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章 宾主尽欢

    玉梁眨巴眨巴眼,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姐姐的意思,嘿嘿一笑,“大姐,你变坏了。”看玉秀又举起巴掌了,他一把抱住玉秀的胳膊摇了摇,“不过,我喜欢。”

    那张又长回点肉的小脸,使劲靠在玉秀胳膊上,都压得有点变形了,玉秀被他摇着,只觉心里甜滋滋的,又有点不好意思,“还不快点帮忙,别以为嘴甜就能不干活了。”

    “嘿嘿,大姐的脸红了,红了。我马上闭嘴。”玉梁看玉秀要急了,将自己的两片嘴唇一捏,马上跑着去摘杨梅。

    三人收拾布置了一番,就打算等着陈氏送面来吃。

    可是,陈氏这送面的速度实在很慢,玉梁肚子都咕咕叫了。

    玉秀索性拿了一包点心出来,三人每人吃了两块,剩下的玉秀让玉梁揣着送去给玉栋,顺便让两人别太早回来了。

    玉梁一听,就想到在王家村时,大姐也曾这么吩咐过的。

    他一蹦三尺高地凑到玉秀边上,“大姐,等会我要怎么做?”

    玉秀看他那鬼灵精怪的样子,斜了一眼,拉过来嘱咐了两句。

    玉栋拎起点心,兴高采烈地冲出家去。

    玉淑看姐姐那气定神闲的样子,好像一切都难不倒她一样,高兴地坐在小竹椅上,小口抿着点心,只觉有姐姐在,什么都不害怕了。

    就在玉秀担心那几碗面会不会糊成浆糊的时候,陈氏终于一摇三摆地走过来了。

    她看到院门大开,玉秀和玉淑姐妹俩正坐在院子里,扯开嗓门大叫,“秀秀,淑儿,快过来吃鸡蛋面!”

    玉淑正在出神,被那大嗓门叫得吓了一跳。

    玉秀紧走几步到院门口,“婶娘,您怎么来了?我们正打算等会去看您和叔父呢,没想到您倒是来了。”

    陈氏站在院门口,往院子里看了一眼,想起住在这院子里时看到的白影,后背有点发凉。要不,别进去了?想到颜庆洪交代,要她来看看东西的。

    她壮了壮胆子,又走近点。

    玉秀已经伸手接过她手中的扁篮,瞄了一眼,果然,面已经有点糊了,“婶娘还拿面给我们吃,这真是……淑儿,快点去拿碗,给婶娘把碗腾出来拿回去。”

    玉秀一扯,将篮子从陈氏手里扯过来,转身递给跟在身后的玉淑,又扶着陈氏往院子里走,“婶娘,您快坐,快坐。”

    陈氏有点傻眼,她以前送东西过来时,王氏都是客气地推辞不肯要的,那时玉秀也帮着她娘推辞的,这是在外面没吃饱?

    她本来还想站在院门那里说几句。

    颜庆山这房子就在路边,村里人去北田干活都会走过,她送了一碗鸡蛋面来,这么客气体面的事,得让大家知道才行啊。

    可是玉秀扶着她拖着她往院子里走,她总不能站在院门口拉拉扯扯吧。

    算了,她左右看看,也没人路过。这一路走过来,她逢人就说,嘴巴也有点干了。再说,大白天的,真有什么东西也不怕。

    陈氏想着,跟着玉秀到院子里。

    她眼睛毒辣,一眼就看到,玉秀姐妹俩刚才坐的,居然是新竹椅!

    真是小孩子家,不知道省钱,这竹椅一把要一百文钱呢。

    陈氏肉痛了一下,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了下来,“秀秀啊,这竹椅子新买的?这时候很贵吧,你们有银子?”

    “婶娘,我们哪有,都是昨天靖王府的管事帮我们安排的,要不然……您看这……”玉秀往院子里溜了一眼。以往院子里放着不少坛坛罐罐,现在……

    陈氏顺着玉秀的目光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院子,想起家里扑扑满的东西,有点不自在。她想说点什么,一句话脱口而出,“秀秀,你们昨天睡得好吗?”

    “好,在家里睡得香。小四还说娘在拍着他睡觉呢。”

    陈氏只觉后背一阵发凉,“那个,秀秀,”她有心想直接进堂屋去说话,可看堂屋不如外面亮堂,不敢进去,“听说,你们去王府了?王妃赏了很多好东西?”

    “王妃再好,哪有婶娘和叔父好,时刻记挂着我们。”玉秀动情地说,“爹和娘没了,以后,我们就只有叔父和婶娘了。”

    “那是,那是,我们做长辈的,不会不管你们的。那个,赏的东西……”

    “婶娘,您和叔父真的会管我们吗?”玉秀惊喜的看着陈氏。

    “那是当然。那个,东西……”

    “婶娘……”玉秀扑到陈氏膝盖上,感动地哭了。

    陈氏懵了,玉秀从来没和自己这么亲近过,这是没了娘,想找个长辈依靠?

    以前,玉栋四个看到她和颜庆洪,客气有礼,可从来不亲热。别说趴身上哭,就连拉她的手都没有过。她有些不自在地举起手,僵硬地拍了拍玉秀的背,“好,好孩子,别哭了。”

    “恩,婶娘,我不哭了。”玉秀的眼泪收发自如,一下站了起来,“婶娘,大堂哥他们还好吗?在家里吗?来,婶娘,您喝碗茶。”

    玉秀嘴里问着,端过一碗糖水茶递过去。

    这糖水茶,一般都是贵客来时才会上,也不是家家都能备着白糖。

    颜庆洪家日子不算差,但也没好到拿糖水茶放家里随便喝的地步,陈氏可很久没喝过了。

    她大口大口喝着,心里鄙夷地想,玉秀几个到底是孩子,不会过日子,“秀秀,这茶不错,还有吗?”

    “有,淑儿,快给婶娘加上!”

    陈氏又接过碗,这滋味,香甜!她抹抹嘴,“你大堂哥他们好着呢。他在镇上读书,楠儿今年初进私塾了。你大堂哥要准备到明州考试呢。我听你大堂嫂说,锦程用功着呢,书院里的先生都夸他,这次秋天一定能中举。你是不知道,这读书有多苦……”

    提到颜锦程,陈氏话就多了起来。

    陈氏一人口若悬河说了半天,玉秀总会在她要停嘴时,适时问一句,或者递上一杯放了白糖的糖水茶……

    宾主尽欢,一个时辰后,陈氏嘴巴酸了,肚子也涨了,想要上茅房了。

    玉秀为难地说,“婶娘,我家恭桶不见了……我和淑儿都是找个没人的地方……”

    玉淑听她姐睁眼说瞎话,咬着嘴唇缩回灶间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