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章 慢慢来

    陈氏听到玉秀的话,再次傻眼,一想那恭桶,好像是自己抱回家去了。

    玉秀姐妹俩不要脸,敢随便找个地方方便。她一个大人,不能随便找个地方啊,这要被人撞见,她还要不要活了?

    “那,那啥,我先回去了。那个,秀秀,那些东西……”

    “婶娘放心,淑儿把碗都洗干净了。淑儿,你快把碗拿出来……”玉秀笑眯眯地叫玉淑,看看桌上还有半碗茶,“哎呀,这茶里还有没化开的糖……”

    陈氏一看,果然,这糖也放得太多了,碗底明显还沉着厚厚一层,至少有一调羹的量吧。

    她肚子实在很胀,可是不喝,不行,自己一走,这糖水肯定是玉秀姐妹俩吃了,不能便宜她们,她咬咬牙,端起碗咕咚咕咚三大口,将那水喝下去,摸了摸嘴,“不是,不是碗……”

    玉秀看得暗笑。

    她瞄瞄陈氏那明显鼓起来的肚子,陈氏这死要便宜的性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陈氏可不信什么事后,要的都是现开销,当场拿走才放心。

    “对,还有筷子,我看看。哦,筷子在这儿。咦?这是什么东西?淑儿,你怎么不洗干净啊?这碗边上还有灰。”

    玉秀接过玉淑递回来的篮子,翻看着里面的东西,右手食指在一个碗边一抹,嗔怪地看了淑儿一眼,“这么大了,碗都洗不干净,还不站边上去!”

    她数落着玉淑,压根没看见陈氏伸出的手,拎起那篮子转身到木盆边,拿过木盆往里添水。

    陈氏犹豫片刻,这洗碗总是洗干净点好,自己回家也省力。

    “这碗怎么能让婶娘拿回去,我再洗一下。”玉秀嘀咕着,一手抓过一块抹布,一手拿起碗,哎呀一声,只见她的手一滑,一只碗就直直地往地上掉。

    陈氏尖叫一声小心,冲过来,可到底还是慢了一步,一声脆响,那碗掉到地上,一下就碎成了几大块。

    “哎呀,这……这怎么办?婶娘,我拿家里的碗给您,您……您等着……”玉秀吓坏了,没等陈氏说话,就跑回灶间去拿碗。

    过一会儿,她出来时,手里拿了一个碗,边上全是磕破的缺口,“婶娘,这是家里最好的碗了,您先拿着……我们家的碗,怎么全不见了!”

    “这破碗……”能和我那碗比吗!

    陈氏尖叫出三个字后,又硬生生止住了,不能叫,不能叫!

    她肚子里全是水,这一叫,好像更憋不住了,她一把抓起地上的扁篮,就往里放碗,“给我,我先回……”

    “碗还没洗干净……”玉秀拉住了扁篮。

    陈氏想到打破的那个新碗,为了摆面子,她可是拿了新的啊,这要再打碎一个……她想想都心疼,没自己看着,哪敢把东西留在这。

    她很想张嘴骂人,可颜庆洪的话她还是记得的,咬了咬牙,挤出一个慈祥的微笑,“没事,我拿回去洗,淑儿洗得很干净。”

    “哦,婶娘说干净就好。”玉秀终于答应了,递过那个扁篮。

    陈氏抓起扁篮就想走。

    “婶娘,等等,我想起来有东西要给您拿回去。”玉秀大声叫了一声。

    陈氏一听有东西要让她拿回去,立时原地滴溜溜转了一个圈,“什么东西?快点,拿过来。”

    玉秀抱起地上那筐杨梅,“婶娘,这杨梅是早上刚摘的,又甜又新鲜,您看,我都挑干净的……”

    陈氏看到是杨梅,有点失望。但是,她一向秉持着蚊子也是肉的原则,白送的怎么能不要?

    玉秀抱那杨梅显然有点走不动道,一步三挪,她看得心急,将扁篮往门边一放,几步走到玉秀身边,一下就抱过那筐杨梅了。

    “婶娘,可以背,这有背绳。”玉秀连忙提醒。

    陈氏一看,果然有背绳,可她不敢蹲啊,她觉得一蹲就要憋不住了。

    “我帮您,婶娘,来,您别急!”玉秀连忙帮忙将绳子理好,又怕打结的地方不牢固,再打个结。

    陈氏急的跳脚,“好了,好了,快给我。”

    “婶娘,您要是急,要不到院角那去方便?”玉秀一边整理,一边建议道。

    “不要,我赶回去,这大白天的,你快点,快点!”

    好不容易,背上了一筐杨梅,她可什么都不管了,小跑着往外走。

    “婶娘,还有,还有东西……”

    “不要了,等我回来拿。”陈氏只觉再晚一步都来不及了。

    “不行,王府的东西……”

    一听王府,陈氏已经迈出院门的脚又缩回来,又是滴溜溜原地一个圈,“什么东西?快,快拿过来,我……我快憋不住了。”

    “淑儿,快把那描金盒子,就是屋里的,拿来……”玉秀转头吩咐玉淑,一边说一边往陈氏的肚子上瞄,对着玉淑挤挤眼睛。

    玉淑看陈氏憋得脸都红了,再看姐姐那眼神,答应一声跑进堂屋。

    陈氏两只脚不停挪动着,嘴里催促着,“快点,快点!不要全拿了,随便先拿点,我回头再来!”

    依她的性子,她是想自己亲自到堂屋去拿的。

    可是,一来她觉得自己不能再走动了,一走动肚子里的水好像就在哐当响。

    二来,她住在这房子的那几天,堂屋……

    看看有点黑魆魆的堂屋,她不敢进去,只站在那不住催促。

    玉淑在屋里磨蹭了一会儿,端着那个描金八宝食盒走出来。

    “快,快拿过来!”陈氏却是等不及了,“哎呦不行,我得快点回去。”她想掉头就走,看到玉淑手里拿着的那食盒,那雕花,一看就是好东西啊,盒子上还描着金粉,这肯定值钱啊,“那啥,淑儿,快拿来,我先回去了……”

    玉淑走到近前,玉秀刚想伸手,陈氏一把抓过食盒,

    “汪汪……汪……”身后忽然传来狗叫声。

    陈氏觉得有东西窜到自己脚边,她吓得整个人一缩,哎呀一声大叫。

    “蓝妞……咦?”玉梁惊讶地咦了一声。

    玉秀和玉淑也是好笑地看着,陈氏下身的裙子,慢慢地湿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