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章 一路悠闲

    玉秀听了玉淑和玉梁的话,又是酸涩又是高兴,弟妹总是这么懂事,“那我们做一身,不干活的时候穿。”

    “恩,我要做大点,我现在个子长得快。”玉梁高兴地叮嘱了一句。

    玉秀摸了摸玉梁的头,提起一个包袱,往门外送去。

    院子里停着两辆马车,丁三爷带着三个人等在外面,他才回府,又被派了这差事,心里实在有点懊恼,可却不敢推辞。

    还好,他家媳妇已经生了,这让他安心了点,盘算着十来日应该能回来了。

    玉秀看到丁三爷,先将手里的包袱放车上,才走到丁三爷面前,“又要麻烦三爷了。”

    “不麻烦,不麻烦,王妃派的差事,一切应该的。”丁三爷斜了玉秀放到车上的包袱一眼,又看了玉秀一眼,皮笑肉不笑地客气了一句。

    玉秀一笑,手里摸出了一个钱袋,略略提高了声音,“三爷,您从临水镇把我们带到府城,又让我们有机会见到王妃。我们兄妹有这些赏赐,都是您提携的。这点钱,您几位路上喝酒吃茶。”

    她早就知道自己得了王妃赏赐,送自己兄妹回去的人,肯定是要给钱的。与其等路上被刁难时再给,还不如趁早给,换个笑脸也好。

    丁三爷掂了一下那钱袋,客气了不少,别看是几个孩子,还挺上道的啊。

    “对了,三爷,周世子说,等我们回到村里,他会派人过来。您说,万一他的人骑马,比我们早到家可怎么办?”玉秀又客气地求教了一句。

    提到周明,丁三心中一凛,刚才周世子是提过让他路上照顾好这兄妹四个,若是他知道自己敲竹杠……自己还真是猪油蒙了心了。

    他看玉秀还眨巴着眼,一副等自己指点的模样,连忙笑着说,“不会,你放心吧,世子爷就算要派人到你们村,肯定也得等我们回来交差了,才会派人去呢。”

    嘴里说着,心里却已经嘀咕,她到底是真请教还是趁机威胁自己?

    “哦,那就好,我刚才没想到,还一直担心呢。”玉秀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转身又回屋去提东西装车了。

    “你们两个别愣着,快点去帮忙提东西。”丁三大声使唤站着的三个。

    那三个听到玉秀的话,又有丁三爷吩咐,不敢怠慢了,连忙帮着进屋去提东西。

    这一上手,他们有点失望,怎么都是些衣裳啊?不是说王妃又赏银子又赏首饰的?再一想,也是,自家王妃赏人可不太大方。

    他们几个都是外院听声办事的粗使杂役,内院的人根本没什么机会接触,不过是听到闲言闲语说玉秀走了狗屎运,竟然被王妃厚赏了。

    所谓闲话,总是有夸张之嫌。

    现在看看满车都是几个府上的夫人送的旧衣裳,他们的心气都平了不少。

    玉栋刚才被支使着给拉车的马拿马料,才回来,手上的东西立马被人接过去了。

    玉秀看他们竟然支使哥哥干这种累活,有点恼怒,有心发作,想到这一路时间不短,硬生生忍下了这口气。

    玉栋看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那几人态度都好了,有点奇怪。不过他也不闲着,帮着将那些包袱搬到车上。

    也不过一盏茶功夫,东西都搬完了。

    丁三爷让玉秀兄妹四个坐前一辆马车,后一辆马车装东西,吆喝着上路。

    玉梁不放心,生怕没人看着后面马车上的东西,万一东西滚下车可怎么办?

    玉秀被他磨得没办法,索性拉了玉淑坐后面一辆车,顺便两人还可以将那车东西给归整一下。

    这一次坐马车,兄妹几个没有第一次坐马车的新鲜感了。

    不过,日子倒还是跟临水镇来明州这一路一样舒服,甚至更悠闲了点。

    从临水镇回明州府时,丁三爷挂念家中媳妇,又担惊受怕,一路紧赶慢赶。现在,他也不急着赶路了。

    有了纪夫人的督促,刘氏这次给的路资还是挺足的。所以,这一路上,他带着大家吃好喝好,晚上睡觉都选大客栈包个院落,要是没院落,至少也都是中等房。

    玉栋四个跟着长了不少见识。

    离开府城时,玉秀买了几本开蒙书,马车上空的时候她趁机还拉着哥哥和弟妹识字。

    玉栋有点惊讶,他们几个识字都是他爹颜庆山教的,他年纪大识字也最多,怎么好像秀秀现在识字比他多了?

    玉栋一问,玉秀就撒娇说哥哥看不起她,耍赖说自己本来就识字多。

    玉栋想想,秀秀以前也是喜欢识字,还比自己聪明,可能自己忘记的字多吧。

    这事也就混过去了。

    玉秀和玉淑两个将一车东西一一分类收好,银子玉秀都托给周明去买地了,剩下的这些里,大多都是衣裳,有新有旧,还有几块布料,值钱的就是两匣子首饰。

    其中一匣子是刘氏赏的,她到底没舍得送好的,都是些镂空银簪银镯子什么的,看着好看,

    真要拿去融了打新的,估计只够打个一两件实心首饰。

    不过,这些首饰花样好看,玉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银饰堆一起,只觉眼花缭乱。王氏在世时颜庆山也帮她买过不少首饰,那些首饰都是镇上老银铺买的,实心的,分量足,样子就一般般了。

    王氏拿着那些首饰,对玉秀和玉淑说,将来这些东西,给她们姐妹每人陪嫁两件,留两件给将来的儿媳妇,每次她说得高兴,玉秀和玉淑却是懵懂的。

    “姐,要是娘还在,肯定会喜欢这些的,这个花样好看。”玉淑靠在玉秀肩上,忽然想起王氏的首饰,都被颜庆洪给抢走了,不由担心起来,“姐,我们回去,要是堂叔,堂叔还要拿东西,怎么办?”

    她想着去年颜庆洪在王氏病床前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不由抖了抖,大夏天的甚至感觉到一丝凉意。

    “别怕,姐在呢,别怕。”玉秀感觉到她的害怕,连忙搂住她摇了摇,“没事的,姐在这儿呢。”

    她回来了,谁也别想再欺负她的家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