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章 自找麻烦

    玉秀看周明说着说着,忽然变成一副羞涩样了,只觉得浑身冒鸡皮疙瘩。

    前世的陈大人,深不可测不苟言笑,寥寥两次见面,都是成竹在胸的样子,自己在他面前,都是小心应对不敢轻视。

    现在,周明竟然会玩笑、会耍赖、会问自己讨主意?

    她只觉得前世那个陈大人,宛如水中的泡泡,一个打转儿,破了……

    周明看她还在扑闪着眼睛,打量自己,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本世子还有事,你还不退下?”

    他身为成王世子,自小被寄予厚望,庭教甚严,一言一行都谨慎小心,就连平素和好友玩笑也有限。加上军中规矩讲究军令如山,像刚才那样撒气的举动、近似耍赖的话,他觉得自己真是鬼附身了。

    玉秀看他脸一板,有些恼怒,连忙收回目光,恭敬又惊吓地说,“是,民女告退。”

    周明看她垂下眼帘的样子好像有点委屈,张了张嘴,想安慰又不知说什么。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哄小丫头啊。算了,反正她也不像个孩子。

    “东屏村的消息,洛平都知道。”他安慰了一句。

    “是,谢谢世子爷,民女告退了。”玉秀看他有几分内疚的样子,心中一转,打蛇随棍上,委屈的神色又多了两分。

    周明看原本沉稳的人,露出孩子气的委屈,还带点控诉,心中叹气。自己真是魔障了,她再不像孩子,到底也才十岁,还只是个小丫头而已。

    “那个,刚才只是玩笑,”他觉得脸有点发热,这话迹近于道歉,“放心,真的知道些东屏村的消息,没骗你。”

    “民女知道,谢谢世子爷。”玉秀又眨了眨眼睛,看他内疚之色更浓,才哀求般说道,“民女只是想到昨日世子爷允诺,要帮我们兄妹做三件事。可是,民女想今日就说这三件事……”

    “你是怕我赖账?”周明有点恼火,自己刚才逗了她一下,她就怕自己赖账了?他看重信诺,也最是一诺千金,容不得别人在这点上质疑自己。

    “不是,民女是想着回家后,离明州离京城都远,就算想到了做什么,也没法告诉世子爷啊,再说贵人多忘事……”

    玉秀原打算放长线钓大鱼,刚才被周明一戏弄,惊觉自己傻了。

    周明守信的名声不假,可万一他觉得自己只是孩子,他是随口哄孩子呢?

    他的守信要是只对大人,那再被赖账,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所以,她宁可吃亏些,眼前找三件事让他办。

    周明原本听她解释,还觉有理,听到最后一句话,又怒了,“我……你……你还是怕我骗你啊?刚才只是我一时……一时……反正我答应的就会做到!”

    士可杀不可辱,眼看就一点玩笑,自己竟然被质疑人品,他只觉必须澄清。

    “民女明白,只是……”

    “没有只是,你今日可以说一件事让我办。其他两件事,最快也得等明年说!”周明断然下结论,“你不信我,我偏要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守信之人。”

    周明平日再稳重,如今到底也才十六岁,还有少年意气,他性子里本也有几分执拗,这一拗上劲,压根不听玉秀说什么了。

    玉秀再次傻眼,这……这是小孩撒野吗?

    她要提前兑现,对周明也有好处的,他竟然不答应?

    “可是……可是民女兄妹万一见不到世子……”玉秀还想再劝,这也是实话,成王世子啊,她们几个乡下孩子,能轻易见到?

    “你到京城……”

    “要路费!”

    周明想说怎么找到自己,被玉秀直接打断了!

    他闷哼一声,几乎是咬牙道,“洛平,进来!”

    洛平站在门口,屋里的话都听见,他觉得自家爷真是傻了,昨天答应办三件事是傻,今天竟然不肯一起办,更傻!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他想劝说,可对上世子那有点气急败坏的脸色,他怕做炮灰啊……

    “洛平,明年开始,每年六月,你自己,或者派人去东屏村,去找他们,不,”周明指着颜玉秀,“找她,问她要做什么事。”

    “世子爷,其实今日一起……”洛平想说其实今日一起兑现了挺好,可他家爷根本不听。

    “你听到没?”

    “是,小的听到了,明白了。”洛平一个字不敢多说了。

    周明得意地看向玉秀,“听到没?我就让你看看,我能不能信守承诺!”

    玉秀愕然,这人不是有病吧?既然有人自己要找麻烦,她又得好处,自然没有往外推的理,“是,民女拭目以待!”

    她略带一分挑衅,好像说我看你能撑多久。

    周明又哼了一声,乡下毛丫头,竟敢质疑自己的品行,他就让她看看什么叫君子一诺。

    “好了,没事了,你们下去吧。”

    洛平带着玉秀往外走。

    “等等,你要做的事不许违背律法民俗,否则,为了不违诺,我只好杀了你,再赔你一条命罢了。”

    玉秀无语地转头,“世子爷放心,民女惜命着呢。”

    待两人走出去,周明端起桌上的盖碗,喝了几口。

    微凉的茶水,让他热血上头的脑袋清醒了。

    等等,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他摇晃了一下头,完全清醒了。

    “世子爷,小的按您吩咐的,将东屏村的消息,告诉颜家娘子了。”洛平回来交差,他连小娘子都不叫了,实在叫不出口啊。

    要是让世子爷知道,自己不仅说了颜庆洪的消息,还把自己知道的有关建昌县的政事都说了,世子爷会不会说自己泄露军情然后打板子啊?

    那个颜玉秀,看着单纯,可套话比刑讯还有用,难道自己也犯傻了?

    为了自己的屁股着想,他还是瞒下别说了。

    周明唔了一声,点头表示知道了,脸上一片平静。

    为了保持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哪怕他现在觉得自己刚才蠢透了,他还是撑住了,摆出成竹在胸的样子。

    玉秀不知道周明主仆俩的懊恼,只觉今日运气真是好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