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章 桥上桥下

    不知不觉间,他们终于见到了云昌镇的城门。

    在镇上,玉秀拉着玉栋,将一些不实用的衣裳送到当铺去,当了几两银子。又买了些家用之物,还有纸钱锡箔等。

    玉秀盘算着,回到村里后,估计要有段日子不来镇上了,趁着这次有马车送,赶紧买了些家用之物。

    “秀秀,锄头家里有,不用买了。”玉栋看玉秀连锄头镰刀都要买两把,提醒道。

    玉秀摇摇头,“我们半年多没在家,家里的谁知道还在不在啊。反正这些东西用不上也可以放着,趁这次买了吧。”

    “恩。”玉栋觉得自己这个哥哥真是粗心,想了想,又拿了剪刀针线包,“这些家里也用得上。”

    “恩,还是哥哥想得周到,我都忘了要买剪刀了呢。”玉秀赶紧夸了一句,生怕哥哥失落。

    玉栋果然很高兴,嘿嘿一笑,“我是哥哥嘛。”说着,将锄头等几样铁器重物拎手里,领头走去。

    玉秀跟在他身后,心里想着主意。

    从周明那获知,他们兄妹四个离开东屏村后,堂叔颜庆洪就撬开她家的门锁,搬进去住了。

    他们现在回去,第一个大难题,就是怎么把颜庆洪一家赶出去。

    玉秀对颜庆洪一家的记忆不多,前世小时候的那点印象,都被磨得差不多了。

    这世的记忆里,印象最深的就是在娘的病床前,颜庆洪大义凛然地说着,要娘将家中房契地契交出来,颜家的东西不能给娘这个妇人管着,万一她不守妇道拐了颜家的东西走人怎么办。

    娘当时又气又恨,他们兄妹又年幼,才会临终时不放心,把他们送去王家村。

    其实,爹和颜庆洪,早就分家各过各的了。再说两人只是堂兄弟。

    可是,颜家在东屏村没有其他长辈族人,颜庆洪一口一声颜家,俨然把自己当成是颜家在东屏村的族长了。

    唉……哥哥还是太小了,要是哥哥已经十八,哪怕是十五岁,都可以正儿八经地让颜庆洪走开。

    他们兄妹年幼,要是颜庆洪仗着长辈身份,他们还真没什么办法,就算告到官府去,官府也只会说让颜庆洪照顾他们到成年,再将家产交还。

    有了王有财的先例,玉秀绝不会让任何外人有插手摆布他们的机会。

    玉秀心里有了几个主意,看看坐在茶寮里喝茶等候的丁三爷,到时,只要三爷帮忙就好了。这些事,她没告诉玉栋,自己能解决,不要让哥哥担心了。

    出了云昌镇,沿着官道一路向东边,就是东屏村。

    丁三爷出明州府时嘴里说不急,其实哪有不急的?他那刚出生的大胖儿子还没看够呢。所以,在镇上匆匆吃了点午饭,两辆马车就赶出镇子。

    玉栋看到熟悉的地方,在马车里待不住,自告奋勇坐到车辕上去指路。

    平时走路赶集要一个多时辰的路,坐马车好像没多久,远远的,就能看到东屏村村口的石桥的。

    “秀秀,淑儿,小四,快到家了,你们看,桥头快到了。”玉栋激动得探头到车里叫。

    东屏村是云昌镇下辖的小山村,村子位置得天独厚,东边有山,西边有水,南北靠近村子的地方都是田地。

    因为村子东边高山宛如屏障,所以得名东屏。

    西边那条山溪汇聚而成的小河,将村子和官道隔了开来。一座石桥,架在河上,一头是村中的石子路,一头是三岔路口。

    这村子和王家村的同族而居不同,是几姓杂居。

    村中只有金姓历史最久,其余的颜、白、刘三户,都是或逃难或避战祸时,从北地移居来的。

    颜家倒不是逃难也不是避战祸,玉秀记得小时候听她爹说,颜家是她家阿公几十年前,从北面迁移,路过东屏村,觉得这地方有山有水,景色雅致,交通又不错,靠近官道,消息也不会太闭塞,就在此地定居了。

    可惜,阿公定居后没多久就过世了。爹十五岁到外面闯荡,几年后回到村里,娶妻生子,安心务农。

    当初阿公分家时,没因为爹是亲生的就偏袒,家产是平分的。所以,颜家两兄弟,都算家境殷实,都有十几亩良田。

    爹生病的时候,他们家的田地陆陆续续卖掉大半。

    玉秀仔细看过田契,他们现在手里有两亩上等田,还有东边一座山头连着山头地。玉秀摸摸贴身藏着的银票,有这点田地,还有一百多两银子,他们兄妹四个有手有脚,肯定能把日子过起来。

    “大姐,大姐,我看到铁柱他们了。”玉梁探出头,一眼就看到了刘家的孩子刘铁蛋,和玉梁同年,两人最是要好。

    石桥头这片河滩,河岸边种了一排大柳树,河床和岸边都是石头,没什么泥沙,最深的地方也才能淹到玉梁的胸口。

    水又清,太阳又晒不到,东屏村的孩子们,不被家中大人带到田里干活时,就会到这片河滩边戏水消暑,玉梁也是从会走起就跟着大家到这玩了。

    大家闷水、翻石头做坝,运气好还能捉点鱼虾回家去。

    玉秀探出头,果然看到河滩边一群光屁股玩的孩子里,就有玉梁的玩伴刘铁蛋兄弟俩。

    乡下穷苦,为了节省布料,孩子养到三四岁还穿开裆裤的多得是。

    女娃们矜持,懂事又早,一般过了五岁就不肯光屁股了。男娃们贪玩,七岁不到的都当小屁孩,光着屁股玩,也没人见怪。过了七岁,就都得穿整齐了。

    玉秀看玉梁扭着屁股,坐不住的样子,拿了早装好的一袋点心,“行了,你下去玩吧。不过,该说什么,不能说什么,你可得记住啊。”

    “大姐好啰嗦,你都说了一路了,我早记住了。”玉梁嫌弃地说了一句,看玉秀举起巴掌了,像条鱼一样,溜到车辕上。

    马车稍微慢了慢,玉梁一下就跳下车,“铁蛋,虎子哥——”他站在石桥头,举着手中的油纸袋,一边挥一边叫。

    桥下的孩子们抬头,仔细看了一眼,“大家看啊,是玉梁啊,他们回来啦。”

    桥上桥下,叫成一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