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十39章 二十八具棺柩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事情是真是假,快说,千手毒王现在人在哪里?!”朱八爷死死盯着俞潇潇厉声质问道。

    在场之人,哪个不是历经世事沧桑、看透人情冷暖之辈,又怎么可能单凭俞潇潇三言两语就轻易相信她。可无论朱八爷如何质问,俞潇潇只是紧抿着嘴唇,毫不松口。

    宁休对他们之间的争吵没有丝毫兴趣,他扫了眼四周,这个大厅与先前那个圆形穹顶大厅样,都有九重门户。

    其中八道是他们过来的通道,最后扇大门通往陵寝深处。

    “又是九……”宁休低声呢喃着,若有所思。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于莎莎开口问道。

    宁休轻轻摇了摇头,迈步朝前走去。

    天高曰九重,地深曰九泉,疆域广曰九域,分量重曰九钧,危险多曰九难。

    九为数之极,无论这个陵寝里究竟葬着的是谁,都绝对简单不了。

    而且他还有话没有说完,有时候九这个数,也意味着镇压……

    看到宁休的举动,朱八爷也放弃在这动手解决俞潇潇的打算,他冷冷看了对方眼,转身跟了上去。

    俞潇潇不过练气后期的修为,接下来只要她有任何异常表现,随时都可以处理,因此朱八爷并未急于时。

    众人跟在宁休身后来到那座石门前。

    有了先前的经验,朱八爷自是不会让宁休率先接触那扇石门,可他心中又担心这门后会有危险。

    进入鬼门后所发生的系列事情真的是让他怕了,这才造就他如今进退维谷的地步。

    “既然八爷不敢,就让我先来吧。”

    宁休嘴角微微扬起,轻笑声,说着就要朝那道石门走去。

    “慢!还是让我来吧。”

    这时朱八爷忽然越众而出,走到最前头,然而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直接打开石门。

    这石门上头并没有任何禁制,随着朱八爷用力推开,沉重的扎扎之声随之响起,淡淡的紫色光芒从墓室内透出。

    打开石门,宁休他们看到了座宏伟的墓室,规模之大,宛如大殿。

    就在这时“哗哗”的水声响起,传入众人耳中。

    宁休抬起头,终于找到了声音来源,只见这墓室上方穹顶并不是石头,而是道道水幕,这些水不知从其所起,就这么凭空倾泻而下,潺潺之声不绝。

    墓室中央放置着块奇特的玉碑,闪耀着绚烂的紫色光芒,将上方水幕映照得波光粼粼,令整个墓室看起来如梦似幻。

    当然最壮观的还要属安静地躺在墓室里头的那二十八具棺木。

    以那紫色玉碑为中心,成四方分布,每个方向共有七口棺柩。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朱八爷沉声道。

    个墓室之中竟然会有如此多的棺柩,这里面究竟埋葬都是些什么人?

    “那里有口棺材是打开的。”赵开阳忽然开口说道。

    宁休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果然看到口打开的棺木,是位于紫色玉碑东方那块区域。

    众人小心地走了过去,抬眼看去,发现棺木内侧竟然刻有字迹。

    看到字迹的刹那,俞潇潇立刻脸色大变,不由失声喊道:“......这,这是我父亲的字迹!”

    “什么?!”

    “你说这些字迹出自千手毒王之手?”朱八爷开口问道。

    俞潇潇点了点头,坚定道:“我是不会看错的。”

    “她没有说谎,你们自己看看这上头写的内容。”宁休开口说道。

    众人抬眼望去,只见棺材内壁两侧刻满了蝇头小篆,于莎莎看着,轻声念了出来:“吾名俞千,自小拜入万毒门修行,后受门主万毒王青睐,亲自收为弟子,传授功法......入道以后,纵横星海数百载,败尽正魔两道群雄,可终究没能突破那仙凡之隔,修行之路何其艰也。”

    “不甘此生到此为止,开始追寻星海传说,终于三年前找到传说中的鬼门......”

    “不忍万毒门绝学就此失传,故而将完整功法留下,以待后人。”

    三年前?!

    宁休背后没来由地冒出股冷气,这段话竟是千手毒王进入鬼门三年后写的,看书写的角度,该是千手毒王躺在棺材里,用手指硬刻出来。

    也就是说如果千手毒王写这段话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在这棺材里躺了三年时间。

    这段字迹看起来十分正常,俞潇潇也正是凭借这段文字认出是千手毒王的字迹,只可惜中间段最为重要的叙说,已经被人抹去。

    再后来所有字迹均是歪歪扭扭,仿佛双手不听使唤之人用尽全力所写,越到后头歪曲程度越厉害。

    而且从字迹身旁木质的腐烂程度来看,后头这段功法,当是历经数十年,每隔段时间刻下句,方才书写完毕。

    “寒霜毒掌......”

    宁休看着这篇功法,结合先前俞潇潇所讲的话。

    脑海中不由浮现这么个画面。千手毒王被困死在这棺木之中,浑浑噩噩,然后每隔数年时间,方才短暂恢复神智,然后用自己的手指在这棺木里头刻下这套功法,让它不至于彻底消失在这天地间。

    这画面,光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看来俞潇潇没有说谎,千手毒王果然是失去了自己的意识,现在问题是他跑出这个陵墓是出于他短暂恢复的自身意志,还是那个占据他身子的人的意志体现。”

    “那里又有口棺木被打开了。”就在这时,于莎莎忽然开口道。

    棺木里没有任何人,可宁休他们的表情却是格外的沉重,因为他们十分确认那口棺木方才是闭合的。

    冷风吹过,众人均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

    就在这时,阵罡风突然从赵开阳身后传来,几乎是个本能地反应,赵开阳整个人向前个翻滚,但还是觉得后背痛,已然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有敌人!”赵开阳咬牙大声喊道。

    不用赵开阳提醒,宁休等人早已察觉到了这个敌人的存在,小心谨慎地看着四周。

    只见道黑影不断在墓室里移动,这道黑影速度极快。

    宁休只能勉强看出这道黑影是个人形,披头散发,看起来犹如恶鬼般。

    “来了!”

    就在这时,宁休瞳孔猛地阵收缩,低声喊道。

    感受到眼前劲风袭来,他身子侧,极为惊险地避开黑影的攻击。

    而那黑影击不成,没有丝毫停顿,飞快折转,杀向另外方。

    “莎莎小心!”

    这次,黑影攻击的对象,正是于莎莎。

    于莎莎精神紧绷,时刻注意那道黑影的动态,听到背后劲风袭来。

    “虚空暗渡!”

    只见她低喝声,竟是直接融入脚下的阴影之中,狂啸的劲风恰好从其上方呼啸而过。

    两次偷袭不成,这黑影显然怒了,口中发出如同野兽般的怒吼,朝朱八爷扑了过去。

    轰!

    朱八爷来不及躲闪,只能硬着头皮与对方拼了记。

    交手的刹那,他只觉股充满凶戾之气的气劲狂涌而来,浪接着浪,仿佛没有止境。

    朱八爷只觉气血翻腾,甫交手,便受了些轻伤,可总算是躲过了劫。

    可赵开阳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接二连三的实力,终于是彻底激发了这道黑影的凶戾,他转而朝最开始的目标发起攻击。

    赵开阳方才的创伤都还未愈合,身上仍在不断流淌着鲜血,他甚至还没从那阵剧烈的疼痛感中缓过神来。

    那道黑影便是再次来到了他眼前。

    而这次,他终于是看清了这道黑影的样子。

    “师,师父?!”

    话音未落,只见那道黑影抬起右手,直接贯穿了赵开阳的胸膛。

    宁休他们也终于是看清了这个黑影的真面目,是个满头银发的老人,头上发髻早已散乱,身上则是穿着件七星道袍。

    看到老人的刹那,只见朱八爷脸色大变,失声道:“莫剑声!”

    原来这个老人就是七星剑门的掌门,人称七星剑的莫剑声。众星海上有传言他早已仙逝,哪知竟会出现在这里。

    “......师父,是,是我啊。”赵开阳双手抓着莫剑声的右手,死死盯着对方,满带哭腔道。“是我,开阳啊!”

    莫剑声好似全然不认识赵开阳,冷冷看着他,脸上竟是漠然,伸入对方体内右手搅,竟是直接将赵开阳的心脏给挖了出来。

    滴答,滴答......

    殷红的鲜血,滴落到地,很快便是汇聚成个小小的血泊。

    赵开阳就这么倒在血泊旁,双眼圆睁,脸色惨白,生命气息不断从其身上消失。

    而“莫剑声”就这么站在他面前,开始啃咬起手中那仍然在跳动的心脏。

    旁俞潇潇看到这幕,满脸悲戚之色,当初要不是有苏慕白在的话,怕是她也早死在她最亲的人手中。

    悲伤解决不了任何事情。

    眼下“莫剑声”停止移动,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宁休从芥子环中拿出离别弓,缓缓拉开。

    而朱八爷则是直接朝“莫剑声”冲了过去,只见他上身衣物瞬间破碎,露出里头肌肉虬结的**。

    前秒还是富贵胖员外的形象,而这时却已然成了个怒目金刚!

    轰!

    朱八爷拳轰出,就要击中“莫剑声”,哪知对方心生警觉,竟是提前避开了这原本必中的击。

    朱八爷这拳重重轰在地上,砸出个深深的大坑。

    感受到危机的“莫剑声”再次开始快速移动起来,朱八爷本就不擅长轻身功法,方才那击都没能轰中,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呼~

    宁休深吸口气,神识全部散出,开始对对方进行捕捉,视野内的“莫剑声”,速度开始变得无比缓慢。

    得到离别弓完整功法后,宁休也是顺利领悟箭之道中的心眼。

    唰!

    在心眼开启的状态下,宁休甚至可以看到“莫剑声”体内气血、肌肉骨骼的变化,乃至预测它接下来可能要移动的方向。

    他站在原地,全部神识都放在对方身上,将其牢牢锁定,整个过程,至始至终都没有发过箭。

    “这是?!”

    朱八爷和于莎莎对视眼。

    他们都感受到宁休身上股凝而不发的气息,那股凌厉破空之气,在持续攀升。

    目光中的锐利之光,几乎让他们不敢直视。

    嗷!

    “莫剑声”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咆哮声,猛地朝宁休冲去。

    嗖嗖嗖!

    宁休想也不想,离别弓连连拉动,虚空中同时响起弓弦惊颤之声,震慑心灵。

    “伤离别!”

    刹那间,先后三支箭破空啸出,排列成个诡异的弧线,射向虚空。

    “对方速度这么快,就连近身攻击都无法奏效,弓箭的话,就连瞄准都困难,更不用说射到对方了。”朱八爷沉声道,显然不看好宁休的攻击。

    而果然如他所说的样,那三支箭压根不是朝“莫剑声”去的,无论方向还是角度都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而就在这时,诡异的幕出现了。

    这三支呈弧线的暗红色利箭,竟是在互相对撞之后,其中支饶了个大弯后,再次出现在“莫剑声”面前。

    “莫剑声”由于自身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避开。

    咻嗤——

    箭影啸动,带起阵血影,突破“莫剑声”周身的护体真气,准确无误的贯穿他的咽喉。

    “莫剑声”死寂的双眼开始恢复清明,他看着远处的宁休,脸上露出感激的神情。

    然后低头看向倒在血泊中的赵开阳,脸上露出丝哀意,迈步朝他走去。

    殷红的鲜血如雨般洒落,可莫剑声丝毫不在意,他来到赵开阳身旁,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庞,最后将其双眼闭合。

    下刻,他自己也是倒在血泊中,再也起不来。

    “这是什么情况?”于莎莎从阴影中显现出来,小心朝宁休靠去,开口问道。

    “应该是在临死前恢复了自身意志,短暂恢复清明,至于之前,应该是被某个我们不知道的存在所控制。”宁休开口道。

    于莎莎还要开口问些什么,就在这时,整个墓室,所有棺柩都开始颤动起来......

    !请!: meinvlu123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