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章 几家无眠

    颜庆洪吧嗒吧嗒抽了两口烟,对陈氏说,“吃好饭,你去福清家去一趟,找他家媳妇说说话去,旁敲侧击打听打听。”

    “让巧娘去吧?我跟他家,没搭过话。”陈氏犹豫一下,推韩巧娘去。

    福清媳妇看到她总没个好声气,她想着自己可是颜秀才的亲娘,何必去看里正媳妇的脸色?

    颜庆洪哼了一声,“她知道听什么?你去!记着,就是打听,不要让人觉得你心急火燎的。我们是玉栋他们的长辈,关心孩子在外面遇到啥事了。”

    陈氏不敢不听颜庆洪的安排,吃好饭,拿着要纳的鞋底出门了。

    东屏村里的人,农闲饭后都会聚集到几个地方闲聊,村南住的基本都到河边去坐坐,村北几户人家的姑娘媳妇,则都会到滴水潭边说闲话。

    陈氏路过滴水潭,刚好看到红婶也在,她也趁机坐边上。

    荣嫂,就是刘荣根媳妇,这时正绘声绘色地说白天的事,“那两辆马车,车里看着就宽敞,还有那马,一看就是有钱人家才有的啊。”

    她看到陈氏坐下来,问道,“陈嫂子,秀秀他们的点心,好吃吧?”

    “啊?什么点心?”

    “噢,可能秀秀他们还没理好东西,没来得及到你家吧。”荣嫂意味深长地噢了一声,上上下下扫了陈氏一眼,“玉梁拿给我家铁蛋吃过了,听说是府城靖王府的点心,那样子,啧啧,到底是王府的东西。”

    “我家铁蛋孝顺,一定要带一块回来给我和他爹。我们怎么能吃孩子东西呢,我就看了一眼……”

    “荣嫂,你会不吃啊?”不知谁叫了一声,“晚上我听你家铁蛋哭,说娘把他藏的点心给吃没了。”

    “孩子的孝心嘛,我就咬了一口,一小口,其他的让虎子吃了。”荣嫂一点没有被揭穿的尴尬,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继续说,“那点心,我跟你们说,以前我吃过镇上武举人家的点心,他们老太太过寿,不是分过一次?那滋味,本来我以为那就是一等一的好吃了,可和王府的点心一比,还是没法比。”

    荣嫂砸吧了几下嘴,好像还在回味一样,“那样子也好看,就这么大一块点心,”她拿拇指和食指比了个圈,“就这么点大的点心上,正面印了桃花,背面也有字,我家虎子说,那印的就是靖王府三个字,还有房子一样的花样呢。”

    其实,她儿子刘虎子,只认识一个王字,这个荣嫂当然不会说。

    “这么小能印花?”有人不信。

    “这倒是真的,我家小子也回来,我看过一眼,真是精细,跟镇上卖的点心都不一样。”有人马上出声证明了。

    陈氏心急,这些人怎么光围着点心说话啊。

    她有心想问问福清媳妇,又怕显得自己太心急,这旁敲侧击,该怎么个击法啊?

    “里正家的,听说王府的大管事,特地找你家福清说话了?”终于,有人八卦之心熊熊燃起,比陈氏还按捺不住。

    陈氏停下了纳鞋底的手,大气不敢喘地听着。

    “哦,是的,那管事说玉栋四个都是好孩子,说王府里王妃很喜欢他们。”红婶慢悠悠说了一句,扫了陈氏和刚坐下的韩巧娘一眼,“那管事还跟我家福清说,让村里多帮衬着,别看孩子小,就让他们受委屈。”

    “还是庆山有福气啊,几个孩子养得好,居然能得了王妃的眼缘。”有人想到颜庆山识文断字又能文能武,夸了一句。

    “该说玉栋几个自己有福气,也聪明。这要换个差的,到王妃面前,气都不会喘了。”也有人就事论事地谈论。

    “要我说,这是庆山夫妻两个在天有灵,保佑着孩子呢。对吧,陈嫂子?”红婶接了一句,直接问陈氏。

    陈氏听到在天有灵,想到住在颜庆山家时,从窗外飘过的白影子,就是一个激灵,“是,是,那几个都是好孩子,好孩子……”

    她简直连话都不会说了,又勉强坐了会,让韩巧娘继续坐着,自己急急忙忙赶回家去了。

    颜庆洪听陈氏说了这一堆,坐院子里想了会儿,“你明天煮四碗面,给他们送过去。孩子们刚回家,怎么也得吃碗面,面上铺个蛋。”

    “蛋?那些蛋都要留着到镇上卖钱呢。”陈氏一听心疼地叫起来。

    “妇人之见!”颜庆洪咳了一声,“让你送你就送,顺便帮孩子们把东西理理,再告诉玉栋他们,他们四个孩子住那房子不好,那房子太靠近村边了,家里有房子,让他们搬过来。”

    “听到没有?”颜庆洪看陈氏不吭声,有些火了。

    “啊?噢,噢,明天我就送四个蛋去……”陈氏算着一下要拿出四个蛋,心里那个心疼啊,后面的压根没听到。

    “我们坐长辈的,哪有看孩子们没人管的理儿。你记着,明天好好去跟玉栋几个说话,跟他们把道理说清楚,说透,要真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他们年纪小可看不住。”颜庆洪又嘱咐了一遍。

    值钱东西?

    年纪小,看不住!

    陈氏这下听清楚了,“我知道,放心吧,明天一早我就去。”

    颜庆洪唔了一声,没再说话了,盘算着玉栋四个住过来后,该怎么安排,怎么才能不让别人说闲话。颜锦程可是秀才,名声要紧,自己家里的名声很要紧。他直想得一夜没睡。

    还有没睡的,是金福清。

    红婶从滴水潭回去,将听到的闲话说了一遍。

    他躺床上,翻来覆去转了大半夜,红婶受不了了,踢了踢他,“大半夜地不睡觉,你想什么?”

    “还不是庆山那几个孩子的事嘛,我想了这一下午,总觉得心里乱的很。”

    “乱?你乱什么乱?我可跟你说,不要因为端午节的时候,颜庆洪家给家里送了条腊肉,你那心就不知道往哪里摆了,别忘了,庆山活着时可没少帮你。”

    “哎呀,好好地想跟你说话,你怎么扯腊肉上去了。”金福清被红婶给说到心事,不禁老脸一红,“再说,那腊肉就我一个人吃啦,你没吃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