手,如此天赐良机又怎会错过。

    就这么瞬间的破绽,他手中的利剑已然刺穿了对方的咽喉。

    老四死死地盯着远处的宁休,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随即轰然倒地,殷红的鲜血流淌地。

    凶名赫赫的域外四凶就此全部伏诛。

    可赵开阳却丝毫不敢放松,他抬头看着远处那个小女孩,脸上满是忌惮。

    所幸对方压根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赵开阳顺着小女孩的目光看去。

    小女孩正在看个青衣男子,赵开阳心中清楚方才就是他出手救了自己命,只是他没有想到对方如此年轻就能有这么强的实力,难怪朱八爷会对他高看眼。

    “要是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叫宁休。”赵开阳低声呢喃着。

    而且他还发现了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时大堂之上片狼藉,只有宁休那桌子,仍是完完整整,毫无所动。

    只是他手中的酒杯已然不见。

    发现这幕的自然不止是赵开阳。

    “大哥哥,你酒杯没了,紫儿请你喝酒好不好?”那花衣小女孩嫣然笑,伸出小手挥。

    整个大堂上的酒杯竟然全都凭空跳了起来,然后径直朝宁休飞去。

    不愧是傀儡师,神识强度就是比般修士要来得强悍,口气操纵如此多的酒杯,丝毫不乱不说,竟还极有章法,以某种特定轨迹前行,让人捉摸不透。

    最可怕的是这么多酒杯在空中乱舞,竟然连滴酒水都没有溅出。

    面对如此可怕的阵仗,宁休仍旧坐在原地,就连眼皮都没有眨下。

    他抬起头,看着那个叫做紫儿的小女孩,平静道:“不好。”

    紫儿脸上笑容越发灿烂,她看着宁休,那双大大的眼睛绽放着别样的的光彩:“你要怎么样才肯喝?”

    “别人想请我喝酒困难得很,所以你还是放弃吧。”宁休开口道。

    “如果我硬要你喝呢?”

    “你可以试试。”宁休眼睑微敛,缓缓开口道。

    紫儿死死盯着宁休,脸上笑容冻结,浑身上下散发着股危险的气息。

    “看来大哥哥喜欢吃罚酒。”

    话音刚落,只听得“咻咻咻”的破空声不断响起,那些酒杯犹如箭矢般朝着宁休周身要害激射而去。

    速度之快,数量之多,范围之大。

    宁休已然避无可避。

    而就在这时,只见他忽然仰头纵声长啸。

    龙吟般的啸声响彻整座酒楼,所有酒杯瞬间震成碎片。啸声悠悠不觉,在场众人无不脸色大变,七星剑门那些的弟子,更是先后跌倒在地,修为差些的更是直接晕死过去。

    像赵开阳这种练气大成,连入道仅步之遥的修士也仅仅能做到勉强站立,而且这切的前提,还都是在宁休此次的攻击并未针对他们的情况下。

    在升龙池浸泡这么久,宁休同样沾染了丝真龙气息,他将其融入进大雷音之术之中,更添其威力。

    就连入道重天的紫儿也被其震得心旌摇荡,如痴如醉,脚步虚浮,差点站立不稳。

    所幸她很快反应过来,用真力封住了耳朵,这才好些,可脸色仍旧苍白地有些可怕。

    她抬头看去,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只见酒杯破碎后,那些酒水并未随之落地,而是全部在空中聚拢,形成酒杯的模样,整个客栈大堂酒香四溢。而她则是对这些酒水,完全失去了控制。

    无论是方才那声长啸,还是如今这手聚水成杯的手段,都大大出乎她的意料,她原本以为宁休和她样不过是入道重天的修为,论战力她应该稳压其头才对。

    她不过想要试探下宁休,哪曾想到会演变成如今这幅局面。

    她要是知道宁休连假丹境界的妖龙都曾斩杀的话,怕是压根不会去惹这尊杀神。

    宁休看着这个叫做紫儿的小女孩,嘴角微微扬起,轻笑道:“还是让我请你喝吧。”

    话音刚落,这些酒水化道道水箭朝紫儿激射而去。

    到了这个时候,紫儿也顾不上隐藏实力,入道期的强悍气息从其身上狂涌而出,于此同时她所操纵的那对道术傀儡,瞬间出现在其身前,双手张开,将其牢牢护在中间。

    水箭轰在那对道术傀儡上,发出阵阵金铁相交的声音。

    经过连串密集的攻击后,道术傀儡外头的伪装尽数剥落,露出里头狰狞可怖的面目。

    不过所幸,还是给她拦了下来了。

    紫儿长长松了口气,操纵着傀儡小心移开,而就在这时,道酒水化的利箭闪电般朝她射去。

    这道水箭速度实在是太快,她身前的傀儡只来得及本能做出护主的反应,伸出了右手,而这道水箭在射破虚空,贯穿傀儡的防御后,仍有余力,射进她由于震惊而张大的嘴巴里。

    整个客栈大厅,死般寂静。

    看着这场如此凶险精彩的攻防,赵开阳只觉双膝发软,遍体冰凉,身上那身长衫早已被汗水浸透,阵风出来,不禁打了个寒颤。

    赵开阳自成名以来,与人真刀阵剑,生死决斗何止千百次,可看到方才这场战斗,仍是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紫儿死死盯着宁休,脸色由于屈辱而变得酱紫,如同猪肝般。

    大堂上的战斗如此激烈,早就已经惊动了楼上的朱八爷他们。

    白骨夫人和那长衫男子血无痕二人看着宁休,脸上满是忌惮之色,唯有朱八爷仍旧保持他那惯有的笑容不变。

    只见他看着宁休,大声问道:“你既不要别人请你喝酒,那么为什又要请别人,这又有什么不同?”

    宁休抬头看了眼朱八爷,嘴角微微扬起,轻笑道:“不知八爷,如果有条狗请你去吃屎,你吃不吃?”

    朱八爷听后哈哈大笑,道:“当然不吃。”

    “我也不吃,可我时常喂狗。”

    话音刚落,朱八爷再次爆发出更加强烈的笑声。

    在场其余众人可没有朱八爷这份实力,即使想笑,也只好硬憋回去。

    感受着来自众人的目光,紫儿脸色阵青阵白。

    她抬起头,死死看着宁休,嘴唇紧咬,竟是让她给生生咬破,殷红的鲜血顺着漂亮的脸颊流淌而下。

    宁休时刻注意着她的反应,防止对方暴起攻击。哪知紫儿丝毫没有出手报复的意思,反而是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

    对方既然不打了,宁休也就没有继续的意思,对方虽然只是入道重天的修为,可难保不会有什么杀手锏。

    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局势下,他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况且他来此的目标,本也不是为了对付某个人。

    总之经过这番争斗后,客栈再次安静了下来,实力不足的人都已是默默离开,七星剑门同样只剩下赵开阳人坚守。

    在子夜来临前,怕是会就这么直安静下去。

    黑夜悄然来临。

    宁休站在自己的房间里,往外窗外望去。

    “不是说这个位面与紫薇大帝陨落有关吗?怎么又会扯上什么鬼门关?”宁休缓缓开口问道。

    “我和你样第次来这世界,我又怎么会知道。”

    身后道悦耳的声音传来,正是于莎莎。

    于莎莎慢慢走到宁休身旁,与其并肩而站,她看着远方夜空,伸手撩拨了下乌黑的秀发,开口笑道:“只是没曾想到,不过半年多时间未见,你竟然已经入道。”

    “虽然看起来是入道重天的修为,可真是实力怕是不止于此吧。”

    宁休转过头,看着于莎莎,沉默了半晌,再度看向远方:“以前就觉得你深不可测,现在就更加看不透你了。”

    “我有什么可看不透的。”于莎莎笑了笑,接着开口道。“有关‘众星陨、幽冥渡’这句话,你有什么看法吗?”

    “我......”

    宁休刚要开口,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连串的惨呼,声接着声,有远有近,有的在左,有的在右。

    有的竟然就在从这件客栈中传出。

    惨叫声凄厉刺耳,听得人毛骨悚然。

    宁休脸色微变,手震开窗户,纵身来到客栈外的街道。

    而于莎莎则是隐身阴影之中,往客栈中而去。

    这手藏身阴影的绝活,在桃花源位面,宁休就已经见过。

    二人虽然这么久不见,可相互间配合仍旧十分默契。

    惨叫声同时从这么多地方响起,这说明不止人遇害,必须查清楚原因。

    而安阳城里不知何时忽然升起了阵鬼雾,神识落在这层雾气中,宛若泥牛入海,很快便是会被其吞噬。

    不仅如此由于雾气的存在,就连视线都是受到了极大程度的干扰。

    宁休抬眼望去,入目所及,地上满是尸体。

    看这些尸首的装扮,竟和白日里那个小马哥所说的无极门弟子完全样。只是这些人不是应该已经送去城外十里坡下葬了才是,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而且宁休还发现,这些无极门弟子的尸首中还夹杂着许多平民百姓的尸体,从尸体的样子便可以看出,这些人应该是刚死不久。

    从地上尚未干涸的血迹来看,准确地说,是刚刚才死!

    看到这幅场景,宁休只觉后背升起阵寒气。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人,或是说有什么存在正在朝他靠近。

    他精神高度集中,身子不着痕迹地摆出攻击姿态,时刻准备出手。

    另方面,惨叫声响起的同时。

    血无痕几乎从客栈另个方向和宁休同时来到街道,也和宁休样迷失在这片鬼雾中。

    无论是换了是谁,看到满地的尸体,都不免紧张。

    尤其是这些尸体,本不该出现在这里。

    他如宁休般小心翼翼地移动,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身前不远处有道黑影,他没有任何犹豫,立即发动攻击。

    在这种紧张的环境下,就连向沉默的他也不由得变得有些焦躁起来。

    只见血无痕伸出右手,掌朝前拍出,风雷之声隐隐从中传出,足以可见这掌的威力。

    要知道白天在客栈里,他只是轻轻抬手,便是挡下了域外四凶中老大的铁锤。

    宁休这边,感受到身后阵劲风袭来。

    出于对危险的本能反应,他手掌沉,掌心反击而出,竟是硬生生接下血无痕这掌。

    直到双掌相击的此时,宁休和血无痕二人才终于是看清与自己交手之人。

    由于是面对未知的危险,这掌宁休同样没有留手,甚至还用出了长生金身。

    双掌相击“砰”的声轰响,血无痕的身形竟被震的踉跄不稳,接连向后退了几步,胸膛不住起伏,抬眼死死盯着宁休半晌,突然张口喷出口殷红的鲜血。

    “......是我!”害怕宁休继续攻击,血无痕连忙大声道。

    “原来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宁休并未放松警惕,看着血无痕,开口问道。

    血无痕便将方才所听所见的事情和宁休说了番,宁休这才知道对方和他样,是打算来街上寻找线索的。

    “这阵鬼雾到底是怎么回事?”宁休开口道。

    血无痕抬头看了宁休眼,眼中闪过丝疑惑,开口解释道:“众星海古老相传,每当鬼门将开之时,鬼雾便将会笼罩大地。”

    “那这些无极门弟子的尸体又是怎么回事?”宁休继续开口道,此时他已经顾不得自己的话会引起对方怀疑了。

    “不清楚,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鬼门将开时会发生这种事情。”血无痕开口道。

    啊!

    话音未落,又是道惨叫声从客栈里头传来。

    宁休眉头微微皱起,想了想,朝客栈里飞去。

    血无痕刚想紧随而上,方才和宁休对掌时受到的内伤发,体内气血阵翻涌,调息了片刻,这才恢复过来。

    他抬头看着宁休渐渐消失在鬼雾中的身影,只能是苦笑地摇了摇头,同时庆幸自己在白天并没有对宁休出手。

    两人在没有收手的情况下各对掌,雪无痕重伤吐血。

    而宁休掌退敌,仍似无事般。

    二者,高下立判。

    (本章完)

    ,请 appxsyd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