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章 街头惊马

    第二天一早,玉秀收拾了东西,换上自己的衣裳,先到李承允房外磕头告辞。

    李承允正好醒着,听说她要走,还小仙女长小仙女短的舍不得。

    玉秀听他说话,比起初见之时,口齿清晰,精神也不错,看来这两日歇得很好。

    “这几日蒙大公子照顾,民女今日特来辞行。”

    “我没照顾你,我自己都要人照顾呢。你还会再来看我吗?”李承允的声音有点弱,有点期盼。

    玉秀听到他那可怜兮兮的语调,下意识抬头,没看到他的眼神,只看到还有些苍白的脸色,还有抓住被子的那双瘦骨嶙嶙的手,想着他今后还会在刘氏母子手底下生活,想起前世的自己,一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大公子得神佛庇佑,又有亲人关切,周世子对您的病也很上心,大公子一定会康复的。”这几句话她说得真心实意,还特意提到了周世子,只希望大公子能分清亲疏好坏吧。

    她这话说了后,好一会儿,才听到李承允的声音,“嗯,我知道,谢谢你!”

    玉秀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不敢再多耽搁,转身离开了。

    她说出那几句话后,心里也后悔自己有些孟浪了,万一被人拿住话柄,她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李承允看着玉秀转身有些仓皇地离开,嘴唇张了张,到底没再叫不许小仙女走了。

    几个伺候的丫鬟一直盯着,看他没再闹,都松了口气。王妃宠大公子,从来不违拗,但是昨天这位颜家小娘子一下拿了那么多银子,只怕王妃是看到她就肉痛,怎么也不会留人的。

    大公子要是闹起来,就苦了她们这些伺候的人。王妃为了哄大公子不生气,对她们罚起来可从来不手软。

    玉秀接着想去周明那边辞行,听说他一早出门了,不由有点心急。昨天本想让周明帮自己先办件事的,后来被周明的话一惊,忘了说了。这要碰不到,可如何是好?难道得等明年?

    她看周明的小厮也不在,问带路的丫鬟,“这位姐姐,周世子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这两天蒙他提点,不磕个头总觉得心里不安。”

    “周世子不是王府的人,我们哪会知道啊。回头我帮你说一声吧。”那丫鬟一口应承了帮她传话,玉秀没法让她真的说什么,心里再着急,也没理由赖着了。

    那丫鬟又带她到王府正院去,靖王爷又离府了,刘王妃倒是受了她几个头,撑着笑脸跟她说了几句话,然后,送瘟神一样赶紧将她送出府。

    一见到颜玉秀,她就想到今日要送出去的白花花的银子和衣裳,实在不想再多做样子了,连惯例的送别赏钱都省了。

    田嬷嬷叫许管事带人送玉秀到客栈。

    许管事为了让王妃的善举不埋没,找了量马车让玉秀坐着,马车后跟着七八个小厮,或抱或提,拿了几大包袱东西,什么吃食点心、衣裳料子,就差一路敲锣打鼓地走路了。

    玉秀坐在小马车上,听着路边的动静,暗暗皱眉,却无可奈何。

    快到客栈时,碰到了纪夫人打发来的人,说侯夫人赠送的东西已经先送到客栈了。

    这人说话的声音也不小,又站在马车前说的。玉秀想了想,索性抓乱发髻遮了小半张脸,才低着头掀帘出来,磕磕绊绊地说话道谢。

    周围的路人只看到一个胆小的小丫头,穿着粗布衣裳,连话都说不清,不由感慨这乡下丫头真是前世修来的好命,能得王妃和侯夫人赏赐。

    好不容易到了客栈门口,远远的,玉秀看到哥哥站在客栈大门处。

    玉栋担心玉秀,加上一早竟然有不少人送赏赐给他们,看着都是好东西。

    他不知道为何有这些赏赐,有点吃不准能不能收,又没人可问。所以,他嘱咐玉淑和玉梁在房间里,守着那堆看着挺值钱的东西,自己跑到客栈门口等着玉秀回来,想跟大妹妹商量一下。

    玉秀本来不想兄妹几个在人前多露面,可看哥哥站在客栈门口,着急地左右张望,她生怕是哥哥三个出什么事,马车一停,也顾不得自己原本的想法,她连忙爬下马车,往哥哥那边走去。

    因为错估了自己如今的个头,下马车时还差点一脚踩空。

    玉栋看到玉秀在客栈对面下了马车,远远打量,看她没伤没痛,应该都好,放心了。他咧开嘴笑出一口白牙,一大步跨出客栈大门。

    正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大喊,“快闪开,马惊啦!马惊啦!”

    玉秀这时刚下了马车,离客栈大门还有点路,听到喊声,往声音传来的右边看去。

    只见那边的大街上,行人如被刀切一般,迅速地往左右两边分开,有跑得慢的,被人踩了,或者摆摊的货郎被人撞了货担。

    一时间,大街上人仰马翻,混乱不堪。

    玉秀想快点跑进客栈躲避,可身后靖王府那些送赏赐的人,一听有惊马冲过来了,一窝蜂往客栈大门里涌。

    她到底只是个孩子,一下被后面这七八个人一撞,身形不稳,脚步不由踉跄着,眼看是要摔倒。

    这要倒在地上,非被人活活踩死不可。

    玉秀心里明白,只是稳不住自己。

    玉栋看玉秀要摔倒,没想着要躲避惊马的事,使劲用力往外挤,平时要走上十来步的路,他愣是三步就走到了玉秀身前,一把抓住了妹妹的胳膊。

    此时,马蹄声传来。

    玉秀和玉栋转头,只看到一匹黑色高头大马,正往他们兄妹这边快速跑来。那马鬃毛飞扬,嘶叫几声,缰绳在它脖子两边晃动。

    马蹄过处,惊呼声,惨叫声不断。

    马蹄翻飞,掉在地上的东西,或被踩烂,或被踢飞。

    而那马奔过来的方向,正是玉秀兄妹俩所站的地方。

    玉秀再有急智,这时只觉得脑子僵住了,唯一想到的,就是要将玉栋往自己身后推,免得被马给踩到,压根就忘了要跑开。

    周围的人看那马越跑越近,有人惊呼快快躲开,有些胆小的闭上了眼睛。

    这两个孩子,要是被马踩实了,非死不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