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7章 星空地狱

    越往里走,便越黑。

    四下片死寂,没人讲话,所有人都绷紧着神经,随时准备应付突如其来的危险。

    “到头了。”走在最前头的朱八爷忽然停下了脚步,开口道。

    宁休右手张,炽热的火焰从其手头升腾而起。

    火光晃动,将通道四面的那些岩石,映得说不出的狰狞可怖,仿佛这方方岩石就似那个个来自幽冥的恶鬼般。

    而这些恶鬼,此时正死死地盯着宁休他们。

    借着火光,众人也终于是看清楚了周围的情况,在他们面前出现了第二扇门。

    那扇石门异常高大,宁休他们站在下方,仰头望去,竟然看不到顶。

    刹那间,人人心中,都不由自主地生出这般情绪,只觉天地浩大,自身渺小,对这鬼门里头的世界,更加深了几分敬畏恐惧。

    “看来和传说有些不同啊。”朱八爷沉声道。

    众人神色沉重地点了点头。

    宁许也听血无痕讲过这个传说,按照他们众星海那个古老传说,鬼门之后,应该是宽阔无垠的冥土,以及条“不知所起、不知所终”的冥河,而天上星宿连同他们的功法、法宝全都葬身冥河前的冥土之中。

    而这条冥河也被称为幽冥渡,这才有“众星陨,幽冥渡”的说法。

    而事实上最先在众星海口口相传的仅有“众星陨,幽冥渡”这六个字,之后的这个传说是后头加的,只是由于这个传说同样极其古老,相传甚久。众人这才渐渐忘记了事情最初的真相。

    “从方才的通道便可以看出,这里根本就不像是幽冥,而更像是座陵寝。”宁休开口说道。

    桃花源世界时,他就曾经进入过守林人亲自建造的陵寝,因此对这方面格外敏感。那座陵寝的存在是为了隐藏桃花源的存在,而这座陵寝之中又是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看着这满目的鬼像,赵开阳脸色微变,站住身子,开口问道:“现在怎么办?”

    连他自己也没发现,他方才说话的声音有些发抖。

    朱八爷瞥了眼,冷笑道:“七星剑莫剑声也算是代宗师,如今你虽然实力不怎样,可既身为七星剑门的代掌门,那在这众星海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此表现不嫌丢脸吗?”

    赵开阳几次想要张开,却是个字都说不出来。

    因为对方说得是事实,他无从辩驳。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了,那么我们只能往前。”宁休看了眼赵开阳,轻声开口道。“从我们踏入鬼门的那刻开始,生死祸福,早已无人能够预料,修行之路亦复如是。”

    赵开阳全身震,宁休这番话对他而言可谓是当头棒喝,让其瞬间醒悟过来。

    他抬起头看着宁休,脸上满是感激。

    “走吧。”

    血无痕淡然说道,率先朝里走去。

    宁休他们紧随其上,只见门后是个圆形大厅,四周有九重门户,圆形的拱顶,高高在上,似绘有图画。

    宁休抬眼望去,眼睛微微眯起。

    “怎么了?”于莎莎顺着宁休的目光看了眼穹顶上头的图画,开口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幅画......有些怪异。”宁休沉吟了会儿,缓缓开口道。

    确实如宁休所言,这幅画十分诡异。

    整幅图共分为两部分,部分画的是天上众星辰陨落,另部分则是地底恶鬼乱舞。

    两个部分无论颜色、风格还是内容都完全不搭,好似硬被人拼接在起,这其中到底会有怎样的关联,宁休想了很久,都没有答案。

    整个大厅,空空荡荡。

    唯有当中张圆桌,除此之外便什么也没有了。

    整个大厅空寂而宽阔,显得格外阴森,宁休他们置身其中,宛如置身于片空旷的荒坟墓地。而那圆形拱顶犹如那高高在上的苍穹,俯瞰众生,四下则是鬼影幢幢,阴风阵阵......

    “如果说这真是座陵寝的话,那么究竟会是谁的?”紫儿开口问道。

    没人回答她的话,因为无论这是谁的陵寝,其中传承都绝对不会差。

    而且众人虽然对那个传说产生了怀疑,可仍旧没有完全不信。

    这座大厅中不是有九道门吗,后头连通着无尽冥土也未可知。

    除了宁休他们最初进来的那扇门之外,还有八道门,也就意味着现在摆在宁休他们面前有八条路。

    “现在走哪条路好?”

    死般的寂静中,于莎莎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

    仍旧没人回答,过了半晌朱八爷这才开口道:“谁也不知道门后头会有怎样的危险,因此我建议大家还是起行动为好。”

    朱八爷说得很有道路,在场众人哪个不是人精般的存在,在没有看到确切利益前,他们可不会搞窝里反这套。此时正是团结致的时候,自然不会有人反对。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现在出发吧。”

    商议完毕后,众人决定先走正前方的那条通道,朱八爷仍旧马当先,走在最前头,就在他进入门后的刹那,大门骤然关闭,将其余主人全部拦在外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血无痕皱眉道。

    “看样子,这里的每条通道都仅允许人通过。”宁休开口道。

    “我们能不能在大门关闭前进去,这样来不就避免出现这种情况了吗?”赵开阳开口问道。

    虽说大门关闭的速度很快,留给其余人的时间很短,可以宁休他们的实力想要做到这点并不难,况且这扇门如此大,他们完全可以做到同时进去。

    赵开阳如此想,也是如此做的。

    可宁休他们仍旧只进去了人,当紫儿彻底消失时,其他众人只觉得股不知名的强大力量直接将他们推出门外。

    “看来我们只能分开了。”宁休开口道。

    众人点了点头,接受了这事实。

    共八条通道,朱八爷、紫儿各自挑选了条,还剩六条。

    而宁休他们还剩五人,人挑选条之后,还剩下条。

    宁休看了于莎莎眼,挑选其中斜右方的条通道,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

    而就在宁休他们进入通道不久后,又有人进入这座大厅,径直往最后那条通道而去。

    ......

    自从进入鬼门之后,处处透着诡异。

    宁休自然不敢掉以轻心,尤其是在如今个人的情况下。四下无人,正好不用顾虑其他,宁休直接运转起长生金身,只见其裸露在外的皮肤阵暗金流转,仿佛尊黄铜雕像。

    于此同时宁休将神识散开,时刻注意周遭动静,因此行走速度变得缓慢,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要是冒进,很容易让自己陷入危险境地,独身人可没人会来救他。

    通道幽深而黑暗,宁休心中清楚自己应该正在往下走,他亦步亦趋,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

    比起最初的那条石道而言,这条通道要显得干净得多,除了画满星辰恶鬼的石板,什么也没有,连灰尘也没有。

    走了阵,前方突然开阔,突如其来的亮光让宁休有些睁不开眼睛。

    他定了定神,愕然发现自己竟然处于处荒漠之中。

    “这究竟是哪里?”

    宁休看着脚下的沙土,眉头皱得越发深了,只见其脚下砂砾并非是黄色抑或灰色,全部漆黑深沉,深沉得让人仅看眼,便整个人陷进去。

    这土地竟能吸收神识?!

    冥土,宁休忽然想起了这两个字,敢情饶了圈,又是回到了,那个众星海古老相传的传说。

    宁休抬头看了眼天空,天空没有太阳,只有轮暗红色的月亮。

    这又让他莫名地想起了桃花源前的那处死地。

    嗤嗤嗤~

    宁休体表暗金浮出,光华流转,融化着丝丝往他体内侵入的黑气。

    “死气入体,果然来到冥土了吗......”宁休低声呢喃道。

    幸亏有长生金身护体,不然被死气侵入时间长了,就算侥幸不死,到时也将变成个没有知觉的行尸走肉。

    而这比死亡本身还要来得痛苦。

    抬眼望去,四周全都是茫茫不见边际的深沉冥土,接下来该怎么办,宁休完全没有头绪。

    可他也不可能就这么待在原地等死,必须找到尽快找出方法才行。

    “既然冥土是真实存在的,那么幽冥渡或许同样存在,首先要做的便是找到那里。”

    宁休目光坚毅,看了眼四周,认准其中个方向,朝前走去。

    ......

    四周荒凉地有些可怕。

    冥土松软且黏糊,踩在上头,犹如踩在血泊中,有种难以言喻的恶心。

    就在这时,宁休心头动,往后退,同时右手凌空画符,瞬间形成道符剑。

    他伸手握住,猛地往前斩,正好斩在了头从泥土里爬出来的恶鬼身上。

    只见那个恶鬼形似人类,可双眼血红,嘴巴张开露出里头森然白牙,浑浊的液体不断从其口中流淌而下,滴落到冥土上,发出嗤嗤的声响。

    给人种异常危险的感觉。

    宁休剑斩入他的身子,可对方却丝毫没有反应,显然已经完全察觉到不到痛苦。伤口处,肌肉阵扭曲滚动,竟在慢慢吞噬宁休手中符剑。

    “雷来!”

    宁休见状低喝声,手中符剑立即雷光大放,五雷咒如今他已然可以做到如指臂使的地步。那恶鬼顿时惨叫声,脸上终于是露出痛苦的表情,很快外头那层腐肉便被雷霆焚烧殆尽,之留下具森然白骨掉落在地,瞬间被冥土吞噬。

    “这恶鬼是原本就存在于此地,由冥土自然生成,还是说是误入此地被这无边死气侵染的人类?”宁休眉头紧紧皱起,心中想道。

    别看他方才胜得如此轻松,其实多亏他擅长的恰好对此地有所克制罢了。首先是长生金身避免他被死气侵蚀,换了其他人,单单为了阻挡这死气,就不知要耗费多少真力。其次他擅长的雷法,正是这些阴邪鬼物的克星,不然以恶鬼先前所见的愈合能力,怕是得废上不少功夫。

    可就算如此,如果像方才这样的恶鬼如果成群结队出现的话,宁休同样会陷入危险之中。

    所幸之后段路程里,宁休之遇到寥寥数头恶鬼,而且还都是单独行动的。

    不过其中头恶鬼却是引起了宁休的注意。

    因为他身上穿得那件破烂将要腐化的衣服,宁休曾经见过,和赵开阳身上穿得模样。

    这头恶鬼自然不可能是赵开阳,可他绝对是七星剑门的人。路走来,宁休和这些恶鬼交手之后发现,这些恶鬼攻击手段都不相同,显然在变成行尸走肉后,他们身体仍旧出自本能得记住了自己生前的招式。

    那头穿着七星剑门衣服的恶鬼所使用的剑法也与赵开阳极为相似,可其中又有所不同。

    不过宁休眼便是看出这两种剑法应该属于同源,只是两种不同的表现形式而已,他想起了那日破庙中赵开阳所说的话。

    他之所不计凶险,千里迢迢赶过来,就是为了寻找他那已经失踪数十年的师父。

    从这恶鬼的实力来看,显然不可能是他师父,那么就应该是他的师兄,同是七星之的天玑。而宁休也果然从他身上找到了块玉牌,上头果然写着“天玑”二字。

    哗哗哗~

    就在这时,水流声忽然响起。

    宁休侧耳倾听,发现这道声音忽远忽近,让人根本找不到方位。

    不过已经足以证明他所走的方向没有错,这已经够了。

    另边,于莎莎的情况却是与宁休完全不同。

    她所进入的那条通道竟是通往无垠的星空。

    漫天星星,让她仿佛坠入美丽的星海之中,而星海正中央漂浮着具漆黑的棺木。

    看到棺木的刹那,于莎莎眼睛骤然亮起,快速朝那具棺木飞去。

    此处虽是星海,却并非真正的星海。

    只见周身星辰飞速往后退去,于莎莎很快便是来到那具棺木身旁,她抬眼望去,双眼猛地睁大,只见这具棺木的盖子翻到再侧,似乎里头的死人已经爬了出来......

    ,请 appxsyd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