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第140章 十恶者入

    “走!”

    宁休低喝声,快速地朝墓室正中央的那块紫色玉碑飞去。

    整个墓室看起来没有任何出口,在入口的石门落下后,是个完全封死的空间,唯存在疑点的地方就只有这块紫色玉碑。

    就在他右手触碰玉碑的刹那,立即消失在了原地。

    于莎莎等人紧随其后,也是跟着离开。

    就在众人全部都从这个房间消失时,剩下的二十六具棺材终于是停止了震动。

    黑暗中,双双散发着青光的眸子,再次闭合。

    再次陷入沉睡......

    “这,这到底是在哪里?”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宁休回头看了眼,发现于莎莎、朱八爷、俞潇潇也跟着进入到这个神秘的空间。

    宁休扫了眼四周,发现他们正站在处台阶之上。

    这条通天之阶,不知其所起,不知其所终,两旁则是无垠的星海,而宁休他们恰好站在台阶正中央。

    “这里和传说中的星海尽头好相似。”俞潇潇开口道。

    朱八爷点了点头,沉声道:“通天阶以及无垠星海,看来我们真的是来到了星海尽头。”

    看宁休疑惑的样子,于莎莎开口解释道:“星海尽头是流传在众星海的个古老传说,相传是众星之主沉睡的地方,是切毁灭与诞生的原点。”

    宁休有些奇怪得看着于莎莎,那表情仿佛是在说众星海的神话传说,你又是从何处得知的。

    “先不去管那些传说,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到底该向上,还是往下?”朱八爷开口问道。

    看着从眼前划过的灿烂流星,有人抬头仰望,有人低头张望。

    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彷徨与不确定。

    因为他们此时必须做出抉择,是向上,还是向下,天堂地狱,也许就只差这最开始这步。

    宁休嘴角微微扬起,笑了笑,迈步往下走去。

    是的,每个人都会彷徨,尤其是在这种生死攸关的关口。可彷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彷徨中不做抉择。因为旦有抉择,就不会再彷徨,就会按照既定的方向去行事。

    没有人知道这条路通向的最终结果会是什么,可那又怎么样,选择另条路会有什么结果,同样也不可能知道。

    于莎莎看了宁休眼,抬起头,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朱八爷犹豫半天,跟着走了上去。

    而俞潇潇则是小跑着跟上了宁休的步伐。

    在这刻,所有人都是做出了抉择。

    于莎莎与宁休保持定的距离,小心地跟在后头。

    '二人不知道走了多久,整个过程双方始终保持沉默。

    “那是什么!”就在这时,宁休突然听到了身后俞潇潇的低呼声。

    顺着她所指的方向,宁休极目望去,只见下方扇漆黑的大门立在台阶之上,由于距离实在是太过遥远,只能看清大概模样。

    不过总算看到了终点,宁休二人精神为之震,就连脚下步伐也是跟着快了不少。

    望山跑死马,明明已经看到了那扇大门,可宁休他们仍旧走了足足三个时辰,这才来到石门前。

    到了近处,宁休才发现这扇石门并非通体漆黑,其中还夹杂着丝暗红。

    其上雕绘着种种邪恶图案,让人看了不由头皮发麻,难以自控。这些图案邪异非常,仅仅目光所见,就有魂魄被污染之感。

    自身各种负面情绪很快便是被调动,宁休与俞潇潇二人连忙运功将多余的念头镇压。

    “杀、盗、邪淫......这是十恶的内容。”宁休看看石门上头的雕绘,低声呢喃道。

    “你看这里写着什么?”俞潇潇脸色有些发白,开口道。

    宁休抬眼看,果然在石门上看到行小字。

    “十恶者入。”

    再结合石门上雕绘的内容,其潜台词就是说这扇门是专门给十恶不赦之人通过。

    “......我们还进去吗?”俞潇潇回头看了眼,看着宁休,开口道。

    “都到了这里了,没有不进去的理由吧。”

    宁休笑了笑,步伐坚定地走到石门面前。

    对他而言,危险的不仅仅是身前的石门,还有身后的俞潇潇,别看她副害怕的样子,可宁休没有从她身上感觉到丝毫精神起伏。

    因此宁休在开门的同时,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他直接撑开来了长生金身,整个身子泛着暗金色的光芒,犹如罗汉降世般,然后心志坚定地伸出右手,轻轻按在了石门之上。

    低沉了扎扎声随之响起,石门缓缓打开,没有丝毫异状,露出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大殿里头站满了各种各样的人,这些人均是穿着锦袍,面目肃然,可宁休却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们此时那种竭力压抑底下的那种兴奋之色。

    他站在门口,看着眼前这壮观的景象,心中暗道:“这些人身上穿着的好像都是官服,而这里又是大殿,难道是在进行朝拜吗?”

    宁休站在原地,发现没人发现他的存在,心中了然,知道自己应该是触发了此地的历史影像。

    他犹豫了下,小心地往前走去,越往前走,发现两旁所站之人身上穿的服饰便越精致,显然越靠近大殿里头,地位就越高。

    而且虽然仅是些影像,可宁休仍旧能够从这些人身上感受到那种可怕得令人窒息的气息。

    站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是能够轻松杀死他的存在。

    宁休越过人群路往前,看到二十八个穿着样貌各异之人,这二十八人虽然极为靠前,却并非最前。

    看着列阵的规模,最前方该是有四个位置,可此时却只站着三个人。

    这三人全部被阴影笼罩,让人看不清虚实。

    宁休就这样走着走着,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大殿地最前方,他抬起头,发现双黑色的眸子正在看着自己,那双眸子深邃而冷寂。他只觉得身体忽然僵住,如遇梦魔。

    看着那高踞宝座的人影,宁休竟有种想要屈膝膜拜的冲动。

    他咬了咬,止住了前倾的身子,同时抬起头,死死看着宝座上那道身影,毫不退缩地与其对视。

    这才发现这道冰冷的眸子看着的不是他,而是大殿底下的群臣。

    这简直太不可思,单单道幻想竟然就能够给人如此大的压力。

    直到这时,宁休才终于有机会好好看清对方。

    只见他魁梧雄伟,身着身玄紫色帝袍,头戴平天冠,冕旒垂下,遮住面容,只有那双黑色的眸子,仿佛能够洞穿人心。

    宁休看到他张嘴说着什么,可具体内容却听不清晰,不过紧接着,他便看到台阶下方群臣那激动兴奋,乃至于有些疯狂的神情。

    就在这时道雷霆猛地劈落,翻滚着死气的石门重新出现在宁休面前,而他的右手刚好放在上头。

    他回头看了眼俞潇潇,发现对方的表情与方才模样。

    也就是说,方才在幻想之中虽然看起来过了相当长的时间,可在现实世界不过才过了瞬间。

    “怎么了?”感觉到宁休的目光,俞潇潇开口问道。

    宁休转过身,轻轻推开石门,低声道:“进去吧。”

    石门缓缓打开,宁休再次迈步走了进去。

    俞潇潇跟在后头走了进来,刚进入石门,她当即感觉到股无法言喻的威压,这种威压来自心灵深处,让人难以抗拒,不由自主地生出拜服之意。

    俞潇潇不过练气后期,就连入道的门槛都还未踏过,道基不实,又如何能够承受得住如此冲击,直接跪了下来。

    不过这也难怪,要知道头次感受到这股威压时,就连宁休也差点没能抵抗得住。这股威压实在是太过熟悉,正是宁休先前在幻境里头感受到的那股。

    他抵抗着威压,朝大殿深处走出。

    这次,大殿之上再无朝拜的群臣,整个大殿空空荡荡,有种说不出的凄凉。

    宁休走到大殿深处,在宝座台阶前停了下来。

    他抬起头,瞳孔猛地阵收缩,宝座上竟然站在个人?!

    宁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刹那间,脑海中闪过无数个方案,可却没有个能够行得通。如果眼前之人正是他在幻境中所看到的那人,面对这种存在,只要对方心怀而已,那么他无论使用什么手段都是徒劳。

    这就是绝对实力。

    相通这点,宁休终于是彻底冷静下来,他抬眼望去。

    只见那道人影站在宝座前,背对着他,可从对方身上那件玄紫的帝袍,便可以得知,眼前之人确实是宁休在幻境中所见的那人。

    就在宁休抬头之时,这道人影缓缓转身。

    这次他头上并未带冠冕,因此面容并未被冕旒遮挡,而宁休终于是看清了他的面容。

    单从这面容来看,说不上美丑,甚至看不出年纪,没了冠冕,头长发散开,少了三分威严,多了些桀骜不羁。

    只是此时的他面色苍白,看起来十分疲惫,带着抹淡淡的悲凉。

    他身上带着沧桑的气息,身上堆满了种名为时光的尘埃,他低下头看着宁休。

    虽然在和对方对视,可不知为何,宁休却觉得对方看得人不是自己,那道目光仿佛透过他在看着什么人,又好似穿越漫长的时间长河在与某人对视。

    “你来迟了......”

    这声轻叹,仿佛饱含着无尽的沧桑。

    说完,他的身影便是渐渐消散,与其起消散的还有这座宫殿。

    宁休抬眼看着四周,发现自己置身冥土,而身前正是那奔流不息的冥河。

    只是与之前在幻境中看到的情形不同,冥河前多了块石碑,宁休走上前去看,只见上面龙飞凤舞地留着三个大字“幽冥渡”,而落款人竟是玄微?!

    看到这两个字,宁休全身震,时隔这么久终于又是找到了有关他爷爷的线索。只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在这种地方。

    这块石碑既然是他爷爷所留,也就是说他爷爷进入过冥土,到过这里。万宝阁说来这里能够找到有关他爷爷的线索,如今还真让他给找到了。

    “冥土......”宁休低声呢喃声。

    诸天万界皆有冥土的存在,只是不知道所有位面的冥土是否都是指同个地方。

    他伸手抚摸着石碑,脸上看不清神情。

    俞潇潇站在身后,默默看着这幕,没有言语。

    另边,于莎莎和朱八爷看到的情景则是完全不同。

    他们走到通天阶顶端,推开身前的那道石门之后,看到的是个残酷无比的战场。

    厮杀异常激烈,到处都是死尸。

    看着倒在云阶上的那些尸体,朱八爷只觉浑身都在颤抖,单单从这些尸体上传出的气息,不难知道他们生前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所幸与宁休遇到的情况样,于莎莎二人所见的同样只是残留的时光影像。

    最后影像崩溃,映入他们眼中的是地荒凉。

    朱八爷原本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众神战场,心中暗暗窃喜,可在挖地三尺后,仍旧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那些法宝早就在时光长河的侵袭之下,化为飞灰。

    “怎么可能会这样?!”

    他只能抓起满地沙土,愤怒地甩到旁,费尽千辛万苦来到这里,最后得到的结果竟是如此,换了是谁都会接受不了。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于莎莎悄悄将掩埋在沙土中小截石碑收入到芥子环中。

    就在这时,整个空间忽然开始发生剧烈的摇晃。

    就连远在冥土中的宁休和俞潇潇二人也感受到。

    他们回头看着身后那扇渐渐关闭的石门,俞潇潇没有丝毫犹豫疯狂往回跑去。

    宁休试着想要将眼前这块石碑带走,可发现无论他如何做,石碑始终立在冥土之中,纹丝不动。

    眼看石门就要彻底关闭,他只能放弃,转身往后飞奔而去。

    他速度极快,几乎在瞬间便是追上了俞潇潇,最后在石门完全关闭前,二人起飞身而入。

    另边于莎莎和朱八爷也是及时回到石门。

    阵光华闪耀,朱八爷和俞潇潇二人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然离开陵寝,置身矿山外。

    ,请 gegegengxin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