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章 第一件事

    “这是第一件事?”周明挑眉问道。

    “嗯。”

    “那你说吧。”周明走回桌边坐下,他有点好奇,不知颜玉秀第一件让自己帮忙的,会是什么事。

    洛安随侍在他边上,站到他身后。

    玉秀沉吟了一下,在脑中又思量了一遍,才缓缓说道,“是这样的,您也知道,我们兄妹现在有两千两银子……”

    周明有些好笑地唔了一声,示意她继续说。她这笔银两,他当然知道了。

    这两千两银子,刘氏贡献了一千两,诚毅侯夫人给了五百两,其他几个府的夫人给了五百两。

    玉秀看到他有些戏谑的眼神,知道他是取笑自己这笔横财,她也不管他的神情,只慢慢说道,“这两千两银子,我们现在带着不方便,所以,想麻烦您安排人出面,帮我们买些田地。”

    买田地?周明皱眉。

    他允文允武,可对这经商之事不精通,再说他一向视金钱如粪土,身边当然也没有这方面的人手。

    难道他要让父母亲帮忙荐人办这事?

    “带银子有什么为难的?你是不是怕你那堂叔抢你们银子?不如我派个人跟你过去,他要敢抢,直接打断他的腿。”周明觉得,还是这办法爽快。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哥哥要是大人,还好点。我们年纪都还小,被人知道有这么多银子,迟早要出事,您能派人防一时,还能让人跟着我们几年啊?”

    玉秀直接否定了周明的话,周明一想,也是这个道理。

    小小年纪,居然能想到这层,到底是穷人孩子早当家,唔,可能也是被欺负出的经验。

    “你要买田地,可有什么要求?”最好她想好了。

    “田地我已经想好了,听说明州府过去砚山那边,有人卖砚山的山头和山头地,那些地便宜,两千两就能全买下了,您去帮我把那边买下来吧。”

    前世,砚山这片,是江南富商沈莛花了一千八百两银子买下的。

    过了大概七八年,应该是成化二十八年,成化帝驾崩新皇即位前后,这片山里找到了玉矿,沈莛献给新皇一块美玉,得了朝廷嘉奖。

    沈莛靠着这玉矿从原本的富商,一跃成为江南首富,后来为了谋求权势,他还将这矿山一半干股送给靖王李承恩。

    有了靖王府支持,当时新皇又是幼主登基,他在江南一带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凭借权势垄断了江南不少财路。

    自己会知道这事,还是因为沈莛为了巴结自己这受宠的九夫人,每年都要送一批美玉给自己,自己留心打听,才知道他的发家史。

    自己重生了,本来没有银子就算记得这事也只有眼馋的份。现在,自己有银子,还有人可助力,不去买下来,岂不是对不起老天爷的厚爱?

    周明听说玉秀连买哪里的地都想好了,舒了口气,这要让他满天下看地,他还真办不了,不过……“你怎么知道砚山那边有人卖地?”

    “哦,来明州的路上,在一家客栈里,我听到有人说砚山那边有片地要卖,那地是前朝一家阁老家的,他们家子孙分家产。砚山那片,草木不生,山地上种不出什么东西,所以就想卖了换钱。”

    玉秀早就想过如何圆话了,“那片地有一整块的山,山脚下的地也含在里面的,您让人去帮我买下,顺便,把买下的地官府标注好,界碑也帮我们立好啊。”

    周明还有点狐疑,就她的年纪,能听懂这些?算了,管她如何知晓的,“洛安,这事你记着,让管事马上去办吧。”

    玉秀也顾不得他的疑惑,又叮嘱道,“我听说这地人家一千八百两就能卖的,您派的管事,可得还还价,不要让人漫天要价啊。”

    “这样吧,你拿一千九百两银子,要是不够我添给你算了。”周明大方地一摆手,直接敲定了。

    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玉秀心中腹诽了一句。

    她本来想着周明的人肯定没沈莛会还价,能两千两买下就行,既然周明说只要一千九百两,自己乐得省一百两银子在手。

    “世子爷,要不,我买下的山地,分您点干股?”想到前世,李承恩靠那玉矿过的日子,玉秀觉得,分给周明点干股,是个好主意。

    周明想也不想地拒绝了,“不要,要小孩子的东西,岂不是失了爷的颜面。”

    不要你将来别后悔!玉秀心里又腹诽了一句,不再提了。

    她盘算着,现在是成化二十年,到成化二十八年,到时别说哥哥,连小四都能顶点事了。

    到时,自己有银子在手,还有谢惠灵的玉牌,应该也没人敢打自己兄妹的主意吧?

    周明看这事解决了,松了口气,摆摆手走了。

    玉秀回将银子清点了,交给洛安带走,也是松了口气,转身回到玉栋他们三个所住的客房。

    屋子里,玉淑和玉梁两个,坐在屋里一步都不敢离开,直瞪瞪地看着眼前一堆东西。他们生怕眼前那些亮闪闪的衣裳布料、还有一盒盒东西,会凭空飞走。

    玉秀一进房,玉梁先跳起来,“大姐,大姐,快来看,你摸摸,摸摸这衣裳啊。”

    玉梁拖着玉秀走到一个包袱前,将包袱缝隙拉大点,露出里面包着的衣裳,伸出一根手指头,在自己袖子上擦了擦,轻轻地在那衣裳上滑过。

    “大姐,这衣裳好滑哦,跟水一样。”他只知道,水滑过手指时,那种柔柔的感觉。

    玉秀一笑,“恩,这是薄纱料子。”

    “大姐,你怎么知道?”玉梁好奇地问道。

    玉秀一愣,“哦,我在王府里,听里面的人说过。”

    不经意间,她就会露出前世知道的一些痕迹,幸好,哥哥和弟妹都相信她,要是他们知道,自己是死了再活过来的,会不会吓坏啊?自己得藏好点,不能吓到他们。

    玉淑跟在玉梁和玉秀身后,虽然没像玉梁那样惊叹,可那小心翼翼的眼神,也让玉秀心疼。

    “等回了家,姐给你们用这些料子做两身衣裳。”

    “不要,姐,这料子不牢,你看这么薄,要是到山里捡柴,一下就划破了。”玉淑摇了摇头,认真地说。

    玉梁听玉淑这么说,也跟着连连点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