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6章 鬼门开

    夜,深了。

    鬼雾笼罩着整个安阳城。

    宁休刚进入客栈,只听黑暗中忽然响起阵衣袂带风之声,道身影从二楼飞掠而下,来到客栈大堂,正是七星剑门的赵开阳。

    而于莎莎、朱八爷他们几人早步,来到大堂,此时站在不远处,低头看着地上,好像发现了什么。

    宁休走上前去,抬眼望去,只见地上倒卧着七、八具尸身,全都是白日里留下来的那些修士。只见这些人身形扭曲,东倒西歪,似是猝然遇袭而死,连反抗都来不及反抗。

    赵开阳看到这幕,骇然道:“这究竟是谁下的手?”

    无论是谁下得手,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七、八个练气大成的修士齐杀死,这份身手都已经足够骇然听闻。

    在场几位入道真人,如紫儿、白骨夫人自问也做不到这步。

    宁休看了眼尸首,忽然开口道:“我记得那个毡帽小哥说过,发现鬼门的那些无极门弟子死状极为凄惨,全都是体内脏腑全部被人掏空,可眼前这些人的死因明显与他们不同。”

    说着,宁休蹲下身来,伸手轻触其中具尸体,眉头微微皱起。

    这尸体由头至脚,俱已冰冷,常人身死之后,纵在风雪之中,血液至少也要片刻才会冷透,而此人死,立刻浑身冰凉,足以说明这些人该是死在种极为阴寒的招数底下。

    再看这些人的面容,满脸惊骇,双眼凸出,好似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般。

    而发紫的嘴唇,以及那开始浮肿的脸颊则可以说明这些人是中毒而死,能够在瞬间毒死练气大成修为的修士,施毒之人的毒功显然极为恐怖。

    “寒霜毒掌!”

    朱八爷看着这些人的死状,惊声道。

    摇曳的火光中,地上这群尸体看起来说不出的狰狞可怖。

    而这时,血无痕也已从屋外赶了进来,恰好听到了朱八爷的话,不由倒吸口凉气:“这真的是寒霜毒掌?!”

    “半分不假,当年我曾亲眼见过。”朱八爷冷笑道。

    “可这功法,自从千手毒王死后应该已经在众星海彻底失传了才是。”紫儿开口问道。

    “既然再没有别人会这功法,难不成是千手毒王从幽冥爬出来将这些人给统统打死不成?”说到这,紫儿忽然笑了起来。

    只是笑着笑着,声音不知不觉变得越来越轻,转眼四望,但见人人脸色沉重,没有人说话,她自己心头也跟着泛起阵寒意,再也笑不出来。

    这千手毒王在世之时,便是众星海有名的魔道巨擘,可不是域外四凶这种小角色可以比拟的。

    凶名最盛之时,提起千手毒王这四个字都足以让小孩止哭。

    寒风呼啸而过,吹打着客栈的大门来回摇摆。

    就在这时,宁休忽然听到了连串“格格”轻声,抬眼望去,只见身为七星剑门代掌门的赵开阳的牙齿竟然在打战,而他的身子也跟着簌簌颤抖起来。

    宁休和于莎莎二人并非众星海之人,因此对于什么寒霜毒掌、千手毒王并没有很大的反应,他们仅仅能够从其他人的反应得知,这人生前是个十分厉害的魔道修士,不过也仅止于此了。

    不过细心的宁休从赵开阳的表情发现,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怎么了?是有什么发现吗?”宁休看着赵开阳,开口问道。

    “啊?”

    赵开阳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他先是愣了下,过了半晌才终于发现宁休是在和他说话。他抬头看了眼众人,犹豫了片刻,这才开口道:“来安阳城的头天晚上,在处破庙中,我遇到了‘箫剑书生’苏慕白苏先生。”

    “苏慕白竟然出山了,他也来安阳城了?”

    朱八爷皱眉道:“可这又与千手毒王有什么关系。”

    “当时和苏先生在起的还有个年轻女子,当时我就觉得她十分眼熟,现在你们提起千手毒王,我这才想起来,那人正是千手毒王与净月庵月白师太所生的独女,俞潇潇”

    赵开阳看着众人,接着开口道:“当年俞潇潇的身世被人公之于众时,可是在众星海引起了轩然大波,魔道巨擘千手毒王竟然与净月庵神尼有奸情,而且还生了个女儿。月白师太也因为此事自尽,只听人说她在临死前将自己女儿交给她至交好友收养,没曾想到这人竟会是‘箫剑书生’苏慕白。”

    “也就是说千手毒王的女儿此时正在安阳城,那么这些人有没有可能会是她杀的?”白骨夫人沙哑道。

    “应该不是,我观察过,俞潇潇不过才练气后期修为,甚至还不如我,又怎么可能在这么短时间杀死这么多比她修为还高的人。”赵开阳开口道。

    “以你的实力,对方如果故意隐藏修为你能察觉得出来?”白骨夫人嗤笑声,接着开口道。“而且你别忘了她身边可还有苏慕白,这个早在三十年前便已经拥有入道二重天修为的大修士。”

    “......我,我。”赵开阳时无言,想要辩驳,却又无从说出口。

    “好了,现在说这些没有意义,午夜快到了,我们动身去城外矿山吧。”朱八爷开口道。

    相比于追究这些人的死因,他更加关注的是那扇鬼门,以及关于那扇鬼门背后的传说。

    “八爷说得在理。”白骨夫人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就算是千手毒王在世也绝非我们这么多人的对手。”

    众人意见很快便是达成致,无论是这些人心中各自怀有怎样的鬼心思,可在到达鬼门前,或者说是找到那些大能在幽冥渡前留下的功法传承前,他们的目标致。

    而且为了这个目标,他们必须相互合,因为谁也不知道这片无尽的鬼雾之中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危险。

    就这样,众人口中虽然没有协议,但脚步却是不约而同地朝着安阳城北,那处矿山所在地飞了过去。

    单从身法上看,众人便已经分了高下。

    别看朱八爷长得副肥胖滚圆的身子,可速度却是众人之中最快的,只见其马当先。血无痕紧随其后,之后便是于莎莎、白骨夫人以及紫儿,宁休则是不紧不慢跟在后头,与第二梯队三人相差无几。

    赵开阳就惨了,在场众人之中就只他人还未入道,所幸宁休他们并未施展全力,他这才勉强远远跟上,并未被甩下太远。

    而宁休也刻意放慢速度,为的就是保证赵开阳始终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

    从方才的系列事情来看,出手之人无论是人是鬼,显然都懂得分辨众人强弱,而且特意找修为弱的出手。

    因此如果在场众人之中,如果对方真要找个人动手的话,那么这人定会是赵开阳。

    众人顺利出城,路相安无事,就在宁休以为对方忌惮他们这么多人在不敢出手是,身后不远处道黑影猛地朝队伍最后头的赵开阳激射而去。

    宁休脸色微变,二话不说,几乎在同时间也朝赵开阳冲去,同时嘴里大声喊道:“危险,快躲开!”

    赵开元听到宁休喊声的同时,那道黑影已然到了他身前,他脑子几乎片空白,身子本能做出反应,朝旁扑去。

    这看似狗吃屎似的扑,却是赵开阳迄今为止的修道生涯最好表现。

    这扑,几乎是他数十年修为的缩影。

    轰!

    偷袭之人擦着赵开阳的身子,掌轰在了地上。

    大地立即被轰出个巨坑,土坑表面,结着层森寒的冰晶。

    而就在这时,宁休个扫腿,带着尖锐的破空声,猛地朝那道黑影砸去。

    那道黑影收招不及,已然避无可避,只听“轰”的声巨响,这黑影直接被砸入地面。

    原本就已是十分巨大的土坑再次扩大了规模,而上头的冰晶瞬间碎成了粉末,月夜下有种说不出来的美感。

    宁休从方才的反震力得知,对方并没有就此死亡,或是受到重创。

    他没有丝毫犹豫,右脚猛地踩地面,整个人朝着土坑里的那道黑影,暴冲而去。

    “住手!”

    就在这时,声大喊从远处传来。

    只听“嗖嗖”的破空声响起,两道身影迅速朝宁休这边靠近。

    而宁休也从来者的气息中得知,来人正是那日在破庙中见到的苏先生和俞潇潇。

    “住手!”

    俞潇潇大声嘶喊着,而“箫剑书生”苏慕白适时出现在宁休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那道黑影看到这种情况,如同野兽般咆哮声,起身朝远方跑去,很快便是消失在这片神秘的鬼雾之中。

    而这时,前头的朱八爷等人听到声响也跟着折返回来,恰好看到了这幕。

    宁休的实力他们是亲眼见过的,他们可不想就此失去个如此重要的帮手。

    “苏慕白,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朱八爷眼睛死死盯着苏慕白二人,冷声道。

    因为方才无论怎么看,苏慕白、俞潇潇都是和那道黑影是伙的。

    苏慕白看着朱八爷等人,并不回应,不着痕迹地将俞潇潇护在身后。

    “那个女人就是千手毒王和月白师太的女儿,安阳城里的那些人果然是你们杀的。”白骨夫人盯着远处的俞潇潇,沙哑道。

    “没有,我们没有杀人。”

    俞潇潇从苏慕白身后走了出来,看着众人开口道。

    “我们没有必要和他们解释,我们走。”苏慕白说着拉起俞潇潇的小手,就要离开。

    “没把事情交代清楚前,休想离开!”

    白骨夫人厉啸声,抬起手中龙头拐,猛地朝俞潇潇后心砸去。

    “凭你也想拦我?”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劲风,苏慕白冷笑声,只听呛啷声,他已拔出了腰间那支翠玉箫。

    用手拧,剑光亮起,如泓秋水。

    于此同时逼人的剑气充斥着整个白骨夫人四周。

    就这么短短瞬的时间里,苏慕白用手中的利剑已然刺出了十余剑!

    只听剑风破空之声,又急又响,空中响起阵阵尖锐刺耳的声音。

    这十余剑是件快过件。

    到最后就连声音都被苏慕白手中的剑刺穿,白骨夫人手中的龙头拐杖看就不是凡品,可竟是在苏慕白的攻击下出现裂痕。

    裂痕如同蛛网般迅速延伸,最后整根龙头拐杖轰然爆裂开来。

    眼看着苏慕白手中的利剑就可以刺穿白骨夫人的咽喉,而他却是反身抓起俞潇潇的衣领,朝远处飞出。

    有着鬼雾存在,苏慕白和俞潇潇二人的身影很快就是消失不见。

    朱八爷几人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犹豫了下,终究没有追过去。

    穷寇莫追,没有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只见朱八爷沉声道:“这个俞潇潇并未隐藏实力,因此安阳城中那些人不是她杀的,而方才那道黑影极有可能是已经死去多年的千手毒王。”

    宁休点了点头,开口证实了朱八爷的话:“方才与那道黑影交手时,却是从他身上感受到阵阴寒气息。”

    “好了,我们继续往前吧,如果他们的目标也是幽冥渡的话,迟早还会碰到。”

    众人点了点头,继续朝前北走去。

    路上再无半点波折,顺利来到安阳城外的那座矿山,同时也看到那扇传说中的鬼门。

    而这时,子时恰好到来。

    鬼门缓缓打开,宁休他们相互看了眼,没有任何犹豫,先后走了进去。

    进入石门后,是条狭窄的长道,只能容纳个人进去。

    往前行走几十丈,前面道路,才逐渐宽广起来。

    宁休注意到些细节,通道两旁留有些人为留下的痕迹,看样子竟是抓痕,而且其中隐有血迹。

    随着深入洞窟,股阴森冰冷的气息,越发明显。

    这股气息,让朱八爷几人心跳加快的同时,又暗自惊喜。

    推测没错,这里果然是传说中的幽冥道。

    唯有宁休,眉头微皱,眼皮跳了下,不知为何总觉得心神有些不安。

    “怎么了?”旁的于莎莎注意到宁休的反应,开口问道。

    宁休摇了摇头,轻声开口道:“没事,或许是我想多了。”

    (本章完)

    ,请 appxsyd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