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章 我要坑人

    红婶一听,急了,呼一下坐了起来,“我要知道是颜庆洪送的,白送我,我还真不一定稀罕吃。你看看他做的那些事,明摆着欺负庆山家孤儿寡母,要我说玉秀她娘……”

    “哎呦你轻点声,轻点声,大晚上的你吼什么。”金福清看红婶说着说着嗓门都起来了,连忙又说了一声。

    “说到这我就生气,你说你,我们家又不少那一条腊肉吃,你收它干嘛,没得被人背后戳脊梁骨。”

    金福清听着红婶又从头到尾骂了一通,一个字不敢吭声。

    他们家日子虽然还算不错,可也不是天天都能吃肉的,一条腊肉,诱惑可不小。

    再说,颜庆洪送自己腊肉时,他以为是因为王氏死了,颜庆洪怕他带人追究他逼嫂的事。

    这种事可大可小,庆山家里没人出头,他们又不是自己金家族里的,所谓民不告官不究,没人出头他也不会去管这事啊,这收了也就是个顺水人情。

    谁知道颜庆洪压根没把王氏的死放心上,是打算直接占了颜庆山留下的房产田地啊。

    腊肉吃进去,拉的都没影了。

    他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想到丁三爷的吩咐的话,要是玉栋他们出点难题,自己该怎么做呢?

    “你也别愁了,反正你本着公心办事,谁也挑不出你的错。”红婶骂管骂,到底是自家男人,看他发愁又帮着想。

    “恩,是这个理。还是你想得透,真是我的贤内助。”金福清听了媳妇的话,抱着媳妇就亲了一口。

    红婶脸一红,扭过身不理他了,“睡吧睡吧,明天还得起来呢。”

    “对,我明天先去庆山家一趟,看看几个孩子们有事要帮忙不。”金福清恩了一声,想着明天一早得过去看看。

    第二天一早,鸡才叫第二遍,玉秀就醒了。

    她看玉淑还睡得香甜,轻手轻脚地起身,打算先去煮点粥。

    一出院子,玉栋挑了两桶水,正走进院门。后面,蓝妞扭着屁股摇着尾巴,紧跟在他身后。

    “哥,你这么早就起来啦?”

    “恩,睡不着。你别动,两桶水一起挑省事,一点不重。”玉栋侧身避开玉秀伸过来的手,将两桶水挑进灶间,倒到大水缸里。

    玉秀伸手拉开他的褂子,看肩膀都被扁担压红了,“这水桶太大了,回头我们买一对小的去。”

    “没事,不重,一点不重。我再去挑一担,把水缸装满。”玉栋只觉得回家后,干什么都舒坦,摸了摸玉秀的头,拿起扁担又去挑了。

    “哥,我也去,我也去。顺便我就去洗脸,也好省一盆水。”玉梁从左边屋里探出头,轻声叫着,抓起挂在廊下的洗脸布,跟在玉栋身后出门,顺手还拿了一只小水桶,“蓝妞,走!”

    他们家喝的水,都是从滴水潭挑回来的。装满一水缸,两天喝的水就够了。

    玉秀嘱咐他们小心点,别贪多挑得太重。

    看两人出门了,自己拿木瓢舀了一勺到盆里,洗漱之后,就把炉灶捅开,准备烧早饭。她盘算着这两天把家里收拾好以后,得去颜庆洪手里把田拿回来,还能赶上种一季晚稻。

    她刚点上火,玉淑也从右边房里出来,过来帮忙。

    两人正商量着找红婶请教怎么腌菜,家里得腌上两缸,还有到山上背点柴禾回来,玉梁风风火火冲进来,手里提着的一桶水,撒了小半桶了。

    “大姐,他们,他们来了。”他跑得太急,一边说一边大喘气。

    “慌什么,谁来了?”玉秀接过他手里的桶,帮他顺着气问道。

    “婶……堂婶来了,我回来时,听到她正跟人说,要上我们家来。大姐,怎么办?”玉梁往正房那边看了一眼,有点着急。

    “别慌,姐在这呢。你有没有听到她说什么时候来?”

    “她跟福婶说要给我们送面吃。”玉梁看大姐不慌不忙的,好像也没什么慌张了,“大姐,她马上来了。”

    给自己兄妹四个送面吃?

    玉秀脑中一想,明白了,这是显得他们长辈慈爱,然后让人知道自己兄妹四个不知礼,回来也不先去看长辈,或者,顺便再来探探底?

    “有吃的不好啊?听到是送吃的,你慌什么?”玉秀戳了戳玉梁的额头,“婶娘不来,我们也该拿点礼物,去看看他们长辈啊。”

    “啊?”玉淑和玉梁有点傻眼,玉梁讷讷地问,“大姐,我们看他们?不是,你怎么叫起婶娘来了?”

    以前不一直都是叫堂婶的吗?

    “我们爹娘没了,堂叔和堂婶就是最亲近的长辈了,你们记着,看到他们,要叫叔父和婶娘,在外面,叫得越大声让人都听见越好,记住了不?”

    玉秀看两人点头了,又赶紧准备起来,“淑儿,你去把正房的门给栓上,拿点东西,恩,就拿那个烫金八宝食盒摆堂屋的八仙桌去。”

    “姐,什么是八宝啊?”玉淑讷讷地问,姐说的这词儿,她不明白。

    玉秀一愣,“哦,哦,就是小四最喜欢的那个盒子。对了,里面的点心,小四和你爱吃的都换掉,放上我们镇上买的那些。”

    玉淑明白了,转身赶紧去准备,玉梁在身后嘱咐“二姐,把红豆馅的也换掉,大姐爱吃。”

    “知道了,要你嘱咐啊。”玉淑转头应了一句。

    “小四,来,我们两个摘一筐杨梅。”玉秀手脚很快地拿过屋角一只破竹筐,扯了杨梅树枝叶往里面垫了厚厚一层,将筐边的破洞堵了。

    玉梁摘了一把杨梅过来,“大姐,弄这些干什么?”

    “给婶娘带去吃啊。”

    “凭什么给他们吃,他们还拿了我们家东西!”玉梁一听不干了,护着手里的杨梅,不让玉秀装筐里。

    玉秀看看外面,生怕陈氏要到了,对玉梁眨眨眼,“姐又没傻,快点,放进来。”

    玉梁看她那笑的样子,“大姐,你这是在打什么坏主意吗?”

    “去!”玉秀一巴掌拍过去,“怎么说话呢?我哪有什么坏主意!”

    玉秀懒得理这不会说话的傻弟弟了,自己忙着放东西,“我只是打算坑人而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