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章 江湖一诺

    大家一看,果然马眼睛下方有被炸到的痕迹,应该是吃痛不住,这马就疯跑了。

    这时,明州府有几个差役赶过来,看看马也死了,只有几个人有轻伤,大部分都是逃跑时摔倒被人踩的,还有一些货郎的货郎担翻了。

    武大勇不拜把子后,明显蔫了些,听到差役那边的问话,也没多余的话,直接认赔。

    反正没出人命,差役们就将受轻伤的货物受损的一一登记了。

    刚才说话的长随,此时上前与几个差役攀谈了几句。

    片刻之后,他又与武大勇耳语了几句。

    武大勇连连点头,转身让他去取一百两银子交给差役。

    那长随引着几位差役跟自己取银子,一边不住地客气,“几位大哥辛苦,这些银子劳烦您几位帮我们做主赔付,若有剩下的,就给几位大哥买酒吃吧。”

    那些差役心里一合计,这连赔带看伤,也只要个五六十两银子了,还剩下四十来两呢。

    他们立时眉开眼笑,客气地跟着那长随走了,留话让苦主们回头去府衙拿赔偿。

    反正这种事只要没闹出人命,苦主不告,官府也不会多追究。

    武大勇看着几位差役走后,跟着玉栋几人走进客栈,感慨地对玉栋说,“小兄弟,多亏你啊!你这身手厉害啊,在哪里练过啊?”

    武大勇明明一身读书人的斯文打扮,偏偏养了一脸络腮胡子,说话行事也学着一股江湖气。

    不过他语气随和爽朗,这反差不惹人讨厌,倒觉得有趣。

    玉栋更不好意思了,“我,我没练过武。我只是怕马再伤人,没想那么多。”

    他自从看到武大勇后,整个人都在兴奋着,感觉脸都在放光了。

    武大勇因为执意学武,被家人教训,现在看玉栋简直拿自己当英雄一样敬仰,只觉自己整个人都有点轻飘飘的。哪怕他再有江湖气概,可架不住他也不大,还有少年虚荣的啊。

    玉秀看哥哥那激动的样子,有点好笑。

    看到哥哥说自己没练过武时,脸上还有点遗憾。她心中一动,插嘴说,“我哥哥没练过武,他一直喜欢,只是,只是我们家没认识会武的。”

    玉栋点点头,“是啊,不过我以前跟我爹学过打拳,进山打过猎。”

    “要是哪里能学武功就好了。”玉秀又幽幽地叹息了一句。

    竟然没学过武?

    武大勇打量了玉栋几眼,看到他那有点渴望的神色。

    再一听玉秀的话,想到自己当初,也是一心想学武的,为这还没少挨打受罚,他立时觉得玉栋和自己是同道中人,直接拍胸脯说,“学武又有什么难的?咱们云昌镇就有个有名的师傅。”

    “真的?我们都没听说过呢,他收不收徒弟啊?我哥哥能去学吗?”玉秀一听这话正中下怀,连忙追着问道。

    武大勇看她双眼亮晶晶地看着自己,更是抬起下巴,得意地说,“小兄弟要真想学,唔……过了七月中,到镇上来我家找我。对了,我家就是镇头武举人家。”

    他拍了拍玉栋,“我带你去见我师父,保管他收你做徒弟。”

    一听是云昌镇武举人家,周明他们然不知道,玉栋和玉秀却都是知道这家的。

    武举人武慕文,是云昌镇有名的人家。

    他中举之后进京考过一次进士,落第了,回乡后再未考过,只在家中经营,多年下来,积累了不少财富,还乐施好善,造福乡里,在云昌镇威望很高。

    玉秀打量了武大勇一眼,没想到,武慕文的小儿子,是这样的啊。

    玉栋却没想着武举人什么,他高兴的是,武大勇要帮自己引荐师傅!这可比给什么都高兴,只高兴地连连点头。

    玉秀看哥哥高兴,也抿嘴一笑,“多谢武公子。”

    “客气什么,咱们江湖中人,最是热心。”武大勇连连摆手,又转头看向周明,巴望着这位也有点什么难事才好。

    他那神色太明显,周明忍不住摇头一笑,“我没事。你若要谢,都谢这位颜家郎君就是了。”

    武大勇听了,有点失望,“好,那成!反正看你这样子,不缺钱也不缺师傅吧?回头有事再来找我,我江湖名号小太岁……”

    “公子,是赛太岁……”他身后的一个小厮提醒道。

    “咱们江湖中人,不拘小节,今日起改了!记着啊!”武大勇面不改色地说道。

    玉栋觉得武大勇不仅是好人,还是爽快人,江湖中人真好啊。

    玉秀却有点后悔,这武大勇的师傅,靠谱吗?

    周明对玉秀意味深长地一笑,颜玉秀,你这次打错算盘了吧?还不如让你哥跟着我呢。

    这时,刚才跟差役离开的长随在客栈外探头,脸上有些焦急。只是,看自家公子正在跟人说话,不敢上前打扰。

    武大勇一看那长随的脸色,刚才的笑就有点收住了。

    “武公子要是有事,只管去忙吧。”周明又说了一句。

    “好!我还真是有事。我跟我父亲出来会客,他要知道今天这事,回去非揍我不可。那个……我先告辞了,最好他还不知道……”

    武大勇嘟嘟囔囔地说着,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又回头对周明说了一句“青山不改细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头也不回地带人离开了。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周明和洛安愕然看着他扬长而去。

    玉栋是什么都听不见了,他只觉自己跟做梦一样,转眼功夫,自己又机会习武了?

    以前跟着爹在市集上,他看到武大勇见义勇为只是敬佩。

    后来,他在王家村看着杨花儿打自己的弟妹,在临水镇眼睁睁看着刘牙婆为难玉秀,那时他就想着:自己要是会武就好了,就能保护弟妹了。

    这念头越来越强烈,现在,眼看着学武有望,他只笑得见牙不见眼。

    玉秀推了他一把,“哥,看你高兴的。我们要回家啦,你快去让淑儿和小四收拾收拾。”

    玉栋高兴地还没回神,连连点头,脚步轻飘飘地往后院去了。

    周明看着这兄妹两人的说话和神情,只站在一边不动。

    他看着玉秀跟哄孩子一样,将她哥哥给支开了。

    玉秀看着哥哥不见人影了,转头对上周明含笑的目光,“世子爷,我有件事想要麻烦您。”

    ~~~~

    好久没吆喝了,作为敬业的作者,我得吼一下:求推荐,求收藏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