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章 做人大义

    周明听了玉栋的话,叫了一声好,“你这话说得好,有侠义之风!”

    玉栋傻笑了两声,他可不懂什么叫侠义。

    “哥哥,那以后你帮人的时候,也得顾着自个儿,最好,最好做事前,跟我商量一下。”玉秀嗫嚅着叮嘱道。

    “嗯嗯,我知道,这不是没来得及吗,要来得及我肯定跟你商量的。”玉栋连忙点头答应。

    “两位恩公,请受在下一拜!”客栈里,忽然走进来一个少年,对着周明和玉栋,就下跪行礼,“救命之恩,登州谢惠灵没齿难忘。”

    几人的话被打断了,转头看到,刚才那差点被马踩死的少年,换了一身衣衫,恭敬地在他们桌前磕头。

    玉栋吓了一跳,他还从来没被人跪过,一时手足无措,指着周明说,“那个,不要谢我,要谢谢周世子,他把马打死了,不然……不然我也得没命。”

    周明一听登州谢惠灵,示意让洛安扶起那少年,“举手之劳,谢公子客气了。你是登州人?登州谢家……”

    “谢家族长正是家父。”谢惠灵朗声介绍道。

    登州谢家,是本朝的大族。谢家诗书传家,族规极严,家风极好,从前朝到本朝,出了不知道多少进士了。

    可以说,本朝天下清贵第一家,非谢家莫属。

    “原来是谢家公子。”周明打量了谢惠灵一眼,露出赞赏之色,又攀谈了几句。

    看谢惠灵年纪应该和玉栋差不多大,刚才生死关头转了一圈,此时依然镇定沉稳,言辞得当,这份自制就难得了。

    玉秀听到谢惠灵时,心中又诧异了一下。不过,有了前日见周明的经验,面上她丝毫没有露出异样。

    周明和谢惠灵攀谈之际,她又仔细看了看这人,谢惠灵,今年应该是十二岁,他很快就会是唐赫章的关门弟子,然后,五年后会连中三元,天下闻名。

    最厉害的,是他以后将会是帝师,与周明一文一武,成为朝中两大权臣,中流砥柱。

    前世,谢惠灵和周明的关系就很好,他对成王周明的尊重,天下皆知。看来就是因为今日的救命之恩啦!

    玉秀本有心让哥哥也和谢惠灵结识一下,后来一想,自己还真是钻营得太厉害了。这种身份的人,和自己兄妹四个八竿子打不着,结识不结识,又有什么用处。

    谢惠灵答了周明几句话后,却又转头对玉栋作揖,“颜家郎君,今日多谢你了。”

    他看看颜玉栋的穿衣打扮,知道玉栋显然不是什么权贵子弟,所以,只热情地问玉栋家住哪里,今年多大了。

    玉栋答了自己今年十二岁后,谢惠灵高兴地说,“我今年也是十二岁,我是九月生的。”

    “我是三月。”玉栋很实诚地报了。

    “救命之恩,我就不外道地叫您一声颜大哥吧。”一样是十二岁,显然,谢惠灵人情练达,跟人套起近乎来,段数非玉栋可比,“颜大哥,我回头到您家拜访……”

    “不要,不要,你可别来!”玉栋双手乱摇,“那个,真不是我救你命的,是他,是他们!”

    “周世子是我救命恩人,您也是。既然颜大哥不想小弟上门打扰,那这样吧,”他拿了一块玉牌出来,“将来大哥若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就拿着玉牌到登州,找到谢家就行。”

    玉栋刚想推辞,他却又说道,“若是用不着,这玉牌就留给大哥做个念想,也算我们今日相识一场。你要是不拿,就是看不起我这块牌子了。”

    玉栋犹豫地转头看玉秀,他说不过人家,只能希望近来越来越口齿伶俐的大妹妹,能帮自己推辞掉。

    玉秀却是一笑,推了推玉栋,“哥哥,人家诚心给的,你就拿着呗。”

    她又对谢惠灵笑着说,“我哥哥说的也是实话,谢公子不要客气。今天最该谢的,真是世子爷呢。要不是世子爷及时出手,今日真是不堪设想了。”

    玉栋被玉秀推了几下,只好忸怩地上前拿过玉牌。

    谢惠灵打量了一下一眼,掩住了眼中的惊奇。这哥哥看着最多也是粗通文墨,怎么这妹妹开口却是如此斯文?

    一时半会儿也想不通这其中玄机,他又是有事在身的,所以,再三道谢后,告辞离去了。

    周明看玉秀老实不客气地从玉栋手里拿过玉牌,打量了几眼后,就想塞进袖袋中,有点好笑,“那玉质不错。”

    “世子爷也说好啊,那看来是真好。民女看不出来呢。”玉秀听了周明揶揄的话,老实不客气地又拿帕子将那玉牌一包,再塞进袖袋中。

    周明本来是嘲笑玉秀的,被她这一番动作,刚才那句嘲笑,倒像是提点了。

    一时之间,他有点哭笑不得,只能咳了一声。

    周明到客栈来,是因为刘氏派了丁三护送玉秀兄妹四个回乡,他想找丁三交代几句,没想到居然碰上这么一出。

    他一直好奇颜玉秀拿下沉稳的面具后会是什么样,可看到刚才玉秀哭的那样,忽然有点羡慕他们的兄妹之情了。

    原来,颜玉秀沉稳的面具,只会在家人遇险时拿下啊。

    玉栋看看没事了,拉了拉玉秀,急着要到边上说话。

    刚好丁三这时跑到大堂里来见周明,周明看大堂里人多口杂,叫了丁三找了个雅间说话去。

    玉栋将一早上收到三四家的赏赐的事说了,玉秀笑着说,“哥哥,那些都是赏给我们的,拿着就是了。”

    “秀秀,无功不受禄,我们不能乱拿人家的东西。”玉栋板起脸,教训了一句。

    玉秀吐吐舌头,哥哥平时很宠自己三个,可遇上这种他觉得事关原则大义的事,从来不马虎。

    她想了想,压低声音附到玉栋耳边说道,“哥哥,是这样的,我到靖王府后,那靖王府的大公子居然好一点了。王妃觉得我们是福星,就送礼感谢我们。而且,还说给我们送礼后,别的名医看到了,肯定会争相来帮大公子看病。”

    “所以,我们要是不收,王妃她们要是怪罪起来,我们就惨了。”最后,她吓唬了一句。

    玉栋听到说是这样的原因,好像有点道理,点点头说,“哦,那就收下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