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1章 噬尸

    众人离开那穹顶大厅后,各有际遇。

    相比于宁休置身冥土和于莎莎穿越星空,白骨夫人的经历就要来得正常得多。

    她从始至终并未离开这座陵寝,在穿过漫长的通道后,她发现了处石室。

    石室的门并未紧闭,门户中,隐隐有着宝光映出。

    白骨夫人精神振,满脸皱纹都舒展开了,就像盛开的菊花瓣,心中暗喜道:“看来我这条通道是选对了!”

    可她并没有因为这突然起来的惊喜,而失去理智。

    她小心地朝那扇石室靠近,才确认没有凶险之后,这才飞身掠入门户。

    但见石室中放着口巨大的水晶棺,而水晶棺里则是堆满了星海石,以及其他很多珍奇异宝,包括各种罕见的高级材料,甚至有宝兵乃至神兵级别的宝物。

    这些宝物堆放在起,交相辉映着奇异的光采,让人看得人眼花缭乱。

    身为入道真人,众星海有数的强者,白骨夫人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可她生中却也未曾见过如此多宝物。

    这里随便件宝物,拿到外面,都足以让入道真人们争得头破血流。

    白骨夫人目光从这些宝物身上掠过,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可她并没有急不可耐地上前,自从进入鬼门之后,几乎事事都透着诡异。

    有钱赚,可也得有命花。

    宝物虽好,可要是连命都没了,那还有个卵用。

    白骨夫人知道此地诡异,出于谨慎,她亲自上前,而是隔着老远,用自身真力凝聚成只灵力大手前去抓取。

    原本她还以为这水晶棺外头有什么禁制存在,哪知那只灵力幻化的大手竟是非常顺利伸入水晶棺中,将里头的宝物拿了出来。

    随着灵力大手缓缓收回,眼看那些强大的宝物就要到手,白骨夫人脸上笑容越发灿烂,其脸上每道皱纹中都洋溢着笑意。

    就在这时,那些珠光宝气的宝物突然破碎,化阵黑气朝她席卷而去。

    白骨夫人惨呼声,直接翻到在地。

    “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石室中不断回荡着,只见白骨夫人与那道“黑雾”接触的瞬间,肉身瞬间腐烂,直烂入骨。

    由于过于痛苦,她全身痉挛,不停地抽搐,那模样当真是惨不忍睹。

    所幸这痛苦并未持续太久,很快地白骨夫人挣扎渐渐停了下来,呼吸声也跟着慢慢变轻,直至完全消失,终于是在阵剧烈的颤抖之后,彻底不再动了。

    而其身上那入骨的“腐烂”,很快遍布全身,个入道真人竟是在转眼之间便化堆白骨。

    白骨夫人真就成了堆白骨,只是往常都是她让人别人化白骨,今日却轮到了她自己。

    还真是讽刺。

    而那道“黑雾”从地上这堆白骨身上离开,再次变幻成宝物的模样,安静地躺在水晶宫中,等待下个猎物的到来。

    在冥土中逛荡的宁休,仍旧没有找到那道传说中的冥河。

    即使那“哗哗”的流水声仿佛近在眼前。

    不仅没有找到冥河,他还遇到了个天大的麻烦,给他造成麻烦的不是那些冥土里头的活死人,而是种虫子。

    这种虫子很小,普通人肉眼很难察觉,可成千上万只这种虫子聚在起,便形成道恐怖的黑雾。

    这些虫子杀之不绝,往往刚灭了这波,就有另波出来,继续朝宁休发起攻击。

    这是冥土特有的种虫子,叫做噬尸虫。

    噬尸虫对生灵的气血,有着极强的感应力,且喜好吞噬生灵血肉。只噬尸虫并不可怕,即使是最为低阶的练气士也足以对付,可千千万万的噬尸虫,却足可以把个入道真人的血肉,瞬间啃食殆尽......

    “乾、震、坎、艮、坤、巽、离、兑,八卦阵,起!”宁休右手凌空画符,竟是直接施展开符阵。

    身后那道“黑雾”直紧咬着宁休不放,再这样下去,早晚会被其追上,与其如此,还不如主动发起攻击。

    宁休冷冷看着这群狰狞可怖的虫子,字句,冷声道:“乾为天,坤为地,巽为风,震为雷,坎为水,离为火,艮为山,兑为泽。离门开,离火燎原!”

    话音刚落,冥土上空忽然亮起阵红霞,炽热的火焰狂涌而出,瞬间将虫群吞没。

    昆虫怕火,这是常识,因此宁休这才想起用火来对付这黑压压的虫群。

    只可惜,这并非是普通的虫类。

    炽热的火焰确实烧死了很多噬尸虫,可却有更多的虫群冲出了火焰的包围,带着火芒,继续朝宁休追去。

    “这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宁休皱了皱眉头,只能继续跑路,虽然他对自己的长生金身很有信心,可万出了差错,这万虫噬心的滋味,他可不想尝试。

    可世间之事就是如此,往往好的不灵,坏的却异常灵验。

    这下,或许这万虫噬身的滋味,宁休还真的要尝上尝了。

    只见条宽阔无垠的血河挡在了他的去路,他找了这么久都没出现的冥河,好死不死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就这么会儿功夫,黑压压的虫群已然追到。

    冥河宽广无垠,在不知其底细的情况下,冒然渡河,自然是凶险万分。在没有接触修行之前,宁休便已经听过太多有关冥河的传说,因此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绝对不会选择渡河。

    相比于未知的凶险,身后这群虫子反而更加安全。

    宁休开启金身的同时,密密麻麻的噬尸虫瞬间布满他全身,不停啃食着,消磨他的护体真力。

    仅仅过了片刻时间,宁休就发现自己想错了,这些噬尸虫虽然连练气初期的修为都没有,可对于护体真气、以及肉身的破坏却是出乎意料的强劲。

    仿佛天生就是炼体强者的克星。

    最为重要的点就是它们杀之不绝,宁休真的怀疑在自己冲出重围之前,自己会先支撑不下去。

    随着时间不断推移,就连那身金身也开始变得黯淡。

    宁休甚至可以预想再这样下去,自身血肉被这虫群吞噬干净,骨骸被其掩盖的场景。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他眼中闪过丝果决,转身跳入冥河中。

    另边,无尽星空。

    于莎莎站在那具幽黑的棺木前,只觉后背阵发凉。

    这究竟是谁的棺木?

    里头的人现在又去了哪里?

    此时她心中有着太多的疑惑,就在这时,整个星空忽然发生剧变。

    只见漫天星辰开始相继坠落,带着道道耀眼的光芒从于莎莎身旁划过。

    整个星空瞬间黯淡,之剩下颗星辰留在空中。

    广漠的天幕上只有它个在那里绽放着令人瞩目的光辉。

    于莎莎盯着那颗星辰,若有所思,过了半晌竟是直接跳入那口棺木中,躺了下来。

    在她跳入棺木的瞬间,棺盖开始缓缓合拢......

    暗红色的冥河水面,气泡不断翻滚。

    那些噬尸虫在接触冥河的瞬间,发出声凄厉的惨叫,当即湮灭。其余虫群见宁休跳入冥河中,压根不敢进入,就连冥河上空都不敢盘旋,只在岸边鸣叫几声后,便是离去。

    反观宁休,只见其浑身暗金,径直沉入湖底,

    冥水荡漾,宁休睁开双眼,想要看看这冥河里头究竟有什么东西。可他找寻许久,却仍旧什么也没有发现。

    没有石头、没有水草、没有任何活着的生物,除了漆黑什么都没有。

    他就这么直下坠,直下坠......

    仿佛没有尽头。

    等到宁休再次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陵寝之中。

    他站在原地,时间竟有些出神。

    因为先前在冥河中,就在他快要失去意识前,他好像看到了许多尸体,从这些尸体上传来的强大气息可以看出,这些人生前都是极为恐怖的存在,最弱的也有洞庭龙君的境界。

    “这些尸体究竟是谁的?难道真如这众星海的传说,是天上众星宿吗......”

    “那么身为众星之主的紫薇大帝是否也在其中?”

    宁休低声呢喃着,回头看了眼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同样是在处大厅,这座大厅四周则是有着八道门户。如此看来应该是先前那个圆形穹顶大厅后头的房间。

    就在这时,又有扇石门打开。

    道熟悉的身影缓缓从里头走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于莎莎。

    “看来你是第个出来的,怎么样,没遇到危险吧。”于莎莎看着宁休,开口道。

    宁休随口道:“是有些小麻烦,可都已经解决了。”

    话音刚落,又有石门打开,却是朱八爷和赵开阳分别从各自的通道中走了出来。

    宁休看了朱八爷眼,那道原本藏身于他影子中那人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看来应该是死在了通道里头了。

    赵开阳身白衣则是染满了殷红的鲜血,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已,不过终究活着从通道里头走了出来。

    可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般幸运,宁休他们等了许久,可却始终不见白骨夫人、紫儿以及血无痕出现。

    反而等到了个意想不到的人,千手毒王之女,俞潇潇。

    “妖女,你怎么会在这里?!”朱八爷看着俞潇潇,厉声喝道。

    看其架势,竟是言不合就要出手的节奏。

    奇怪的是俞潇潇竟是丝毫不惧,按道理讲,她不过练气后期的修为,甚至比不上赵开阳,朱八爷真要杀他不过念之间。

    难道她还有什么依仗不成?

    宁休暗自摇了摇头,很快便是排除了这个想法,俞潇潇最大的依仗就是“箫剑书生”苏慕白,而现在苏慕白显然不在他身边。

    不过从俞潇潇和苏慕白先前的表现来看,他们对这个陵寝的了解,绝对超过在场其他所有人。

    “八爷,暂且动手。”

    宁休伸手制止朱八爷动手的打算,转身看着俞潇潇,开口问道:“俞姑娘现在可以说说,先前我们在陵寝前碰到的那个黑影和你是什么关系了吗?”

    “你们没有猜错,那正是家父。”俞潇潇开口道。

    “我就说,安阳城的那些人正是你们父女联手杀的吧,还要算上苏慕白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至于你们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想要将这座陵寝中的宝物占为己有。”朱八爷冷笑道。

    俞潇潇看了朱八爷眼,缓缓摇了摇头,开口道:“如你所说,安阳城的人应该就是我父亲杀的,只是现在控制这具身子的却不是我父亲本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宁休皱了皱眉,开口问道。

    “我父亲五十年前在众星海上失去踪迹,我们遍寻不到,最后从仅有的些线索推断出他应该是进入传说中的鬼门,之后便再也没有出来。”

    俞潇潇顿了顿,接着开口道:“于是我便找到了苏叔叔,希望他能够帮助我找回父亲。恰好前些日子,安阳出了这件事情,我们便是马不停蹄地赶来。在路上,我们还在破庙中碰到这个家伙。”

    俞潇潇说着伸手指了指赵开阳,嘴角微微扬起,露出抹嘲讽的神色:“我和他是在同天到安阳的,又如何联合我父亲杀人。”

    赵开阳点了点头,示意对方没有说谎。

    当日在破庙中,宁休也在场,自然知道这点。

    “来到安阳城后,我们并未在城里逗留,直接便是前往矿山,然后在路上碰到我父亲。”俞潇潇脸上露出丝悲伤,接着开口道。“只是我父亲已然失去了理智,竟是连我和苏叔叔都不认识,而且还向我们发动了攻击。”

    “虽然苏叔叔竭力阻拦,可他不是我父亲的对手,很快便是败下阵来。就在我父亲即将杀死我时,不知为何忽然抱着头十分痛苦的咆哮起来,然后竟是直接逃跑。为了搞清事情真相,我和苏叔叔便是跟着追了过去,然后就碰到了你们,之后的事情你们也已经知道了。”

    宁休缓缓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眼俞潇潇,不置可否,虽然对方已然清楚地交待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可他总觉得对方隐瞒了其中些关键信息。。

    (本章完)

    ,请 gegegengxin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