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章 田地怎么办

    颜庆洪咬咬牙,强笑着说,“哪里要你们帮忙呢,那些东西堆得生灰了。我回头先理出来,给秀秀他们送回去。”

    什么堆着灰,只怕是正在用着吧?

    今天不全拿回去,下次再来,谁知道还有什么风波。

    玉秀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把东西搬回家去。

    她听颜庆洪这话,从灶房抱着一口锅,拿着三个明显还有油花的锅铲跑出来,“怎么好劳动叔父呢。叔父不想让几位叔伯大哥们辛苦,要不这样,今儿我和哥先拿点回去,明天我们两个再来搬。”

    “多搬几次,总能搬完的。要是实在搬不完,等大哥和二哥在家时,请他们两帮忙就行。”

    颜庆洪脸上的笑有点挂不住了。转念一想,他们要是三天两头来搬东西,一次次上门,他在村里,一点脸面都没了。要是颜锦程在家时来搬,传出去,还是会伤锦程的名声……

    玉秀的话说得好听,可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咬咬牙,回到屋里,对陈氏一瞪眼,“快把东西整出来。”

    陈氏被颜庆洪拿一眼瞪得一哆嗦,可她最是,想到这么多东西要被拿走,她那心,就跟被刀割了一样难受。

    自己好心给他们送面吃,这些没良心的,先害自己丢人,现在又上门来抢东西!这是明摆着踩到自己头上啊!

    她双手一拍,就想哭嚎。

    “你还嫌人没丢够!”几十年夫妻,颜庆洪一看就知道陈氏那样,就知道她想干嘛,低喝了一声,“你嚎,嚎给外面人听,然后让锦程得个霸占弟妹家产的名声?”

    陈氏一听这话,到嘴的嚎哭声又憋回去了,一口气吞下,呛得咳嗽起来。

    玉秀在房外听到陈氏的声音,“婶娘,我是秀秀啊,我给你带了符……”

    陈氏咳嗽还没止,又是一口气呛到,“好……好了……”

    她声音刚传出去,外面居然又有人吹口哨,陈氏羞愤地红着脸,将衣箱里的衣裳丢到床上。

    颜庆洪只觉生平从未如此丢人过,扛了衣箱送到院外。

    金福清带人接过东西。

    玉栋扛着几把锄头,跟颜庆洪打了个招呼,走在前头。后面,金福清等人抬柜子的抬柜子,扛衣箱的扛衣箱,这声势,就差敲锣打鼓了。

    “谢谢叔父,我们先回去啦,过些时候再来看您。”玉秀走在最后,跨出院门后,笑靥如花地转身告别。

    颜庆洪站在房门口,看着这一群人走出去。

    一阵风吹过,将玉秀刚才拿来的那刀黄纸,从堂屋桌上吹散,飘飘忽忽,有几张纸吹到了颜庆洪脚下。

    他一脚踩上,左右看看,一个人都不见,陈氏、韩氏和颜锦鹏,都在各自躲羞,两个孩子也不见人影。

    “锦鹏,锦鹏……”颜庆洪提高声音喊道。

    他喊了几声后,颜锦鹏才从屋后走出来,脸上被韩氏抓的几道血痕,更清晰了。

    “戴个凉帽,你去镇上一趟,跟你大哥说,快七月半了,让他快点回来。”颜庆洪失望地看了二儿子一眼,连老婆都管不住的。

    颜锦鹏看到他爹那失望鄙夷的一眼,只觉心里更是闷地难受。但是,他自小听话,答应了一声,找凉帽戴了,低下头,应该没人能看到自己脸了,才出门去。

    玉梁在家里等得心急,一遍遍问怎么还没回来。最后,玉淑和颜庆江都被他问烦了,玉淑直接把他赶出来,让他蹲院门口等着。

    他蹲家门口,眼睛直盯着左边的石子路。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被太阳烤晕时,终于看到他哥扛着锄头,抬头挺胸地走回来,后面跟着一行拿东西的,高兴地转身对院子喊,“小叔,二姐,拿回来啦!拿回来啦!”

    玉淑探头一看,真的呢,连忙将院门全打开。

    玉栋加快脚步,回到家里,把锄头往院门边一放,又帮着金福清等人把东西接下放地上。

    “小四,快搬椅子请福清叔他们坐。淑儿,快点去烧水。”

    “行啊,玉栋,果然是大人样子了。”金福清笑着夸了一句。

    玉秀紧赶慢赶,终于赶着差不多时候到家。她拿着锅铲放到灶间,就忙着将几个茶杯和碗洗干净,倒了一杯杯糖水端出来。

    玉梁懂事地拿了一盆洗好的杨梅,招呼大家吃。

    刘荣根看看堂屋,心里有点发毛,“那个,不了,我地里还有活,先回去啦。”

    “什么有活?是怕你媳妇说话吧。”马上有人取笑他。

    刘荣根的媳妇,就是荣嫂。他被人取笑怕老婆,倒也不恼,傻笑几声,倒是停下脚了。

    玉栋笑着请他坐下,“刘哥,您坐着歇会儿,喝杯水。”

    “玉栋,你们真的到过府城啊?”一路帮忙过来,本来不好意思问的话,有憋不住的,趁机问了。

    “王爷和王妃长啥样啊?”又有人好奇。

    “傻了吧?没听说那个,那个男女授受不亲,王妃怎么会见外男?”有见识多的,马上取笑前头的。

    “那个……我没见到王妃,我家秀秀见到了。我看到周世子了。”玉栋不会说谎,也编不出瞎话,很实在地说着见闻。

    他一说见到的是成王世子,众人更是激动了。成王啊,这可是无人不知的大英雄啊。成王世子,那可比靖王爷还要神秘了。

    一时间,大家看向玉栋的眼神,又热切了几分。

    人有时就是如此。哪怕前一刻还觉得这是个小屁孩,可后一刻,听到他竟然能跟成王世子这样的大人物坐着说话,立时,大家就觉得不一样了。

    玉秀站在灶间里,探头看到她哥坐在当众,周围一圈人围着听他说话,不禁微微一笑。

    玉栋的声音有点紧张,可他竭力像个大人一样。

    等玉秀给大家添第二遍水时,有人看看天色,跳起来,“哎呀一会功夫太阳快下山了!”

    他一叫大家才发现不早,连忙告辞。玉栋一一送到院门口,招呼有空来坐。

    金福清走在最后面,看众人都走出好几步了,他走出院门,又转身问玉栋,“玉栋啊,以后你怎么打算?你家的田地,你堂叔都种着麦子和菜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