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章 父子商议

    河堤路上的石子路,马车走不快。

    所以,等玉栋和玉梁走到河堤路上,那马车就远远地在他们前面,左摇右晃,速度比他们走路也快不了多少。

    他们跟在后面,看着那马车到他们家门口,拐弯往滴水潭方向去了。

    “哥,不知道是谁的马车。”

    东屏村里的人进进出出,都是走路的多,偶尔牛车都是稀罕的。

    “可能是谁家来客人了,走吧,回家去。”

    玉栋自从出过远门后,见了世面,看那马车的装饰,知道这应该是车行里的车。

    那马车一直往里,最后,停在了颜庆洪家门口。

    颜锦程从马车上下来,拍了拍身上的圆领长衫,转身去扶抱着女儿的顾氏下车。

    顾氏一手抱着三岁的女儿,一边看着两个儿子下车,又让车夫帮忙把马车上的东西搬下。

    “阿公,阿婆,我们回来啦。”颜楠转身冲院子里叫了两声。

    颜庆洪一听是他大孙子的声音,高兴地迎到门口,随后,又站住了。他身后,陈氏探头张望,看外面没别人,也跟在他后面走出来。

    “楠儿回来啦,快点,让阿婆看看。”陈氏几步走到颜楠面前,亲热地左看右看。

    颜楠看到她的手,犹豫地想躲,他后面的顾氏嗯哼咳嗽了一下,颜楠马上站住不动了。

    “爹,娘。”颜锦程叫了一声,拎着东西走到院里,“这些都是给你们买的。”

    他说着,出去将一百个大钱递给车夫,打发他走后,才扶着顾氏走进院内。

    颜林听到声音,看到是颜楠他们,高兴地叫了一声“大哥,二哥”,从西厢房跳出来。

    八岁的颜楠和六岁的颜柯,两人穿戴整齐,白白净净的,看着就是大户人家的孩子一样。颜林就像个乡下孩子了,两只手上,不知哪里玩的泥巴还沾着。

    颜楠在颜林扑过来前,拿了一盒点心递过去,“阿林,给你吃点心。”

    颜林也不客气,接过后打开就拿了一块咬下去,“没有小四叔的好吃。”他有点嫌弃地说了一句,抱着点心回到西厢房去了。

    顾氏听颜锦程说过老二夫妻两个吵架了,看颜林这样,皱了皱眉,随后换上温婉的笑意,走到颜庆洪和陈氏面前行礼,“爹,娘,儿媳给您见礼了。”

    陈氏摆摆手,只忙着看颜楠和颜柯,这两个孙子一直跟着爹娘在镇上,她见得少。

    “好了,你起来,带着孩子们回去歇歇吧。锦程娘,你去准备点饭菜。”颜庆洪摇摇手,直接赶人。

    顾氏答应了一声,抱着女儿到东厢房去了。

    当初颜锦程考了秀才后,颜庆洪想着大儿子将来是要做官的,大儿媳妇出身不能低,到处打听,想娶个正经的大家闺秀。可他家又不是豪富人家,最后娶了顾氏进门。

    顾氏的爹曾做过一个八品官,她自恃官家小姐的身份,卖弄礼仪,讲究仪容。

    颜庆洪坐在廊下,颜锦程走到他边上,“爹,锦鹏说,玉栋那几个,搭上靖王府了?”

    “据说是靖王府的马车送他们回来的,靖王府的那个管事,还到金福清家说过话。”颜庆洪说到这个有点不高兴,颜庆山的孩子,居然能搭上贵人!

    “爹,顾氏说,这种事对大户人家来说很常见。王妃怜老惜贫,顺手吩咐帮一把也是有的。我们不能太当回事。”他听说颜庆洪居然让玉栋几个把东西抬回去了,有点不满。

    他爹真是年纪越大越不经事,怎么能被几个孩子吓到呢。

    “不为王爷的事,我看玉栋和玉秀,见识也高了。”颜庆洪将白天玉秀的话说了一遍。

    这些事,颜锦程没听弟弟说过,听完吓了一跳,“胡闹!她竟然敢威胁您?目无尊长!简直不成体统!简直胡闹!”

    “叫你回来,不是为白天的东西,是以后。你上次不是说,凑个一千两银子,就能到府城找门路,今年秋天就能考中吗?”

    “是啊,爹,我一个同窗说他有亲戚,在府城……可是,我们家不是没这么多银子吗?”

    “我们是没有,这不是有玉栋他们了吗?”

    “他们有这么多银子!”颜锦程惊叫了一句,一千两啊,顾氏不是说,大户人家的主母赏人,最多几两银子的吗?

    要是有了一千两,他就可以找门路,今年,就能中举。等中了举,他就能像镇上的武举人一样……他的眼神有点发热,“爹,那您就该拿出长辈的身份,玉栋他们四个小孩子,怎么能收着那么多银子!”

    “你忘了,白天玉秀说,我要是不还他们东西,她就要去镇上找你闹!”

    颜庆洪哼了一声,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这些,就被玉秀的话给堵住了。

    “到镇上找我闹?这……这可不行,今年县里的岁考还是要的……”

    颜庆洪哼了一声,“这不是叫你回来商议吗?看看有什么法子……今年你一定得中举!”

    颜锦程不是很有急智的人,想到玉栋兄妹手里竟然有一千两银子,只觉心里有只爪子在挠啊挠,痒痒的,却就是挠不到痒处。

    顾氏进了厢房后,给女儿塞了点吃的,自己坐到窗下,竖着耳朵听廊下那父子俩的说话。

    她听到颜锦程那声惊叫后,坐不住了,假意抱了两件孩子衣裳出来,端了木盆走到院子里。

    看到颜锦程那抓耳挠腮的样子,她有点憋不住了,“爹,儿媳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对,对,你主意多,快过来一起想!”颜锦程听到顾氏的声音,高兴地连连招手。

    颜庆洪抬头看过来,也不说话。

    顾氏原本还想等公爹开口,自己再献计,可一想到一千两银子啊,忍不住了。

    她把木盆往地上一方,走到廊下,“爹,楠儿爹,刚才听爹的话,玉栋几个都没什么,都是秀秀在说话。”

    颜庆洪想了白天的情形,点点头,的确,玉栋进门后,就没说几句话,一直是玉秀在那说个不停。

    “要是真是秀秀主意多,这姑娘家大了,总得嫁人……”

    “不行,再等几年,银子要是被他们用光了怎么办!”颜锦程一听要等玉秀嫁人,急了,“再说,嫁人还得给嫁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