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章 顾氏献计

    顾氏看颜锦程着急的样子,慢慢地说道,“相公,这嫁人也有早晚的。看村里有些人家,姑娘七八岁就嫁人的都有……”

    七八岁嫁人?那都是卖给人家做童养媳的!

    “爹,这倒是个好主意,您看呢!”颜锦程觉得顾氏这主意实在太好了,“他们爹娘没了,您是叔父,刚好可以帮他们做主。”

    玉秀既然喜欢拿主意使坏,就找户人家嫁出去好了。

    “对了,秀秀长得不错,可以找户殷实人家,多要点彩礼。”颜锦程想到玉秀和玉淑两个的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对了,淑儿今年也八岁了,等玉秀嫁出去,她也可以给她找户人家。两个女孩子,嫁出去,就有依靠了。”

    颜庆洪听了顾氏的提议,想了想,“今天金福清当众说了,以后他们家是玉栋当家作主!”

    “玉栋才十二岁,能当什么家!当然是您帮他们拿主意!”

    “锦程――你别忘了,金福清是里正,他都承认玉栋是当家人了。这嫁人的法子是个好主意,就是,怎么让玉栋答应。”

    颜庆洪原本是没把四个孩子放在眼里的。可是,白天那些话,让他有些讶异。

    玉秀明明才十岁,可说话老道,滴水不漏,把他堵得无话可说。

    顾氏一听要说服玉栋,眼珠转了转,“爹,玉栋再不答应,也架不住玉秀自己愿意啊。”

    “对对对,姑娘家,谁不喜欢戴花穿新衣,回头娘子去跟秀秀说说,嫁人后的好处……”

    顾氏眼波流动,横了颜锦程一眼。

    “爹,秀秀这事要赶早办,就不能想着彩礼了。上次儿媳回来,好像听娘说,村里白家的就在找媳妇?等七月半,我们叫他们过来吃饭……”她压低嗓门,低声说了几句。

    这次,连颜庆洪也点了点头,“这倒是不错。”

    顾氏扶了扶头上戴的绢花,得意地一笑,收拾个小丫头,还不是手到擒来。

    转眼过了两天,到了七月半。

    七月半,对云昌镇的人来说,可是大日子。

    传说七月鬼门开,去世的人,会趁着鬼门开的时候,回到阳间来看看。七月半这天,正是鬼门大开的日子。

    所以,大家会在这天祭祖,做庚饭,烧纸银,然后一家骨肉坐下来吃一顿饭。

    玉秀也早就准备了饭菜,打算兄妹几个去祭扫了阿公和爹娘后,回家做庚饭。

    可是,颜庆江上次说要找东西后,就不见人影了。他们四个在村里找过,到处不见人。

    早上,玉秀拎了洗好的衣裳回家,玉淑和玉梁回家来,“姐,我又去庙里看过了,小叔还没回来。今天是七月半了,他怎么还不回家啊。”

    “不能干找了,我们回头问问,看有人看到小叔往哪走不。”玉秀想着下午做完庚饭小叔要还没回来,就顺着他走的方向去找人。

    “姐,我们回来,碰到白眼狼了,他说他前天碰到小叔,看小叔往东山那边走了。”玉梁说了他们回来时碰到的人。

    “白眼狼的话能听?那就是个无赖。”玉淑听到玉梁提起这人,有点恼怒。

    玉淑性格厚道,与人为善,人又腼腆。就算别人一两句过头话,她也不会见怪。怎么今天说起人来,气呼呼的?

    “怎么了?”玉秀看玉淑气得满脸通红的样子,有点奇怪。

    “大姐,白眼狼占你便宜,要我们叫他大姐夫,被我拿石头砸了!”玉梁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我直接拿石头砸他,他跑了。大姐,下次见他一次我砸他一次。”

    玉秀一愣。

    白眼狼,白家的小六,大名白延郎。

    他爹白金福一连生了五个女儿,最后才生下这个儿子,宝贝无比,从小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抱在手里怕晒了。养到现在十几岁,成天游手好闲不干正事。

    没钱了,不是找爹娘拿,就是到他出嫁的几个姐姐家借,要是不给还耍无赖,骂人摔东西。

    大家都说白金福和他媳妇是宠了个白眼狼出来,叫多了,大家倒把他大名给忘了。

    这人是村里出了名的无赖,不靠谱。但是,他是窝里横,在外面对别人倒是从不招惹的。

    玉秀平时碰到他,也大多是躲远些,他也从来没说过这种怪话……

    还没到玉秀再多想,院外传来叫声。

    “秀秀,秀秀,快到家里去过节!”顾氏小步走着,迈进他们家院门,看到玉秀后,亲热地说道。

    “大嫂,我们自己打算去祭扫呢。”

    “爹和娘怕你们四个年纪小,不懂这些事,特意打发我过来说一声。今年你们别忙了,娘会一起做庚饭,祭祀大伯和伯娘。走,快点过去。”

    “大嫂,这不好吧,我听说分家了就得分开做庚饭,不然我爹娘会吃不到……”

    “那先过去一起祭扫你阿公,你大哥也惦记你们呢,走,淑儿,小四,玉栋呢?”

    玉秀听她提到一起祭扫阿公,倒不好再推脱了,“我哥去旁边开点菜地出来,小四,你去叫哥一声吧。大嫂,您先回去吧,我晾好衣裳,跟我哥他们一起过来。”

    “玉栋可真是懂事,有当哥哥的样子,还会种地啦。看小四也乖巧,不像颜楠,都八岁了,还不懂事……淑儿这大半年没见,长得越来越好看了。秀秀,快过来,你这双手啊,一看就是有福气的,以后嫁个好人家,福气在后面呢。”

    顾氏站在院门口,不住口地夸着,一个也没拉下。

    玉秀皱了皱眉,顾氏以往自恃身份,对他们可从来没这么亲热过,“大嫂,我前两天听婶娘说,大哥要忙着读书,七月半不回来了。怎么你们又回来啦?”

    “哦,七月半可是祭祖的大日子,你大哥读书明理,这种大日子,怎么能不回来呢。”顾氏看玉秀晾着衣裳,有心想走进院子里帮忙,可想起这院子里遇鬼的事,到底不敢进来。

    在院门口脚步挪了挪,眼睛忍不住溜向堂屋,又转回眼神,看着玉秀和玉淑身上,明显没下过几次水的白棉衣裳,这种细棉布,可不便宜啊。

    看了后,她又忍不住看向玉秀姐妹俩,这姐妹俩长得唇红齿白,细皮嫩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