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章 兄妹来了

    玉淑看看两个碗,心满意足地大口吃起来,几大口就吃了半碗,“姐,面汤我还要。”

    “大姐,我也还要面汤。小叔也要,哥也要。”玉梁在院子里大喊。

    “知道了,知道了,这就给你们端出来。”玉秀笑着,拿大碗盛了一碗面汤,端外面去,自己和玉淑也坐到桌边,一起吃着。

    蓝妞在桌边着急地转悠,玉秀挑起一块肉,“蓝妞,你今天可是功臣,给你吃。”

    “姐,蓝妞立什么功了?”玉梁好奇。

    玉秀眨眨眼,“快吃,不告诉你……”

    玉梁闹着不依。

    小院里,一时笑闹声传出老远。

    “小叔,您要不住家里来了吧?”玉栋吃完饭,跟颜庆江说。

    颜庆江摆手摇头。

    “小叔,您看,家里没有大人在,要是有什么事,都没人管我们。”

    玉秀的话让颜庆江一愣。

    “就是,小叔,你看今天,要是有事,你跑过来都来不及了。”玉梁立马跟着卖可怜。

    颜庆江不吭声,脸上有点犹豫,末了他吭哧吭哧冒出一句话,“等秋天,拿了米……”

    玉栋还想劝,玉秀拉了拉他,让他先别再劝了。小叔这是怕他们东西不够吃,自己住过来,颜庆洪直接不分粮食呢。

    “小叔,等我们从堂叔那把田地拿回来种,你就住过来好不好?我们四个不懂,得小叔教我们怎么种地。”玉秀期盼地看着颜庆江。

    颜庆江犹豫着点头,他脑子虽然不灵光,却也觉得玉秀这想法,异想天开。颜庆洪怎么可能把地还给他们种?

    “小叔,你可不能骗我们,就这么说定啦。”玉秀看他答应了,笑眯了眼。

    家里的田地,颜庆洪想就这么据为己有,可没这么容易。

    她将碗筷一收拾,招呼玉栋,“哥,走,我们去叔父家,先把家里的东西搬回来。”

    玉栋一愣,“秀秀,去搬东西?”

    “对啊,我们家的东西,当然要拿回来。”

    颜庆江噌一下站起来,“对,拿回来,走,去拿。”

    玉秀看他那打算撸袖子的样子,扑哧一笑,“小叔,您可不能去。走,我有法子。”

    她拖了玉栋的手就往外走。

    颜庆洪家里,此时却是闹得鸡飞狗跳。

    颜庆洪一开口训人,颜锦鹏摇了摇嘴唇,不吵了。

    韩氏却是不肯罢休,她指了指窗外,嘲讽地对颜锦鹏说,“听听,听听,跟你大哥学,读书不行,种地不行,你算个什么男人!”

    颜锦鹏听了他爹的话,心里正窝火,韩氏的话,不啻是在火上又浇了一勺油。他一巴掌将韩氏打倒在床上,气得就要摔门而去。

    韩氏被那巴掌打得,往后一仰,咚一声倒在床上。

    她蒙了一下才回神,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疼,再一摸,嘴角都有血了。

    看到颜锦鹏打算走,她跳了起来,“颜锦鹏,你个混蛋!有气就往我身上撒,我早知道你看不上我,打死我!打死我,你好去娶个年轻漂亮的!”

    她一边大哭,一边扑上去,没头没脑地抓挠起来。

    颜庆洪和陈氏听到打起来了,都待不住了。

    陈氏也顾不得羞了,拎了拎衣襟,拉开门出来,颜锦鹏刚好推开韩氏从西厢走出,陈氏一看他脸上被抓了几道口子,立时心痛起来。

    “巧娘,就算锦鹏不对,你怎么能抓他脸呢?男人的脸面……”

    “好了,你少说几句!”颜庆洪喝断了陈氏的唠叨,看了颜锦鹏的脸一眼,“说你两句,你还打上女人了?这是嫌丢人没丢够吗?”

    “我丢人?我丢什么人了?我又没去……”颜锦鹏想说我又没去拿东西没尿裤子跑回家,话到嘴边,想到这说的是自己的亲娘,又噎回去了。

    陈氏一听这话头,又是哇一声“我不活了,没脸活了”,跑回屋里去哭了。

    颜庆洪眉头一皱,看看院门关着,哼了一声,没再开口了。

    他最讲究个面子,不想让外人听笑话,有心说陈氏或颜锦鹏夫妻几句,一想到陈氏这一路跑回来,不知多少人看了热闹。

    自己家这房子,就在滴水潭边上,滴水潭边聚的三姑六婆最多,这大声说话,不知道外面有多少耳朵在听呢。

    他只好再闷哼一声,又坐到堂屋那边去抽旱烟了。

    颜锦鹏和韩氏的争吵被打断了,颜慧和颜林哭着走到两人边上,韩巧娘捂脸回到房里去哭,颜锦鹏蹲在屋檐下生闷气。

    院外,果然是一群人在瞧好戏。

    荣嫂跟大家绘声绘色地说起早上的事。陈氏去颜庆山家拿东西,被颜庆山夫妇鬼魂吓到的事情,她说得一波三折,宛如亲见。

    末了,她啧啧嘴,“这也就是庆山夫妻俩有灵啊。可怜了他们那几个实诚孩子,都觉得叔婶辛苦呢。”

    其他人听了,也绘声绘色地说起来。

    颜庆洪一家住进颜庆山家,被鬼赶出门。现在,陈氏又被吓尿了,颜庆山家闹鬼的新闻,一下又被大家热议起来。

    鬼怪神灵,本就是茶余饭后最热的谈资。何况这鬼怪之事,还就发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呢。

    金福清此时,也正站在滴水潭边,听着大家伙说话。

    他原本是要去颜庆山家的,刚走到这,遇上陈氏满手东西,一路狂奔,接着,就听到陈氏是到颜庆山家去了。

    于是,他不急着走,站下来听闲话了。

    金福清是读过书的人,子不语怪力乱神。荣嫂说的话,他是半信半疑,可要不是鬼神显灵,陈氏就舍得这么回来?

    当初颜庆洪一家从颜庆山的房子里搬出来时,陈氏可是连半新的恭桶都没放过,给抱回来了。

    这次就拿了一个描金盒子,背了一筐杨梅,手里再拎个扁篮,就舍得回来了?

    这和陈氏一贯的风评不像啊。

    他正疑惑着,荣嫂忽然停下说的话,眼尖地看着另一头,大声招呼,“玉栋,秀秀,你们去哪儿啊。”

    金福清跟着转头一看,滴水潭另一头的路上,颜玉秀手里捏了个黄纸包,后面跟着玉栋,兄妹脸带笑容、脚步轻快地走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