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章 都委屈了

    “婶娘,您……您这是……”玉秀惊讶地指着陈氏的下身。

    陈氏“啊”尖叫一声,又羞又急,转身往家里跑。

    她百忙之中,还是记得抱紧了那个描金食盒。

    “婶娘,换条衣裳!裙子湿了!”玉秀站在院门口大叫。

    “大姐,婶娘吓得尿裤子了?”玉梁跳开几步,大声问道。

    陈氏听到“尿裤子”三个字,跑得更快了。

    她有心拉衣裳遮掩,可是手上全是东西啊……陈氏压根没想过要放下东西。

    “婶娘,杨梅……杨梅掉了……”玉淑难得促狭地也跟着喊。

    “我的食盒,那是我喜欢的吃的……”玉梁看到陈氏手中抱着的食盒,不依了,一路追在后面跑。

    这时,正是大家从田里回家,准备吃午饭、歇午的时候。颜庆山家门前这条路,陆陆续续不少人走在路上。

    离得远的,听到玉梁的叫喊,看到陈氏在跑,三三两两站下来打听什么事。

    离得近的,一眼就看到陈氏屁股大腿那湿的一大片,甚至,陈氏从身边跑过,还能闻到一股骚臭味。

    夏天的衣裤,颜色都比较浅,还容易吸水。

    陈氏下身的衣裙湿了后,颜色变深了,上下一渗透,那裙子紧紧贴在她腿上,勾勒出屁股的形状。

    她长相不错,如今半老徐娘,风韵犹存。有流里流气的二流子,吹了声口哨,怪笑着。

    陈氏跑得快了,有些熟透的杨梅压出了汁水,那汁水染上了她衣裳。

    一口气跑回家里,颜庆洪正等在家里,看到她,有点不高兴地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然后,鼻子一吸,皱了皱眉,“什么味道?”

    陈氏老脸通红,冲进堂屋,放下东西后,一屁股坐到堂屋的椅子上,哇一声哭了出来。

    “好端端的,你哭什么?你……你这是……”颜庆洪这时也看到陈氏那衣裙了,指着陈氏的手指都有点抖。

    “我……我可怎么见人啊!天啊,我不活了!”陈氏哭得更大声了。

    “好了,怎么回事?”颜庆洪喝叫了一声。

    陈氏虽然委屈,还是忍下眼泪,哼哼唧唧说了上午的事。

    颜庆洪听完,真是又羞又气,“你……你八辈子没喝过糖水啊!还有这些东西,满村子跑回来,你像什么样子!哭,还有脸哭!快去换衣裳!”

    “我……这些东西,我又不是给自己拿的。”陈氏哭着到房里换衣裳去。

    没过多少时候,韩氏提着一篮子洗干净的衣裳,带着颜慧和颜林回来了。

    她一眼就看到了堂屋里摆着的东西,看看黑着脸坐在堂屋的颜庆洪,叫了一声“爹”,推了推颜林,自己带着颜慧去晾衣裳。

    颜林被他娘一推,往堂屋这边走来,走到近前,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八宝食盒,“阿公,里面是什么好吃的?我要吃!”

    颜庆洪黑着脸哼了一声,可颜林扭股糖一样在他身上蹭啊蹭,他打开食盒,看了一眼里面的点心,陈氏这一路狂奔,点心早就碰碎了不少,“吃吧。”

    陈氏再房里听到给颜林吃,带着哭音嘱咐,“给阿林吃点,给楠子他们也留几块。”

    小孙子是宝贝,可颜楠这个长孙,也是陈氏的心头宝。

    韩氏正在院子里晾衣裳,听到陈氏叫的这话,轻轻哼了一声,“阿林,给你姐姐也拿一块。慧娘,去,去尝尝。”

    颜慧最怕的就是颜庆洪了,扭扭捏捏一步三挪走着。

    颜林看看食盒里的点心,挑了一块送出来给递给颜慧,好奇地大声问,“阿婆,听说你尿裤子了?”

    韩氏一听不好,“阿林,慧娘,到院子里来,帮娘晾衣裳!”

    陈氏刚刚止住的哭声,又响起来了。

    颜林懵懵懂懂的,颜庆洪骂他也听不懂,也舍不得骂,听到韩氏的话,他怒声训了一句,“老二家的,你怎么教孩子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这规矩得记着。”

    韩巧娘有点委屈,又不敢跟公爹顶嘴。她委屈地眼眶红了,忍着眼泪冲回西厢房,用帕子蒙住嘴哭了起来。

    颜锦鹏从田里回来,看他爹坐堂屋里黑着脸抽旱烟,他路上听到传言:陈氏到颜庆山家抢东西,颜庆山夫妻显灵,把陈氏吓得尿裤子了。

    他娘是贪便宜,可昨天听他爹的意思,是要先好好哄哄玉栋四个的,怎么娘今天就去拿东西了?

    这一路回来,风言风语不少,尤其是他娘吓尿了的事,让他都没好意思站下来仔细听。

    他有心回家来问问,听到他娘抽抽噎噎躲屋里哭,爹又黑着脸,招呼了一声后,先回自己房里去换衣裳。

    一进去,就看到韩氏坐那抹眼泪,他没好气地说,“大白天的,哭什么哭?哭丧啊?”

    韩氏听到他进屋,正想说说委屈,听到他这话,那哭声就止不住了,“你,你个没良心的!嫁到你们家,老的小的都给我气受,一天到晚干活有我,有好事就没份了。我没有也算了,阿林和慧娘不是他们孙子孙女啊?一天到晚就记着她大孙子……呜呜呜……”

    “你嚎什么!生怕别人听不到啊?你丢人不丢人啊!”颜锦鹏看到韩氏那张眼泪鼻涕的眼,嫌弃地皱眉。

    颜家人,男女老少都有一副好相貌

    “丢人?我丢什么人?我又没去抢东西,又没尿了衣裙……”

    “你……”颜锦鹏一听韩氏这话,陈氏真你吓尿了?可这到底是他亲娘啊,恼羞成怒之下,举起了巴掌。

    “你还要打我?好啊,你打死我好了,打啊,打啊!”韩氏一肚子委屈,性格本来也不是逆来顺受的,看丈夫不关心自己,竟然还要打自己,合身就扑到颜锦鹏身上扭扯起来。

    两人一吵,嗓门高起来,门外的颜慧和颜林,听了就在门外哭。

    颜庆洪在堂屋里,听到两人吵,气得脑门都抽痛。

    他忍不住对西厢说话,“锦鹏,你吵什么?跟妇道人家一般见识,你真是有出息!多大年纪了,分不清轻重缓急,跟你大哥学着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