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章 再黑一笔

    回到松风院,玉秀从花园走过,远远看到李承允的房外,站着昨日跟在二夫人身边的人。

    她往那房里溜了一眼,二夫人难道不知道,周明去见靖王爷了?

    那边房外的两个丫鬟,不停往院门这边张望,看到玉秀走进院中,抬脚往房中走去。

    送玉秀回来的,是伺候靖王爷的丫鬟,和二夫人的丫鬟远远点头招呼,才和玉秀告辞。

    玉秀瞄到这一幕,只作不见,低头沿着花园内的荷花池,快步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难怪刘氏需要好名声,这二夫人还挺受宠啊。

    二夫人所生的三公子,今年也十多岁了。

    豪门高墙之内,无非是这些名利争夺。

    想到昨日见到的李承允,十八岁了,竟然还带着不谙世事的稚气,何氏临终时为儿子安排的守护者,最后只忙着谋求自己的出路了……玉秀一甩头,自己这种升斗小民,还是快点回家种地吧。

    今日拿了两千两现银,还拿了首饰和衣裳,嗯,自己得想想,那些银子怎么处置。

    玉秀脑中盘算着,刚走了几步,一个丫鬟在身后叫道,“颜小娘子,请留步。”

    玉秀转身,看到正是二夫人身边的丫鬟之一。

    二夫人不是来找周世子,是来找自己的?

    玉秀有些讶异,自己有什么可让她图谋的?“这位姐姐,您叫我有什么事啊?”

    “我们二夫人要见你,你跟我来吧。”那丫鬟抬了抬下巴,有些倨傲地吩咐道。

    二夫人正站在荷花池另一头的假山旁,看到玉秀过来,那张我见犹怜的小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可惜,就像刘王妃惯常带着端庄祥和的微笑,这位二夫人,惯常应该是娇媚笑意,所以,不自觉的,她的笑意中,就露出了一丝媚态。

    “颜家小娘子,听说王妃要安排你们回家了?”

    “是啊,王妃说,明天就送我们走呢,还给我们安排马车,还送我们很多东西呢,我这辈子都没听过那么多银子。”玉秀说起回家,眉开眼笑,还不忘跟二夫人炫耀一下今日得的东西。

    “今日王爷回来了,你有没有告诉王爷,你揭榜的事啊。”

    “说啦,王妃也在,我说了,王爷也没怪罪我们。”

    二夫人微不可见地蹙眉,暗示地说道,“王爷对大公子的病很着紧,你要是有什么知道的,跟王爷说说。王爷赏人,可比王妃更大方呢。”

    “我不会看病啊,大公子病得很可怜,可我真的不会看病。”玉秀一副懊恼的语气。

    对这种不可雕的朽木,二夫人只好直说了,“你不是揭榜前做梦,梦到有神仙告诉你,大公子的病不寻常?”

    原来丁三爷能稳居管事,靠的是二夫人啊。

    玉秀摇摇头,“没有,别人说做梦是瞎说的,让我不要瞎说。”

    “怎么能是瞎说呢?”二夫人急了,“那是神仙指引啊,你应该将这些告诉王爷才是。”

    “不行,王爷看着好凶,我不敢说。”玉秀一副你肯定骗我的神情,“王爷也没送我东西,谁送我东西我才告诉谁……”

    乡下孩子,还是得哄着,二夫人吸了口气,从左边袖子里拿了只荷包出来,又从荷包里倒出两粒珍珠,“好孩子,你看这珠子好看不?”

    玉秀瞄了一眼,粉色珍珠,自己小指头尖那么大,两粒刚好可以给淑儿打一对耳环,“这珠子好奇怪哦,这颜色是染的吗?”

    “这可是好东西,颜小娘子,这两粒珍珠,就得五六百两银子呢。”二夫人带的丫鬟,在边上说。

    “我不信,夫人给我的珠花上,也有珍珠。那个纪夫人说,那珠花不贵。”玉秀振振有词地反驳。

    二夫人想了想,又从右边袖子里掏出只荷包,倒出来,居然是一小锭金子,“颜小娘子,你看,这是金子,比银子贵重吧?”

    玉秀很想翻个白眼,这金子还没那两粒珍珠值钱吧?算了,有总比没有好,“这真是金子啊?”她伸手,小心地摸了摸。

    二夫人将珍珠和金子装一个荷包里,递给她,“你做梦的那些事,详细说说,这些,都是你的了。”

    “我只要说做梦梦到了什么,这些,就都是我的了?”

    “那自然,我还能骗你吗?”二夫人有些不耐烦,贪财又愚笨,白生了一张好看的脸。

    玉秀生怕二夫人反悔,左右看看,李承允的房门外,又站了几个丫鬟。

    她手一伸一缩,一把抓过二夫人托在手中的荷包,还没等她回过神,荷包已经塞进她自己右边袖袋里,“谢谢夫人赏赐,那我仔细告诉您哦……”

    玉秀一字一句说得详细。

    云水楼教过如何察言观色,玉秀前世那十几年内宅生活,混成精了,自然知道内宅妇人们最喜欢听什么。

    她声音悦耳,口齿清楚,梦中场景描述地跌宕起伏,说两句还夹杂着乡野神灵保佑的传说,简直跟说书的一样

    二夫人和她的丫鬟站在那听得不住抽气,唬得一愣一愣的。

    她直说了快一盏茶的功夫,才呼出一口气,“夫人,我梦到的就是这些啦,那我走了。”

    二夫人想着神佛之事,没空理会,听她说走了,摆摆手示意她退下,不对,自己可不是来听她说书的,“颜小娘子,你回来。”

    “二夫人,我都告诉您了。”玉秀声音略提高了些,一边用左手捂住了右手的袖袋,生怕被人抢走的样子,好像二夫人再走近她就要尖声呼救了。

    松风院里,上上下下全是王妃安排的人。

    二夫人看着,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又不敢再走近,柔声问道,“颜小娘子,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你梦到的告诉王爷啊?”

    玉秀一脸奇怪的样子,“我才不会去骗王爷呢!王爷是大官,能砍别人脑袋的。”

    骗?

    骗!

    合着刚才那些话,她是说来骗自己的?这是在耍自己吗?二夫人怒不可遏,一手叉腰,一手就要指着玉秀的鼻子教训。

    “夫人,周世子回来了!”她的丫鬟远远的,看到院门那边,周明摇着折扇走进来,连忙提醒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