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章 家中闹鬼

    玉梁欢叫着跑到河滩边,一边跑一边将鞋子给踢掉了,三下两下就跳到了河滩边那块大石头上,招呼着大家吃东西。

    玉秀和玉淑相视一笑,玉秀推了推玉淑,“淑儿,你要不也先去小菊家找她说话去?”想到等下回家,就要面对颜庆洪一家,玉秀想将弟妹都支开。

    玉淑摇摇头,“让小四玩吧,回到家里,还得收拾被褥床铺,灶头也得洗刷,那么多活,靠你和哥两个,可忙不过来。”

    玉秀看她不肯去,只好由她待着。

    这时,马车驶过石桥,走上了村里的石子路,一下颠簸起来,摇晃得人头晕。

    丁三爷怕马在石子路上不好走,索性下来牵着马走,玉秀趁机也下了马车。

    她走到丁三爷边上,笑着说,“这么大老远的路,辛苦三爷了。”

    “奉命行事,谈什么辛苦啊。何况颜小娘子也没亏待我们。要还说辛苦,不是让我们惭愧了。”在云昌镇时,玉秀又给了他几两银子。

    丁三爷这一路走下来,跟临水镇那一路感觉又不同了。

    临水镇到明州府时,玉秀表现得虽聪慧,可到底很多时候还像个孩子。

    从明州府到东屏村这一路,她不仅聪慧,话里话外有软有硬,明明应该没见过什么银子,可打赏起人来居然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这哪里像个孩子啊?

    要不是还有玉栋三个,丁三爷都会觉得自己是遇上妖精了。

    看看玉栋三个,他只能想着,世间早慧之人不少,何况玉秀也十岁了,放在大家闺秀里,这点眼力见也不算什么。

    “三爷客气,这一路多亏有您照应,不然哪能如此顺利啊。”玉秀感激地说了一句,转头打量这村子,叹息般说道,“等三爷一走,我们兄妹在这村里,又是孤苦无依了。”

    丁三爷看了她一眼,笑着说,“小娘子聪慧通透,在哪里都能过得好的。”

    “借三爷吉言了,总是没有大人撑腰,心里有点忐忑。”

    “临走时,王妃和周世子都说要我照顾好您四个,不如等下我去村长和里正家中嘱咐一声?”

    他口袋里揣着玉秀给的十两银子,这点银子,就算他是靖王府管事,也算是上等封赏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还是懂的。

    何况,刘王妃不会管,可万一周世子真派人来,也就是说几句话的事,这个好还是得卖的。想到周世子,他打量了玉秀一眼,这小娘子长得好看,将来肯定越来越好看,难怪周世子上心啊,要是将来真跟了周世子……

    “将来若有机会,小娘子可得在周世子面前帮我美言几句,若是……若是将来,我能回到何家当差也好。”

    玉秀听丁三爷这几句话,他是何王妃的陪房,这是想着李承允若死了,他还想回到何家去?再看丁三爷打量自己的眼神,挺意味深长的,她一时摸不准临行时周明到底说了什么,让丁三爷如此慎重。

    她心里思量,嘴上一刻没停,“我们村里,村长就是里正呢。三爷肯去看看,那是最好了。等下到了我家里,三爷先到家里坐一会儿。”

    丁三爷唔了一声,看看天色也还早,只好赶在天黑前回到云昌镇就行了。

    玉秀家在东屏村最北面,就在河岸边上最后一家。

    两辆马车沿着河岸一路往北进村,河岸边有不少妇人在洗衣服,看到两辆马车,都稀奇地站起来打量。

    东屏村里,金满堂家最有钱,也不过是养了两头牛,有事时用牛拉大车。

    在江南这边,只有有钱人家才养得起马,比如云昌镇,也只有武举人等两三家人家有马。马车可是稀罕又金贵的,有些人一辈子都没见过一辆。

    有眼尖的马上看到坐在马车车辕上的玉栋,还有边上走着的玉秀,“那好像是庆山家的几个孩子啊。”

    “真是,那不是他家玉秀嘛。秀秀,你们回来啦?”

    “哎,福婶好。是啊,我们回家来住啦。先回家去放东西,回头我到您家找迎弟说话哦。”玉秀大声答应着,又跟几个相熟的婶子、媳妇打招呼、说几句闲话。

    “这人到底得见世面,看人家秀秀,出门一趟,嘴比以前都甜了。”

    “何止嘴甜了,人都比以前更水灵了。”

    有年轻媳妇打趣地说着,玉秀羞涩地一笑,“不跟你们说话了,人家刚回来,就被你们取笑。”

    有一个妇人正端着一盆衣裳回家,跟玉秀走了个顶头,看到是玉秀,夸张地叫了一声,又将玉秀拉到边上,压低声音说,“秀秀,你要回家住啊?”

    “荣嫂子好,我们回家了,不住家里住哪里啊,怎么了?”

    这个荣嫂子,是东屏村出了名的多嘴长舌的,但人心眼不坏,说话不过脑,要说有什么坏心倒不至于。

    玉秀看她那神神秘秘的样子,估计她是想跟自己说颜庆洪一家住自己家里的事,就装傻地回了一句。

    “秀秀,你是不知道,你们走了后,你堂叔一家就撬开你家的锁,住到你们家里去了,说是帮你们看屋子。”

    果然是说这事啊,玉秀装出有点吃惊的样子。

    “可刚住了三个多月,就六月,他们不敢住,又搬走了。”

    这下,玉秀是真的吃惊了,周明派来的人,打听的消息不够确实啊,“荣嫂子,我堂叔他们为什么搬走啊?”

    “你堂叔那人,你也知道,嘴巴紧得很。我是从你二堂嫂那里听来的,说是住屋里闹鬼了。”荣嫂子神叨叨地说着,“先是你那傻子小叔,说晚上睡着了有人赶他走,往外推他。后来你堂叔和堂婶都看到白影子从窗外飘过。后来,他们不敢住,就搬回去了。”

    她说完,才想到自己说闹鬼的,可是玉秀她家,又描补道,“什么鬼啊,我看是你爹娘赶他们走,你们回去住,保管没事。”

    “恩,谢谢荣嫂子告诉我,我也这么想。”玉秀重重点头。

    “那啥,那你们先回去,我先回家去了,有事来家里说啊。”荣嫂子说完,把胳膊里夹着的放衣裳的木盆往上耸了耸,刚好一阵风吹动车帘子,她趁机看了马车里的东西一眼,急忙忙回家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