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章 出个主意

    二夫人指向玉秀的手还未放下,玉秀已经尖叫了一声,捂着袖袋往后退。

    这叫声还挺凄厉的。

    刚进院门的周明、还有守在李承允门外的丫鬟婆子们,听到了这边的声响,都往这边看过来。

    玉秀没等二夫人有所应对,已经自顾自一转身,穿花拂柳,翩然远去。

    二夫人和她的丫鬟,目瞪口呆地看着她远去,半天没回过神来。在这靖王府里,她们还从没被人坑过呢。

    周明回到厢房,洛平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将假山那一幕从头到尾细说了一遍。

    “颜小娘子拿了二夫人的珍珠和金子后,说了那段评书,就走了。”洛平最后总结了一句,直接将玉秀说的那段话,归结为话本评书。

    那评书说得还真不错。

    周明有些傻眼,他虽然不是商人,也知赚钱不易,可这靖王府的钱,原来是这么好赚的?

    想到昨日自己还许诺答应她三件事,周明本就不悦的心情,更觉得有些郁闷。

    想他也算精明,怎么昨日刚见一面,几句话的功夫,自己就应承出去三件事?

    她的猜测倒是没错,今日他带来的太医为李承允看诊,在房间的香炉里,果然找到了曼陀罗粉的痕迹。

    自己不能在明州府久留,他去见靖王,暗示李承允之病有蹊跷,没想到靖王不知是未听懂暗示,还是毫不在意,竟然毫无反应。他又提出将李承允带到京城去治病,却被一口回绝了。

    想到自己的受挫,再想到颜玉秀那雀跃的样子,他就更觉得心中憋闷了。

    “你去将她请过来。”他拿折扇敲了敲轩窗,索性让洛平将她找过来。

    洛平应了一声,看世子爷心情有些不好,不敢怠慢,快步出去。

    “世子爷,颜小娘子来了。”洛平很快就将玉秀给带过来了。

    周明转身,看颜玉秀那浑身上下都难以遮掩的喜气,聪明是聪明,眼皮子太浅了,这点银子,就能高兴成这样?

    他心中下了个判语,挥手让洛平退下。

    玉秀一进门,就看到周明的脸色有些郁郁,而且那眼神,看着自己时竟然还有点失望和恼怒?

    玉秀想了想,应该不是自己招惹的,那就是他在靖王那受气了?她很有眼色地走到门边的角落里,行礼之后,一声不吭地找个角落站着,只当自己是个木头人,不想开口被迁怒。

    “颜玉秀,听说你今日拿了不少银子啊?”

    难道自己坑了二夫人,让他不悦?

    玉秀不知自己何处让他不快了,“托世子爷的福,民女……”

    “这可不是托我的福,是托了我表哥的福。”周明打断她的话。

    玉秀被噎了一下。

    好吧,要是李承允不病,自己就不会来靖王府,那也不会有今日的金银珠宝,这么一想,的确是托了李承允的福。

    “世子爷提点的是,民女回家后,一定烧香拜佛,求神佛保佑大公子早日康复。”

    “神佛?哼!”周明听到神佛就想到洛平说她忽悠二夫人的话,刚想再嘲讽两句,话到嘴边,又忽然变了,“求神佛的事不用你,你若真有心,不如想想如何让他康复?”

    “民女又不懂医……”

    “王爷不答应让他进京治病,你有什么主意?”

    靖王爷不答应让李承允进京治病?

    玉秀眨眨眼,周明问主意问到自己这儿了?

    “昨日你告诉我表哥的病因,我答应帮你做三件事。不如今日,我们再交换一下,我告诉你颜庆洪的消息,你帮我想个主意?”

    “世子爷不是有主意了?带大公子去京城,很好啊。”周明这招釜底抽薪,将李承允带走,的确是保他命的好主意。

    玉秀毫不吝啬地先夸了一句,周明闷哼一声,斜眼看了她一眼。

    这主意是很好,问题是靖王不答应,这就是白搭。

    “靖王爷不答应,您可以让大公子还是留在明州府境内嘛,选点可靠的人伺候,不就好啦。”

    这主意的确可行,可是,选可靠的人,这人该怎么选?靖王府的下人,只怕不是刘氏的人,就是二夫人的人了吧。

    “大公子母亲陪嫁来的人,应该可靠的。”

    那些人,这么多年,死的死,卖的卖,变节的变节,一时之间如何筛选?

    玉秀看周明还是不说话,为了消息,只好绞尽脑汁又想了想,“再帮大公子请个有名的先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有先生照顾,大公子又能学到学问,又能有人护着。”

    周明啪一下合上折扇,总算露出一丝喜色,“恩,这法子还不错。”

    终于满意了,玉秀呼出一口气,“世子爷,那东屏村的消息……”

    “哦,还没收到,若收到了我再告诉你。”周明轻飘飘地说了一句,终于看到沉稳的颜玉秀,先是愕然,然后,就是气愤。

    “好了,你先退下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玉秀心里默念了几遍,“是,民女告退了。世子爷堂堂丈夫,应该不会骗我,一定会告诉我消息吧?”

    她满含希冀,睁大双眼看着周明。最好,这人看在自己是个孩子的份上,良心发现一下吧。

    对上她那浅笑的脸,周明不知为何,心中忽然一跳,耳朵有点发红。

    刚才只是觉得不甘心,想着这满府的人,再加上自己,好像都被她玩弄鼓掌之中。

    他想捉弄玉秀一下,看看她沉稳之外的面貌,最好,能看到她气急败坏的样子。

    可是,被她这么看着,尤其是那责备又无奈的眼神,好像一个大人看透了顽童的想法,然后,就包容地配合着。

    明明还只是梳着丫髻、没长大的小丫头,被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他居然觉得有点脸红心跳?

    不知怎么的,他感觉自己被戏弄了。

    他咳了一声,“好了,不逗你了……”

    这话出口,他又咳了一声,自己何时这么闲,靠逗弄小丫头打发时间了?

    “东屏村的消息,等会你去问洛平吧,我让他告诉你,你先下去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