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章 风雨欲来(上架二更)

    这一顿饭,因为顾氏说按大家规矩,讲究男女有别,所以分了男女两桌。

    陈氏带着顾氏、韩氏,还有颜慧等,跟玉秀和玉淑一起,在正房的前厅吃饭。

    男子这边就摆在堂屋。

    颜庆洪带着两个儿子还有三个孙子坐一桌,玉栋和玉梁自然坐到了男客这边。

    饭桌上,顾氏话语不断。说的内容,无非就是她在镇里见到了武举人家的谁谁,或者是当年在娘家时见到了什么什么老爷。

    陈氏听着顾氏说着别人家的花团锦族,赞叹不已。

    “娘,等相公中了举,以后您就是最有福气的老太太了。”顾氏非常亲热地说。

    陈氏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就等着老大中举,我们家就算熬出头了。你以后,可就是举人娘子了。”

    “是啊,熬了这些年,可算是要出头了。”顾氏高兴地连眼眶都红了,“等相公中举后,一定要好好做几身衣裳,楠儿就到独峰书院去进学……”

    韩氏听着婆婆和大嫂两人高兴的样子,忍不住撇嘴,这还没中举呢。

    “婶娘,大嫂,大哥今年真的能中举啦?太好了。”玉秀忍不住插话道,“那我们也能跟着沾光呢,是吧,二嫂?”

    韩氏听玉秀问,含糊地应了一声。

    “秀秀的福气在后头呢,女人啊,还是得嫁人后,才有好日子过。”

    “大嫂,我才十岁呢,不跟你说了。”玉秀装着害羞地低头,不说话了。

    颜慧听到嫁人,好奇地问玉秀,“大姑,你是不是要嫁人啦?”

    玉秀抬眼看了陈氏、顾氏和韩氏一眼,摇了摇头,“慧娘,大姑要嫁人的话还早呢,谁说我要嫁人啦?”韩氏倒是没什么反应,陈氏和顾氏却下意识避开了她的眼神,

    “我听阿公说的。”颜慧脱口而出。

    “姑娘家大了,都会嫁人的,慧娘,以后啊,大伯和大伯娘给你找个好人家。”顾氏不知道颜慧是不是听到他们前几日的话,连忙说话岔开,又给颜慧夹了一大片糖藕。

    颜慧一看是甜甜的糖藕,低头吃着不开口了。

    顾氏安抚好颜慧,一抬头看到玉秀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只觉心中一慌。这时,外面传来啪一声,吓了她一跳,转头往厅外看,原来是院子里的衣裳连着晾衣杆,被风吹到地上。

    刚才还晴天白日的天气,这一下竟然变黑了,东边那边的天色,都黑得跟墨汁一样了。

    “这是要下大雨啦!”陈氏说了一声。

    “哎呀,我们衣裳也都晾在院子里呢。”玉秀一看那天色,连忙将碗里剩下的几口饭扒拉了,“婶娘,我们得先回去收衣裳去。”

    “秀秀,不急,这雨一时半会儿下不来……”顾氏还想挽留,玉秀已经抬腿迈出厅外了。

    玉淑一看玉秀放下碗,也跟着放下了。

    “哥,小四,要下雨了,你们吃好没啊?我和淑儿先回家去收衣裳。”

    “吃好……好了。”

    玉秀听玉栋的说话声音不对,转头一看,他脸红扑扑的,站起来脚步还踉跄了一下,明显是喝酒了,再一看,玉梁的脸竟然也泛着酒意。

    “哥,小四,你们两个慢点。”玉秀连忙走到堂屋,伸手扶住玉栋,“叔父,大哥,二哥,要下雨了,我们先回家去。”

    玉栋神智是清醒的,知道要跟着玉秀走,可那脚步就不稳了,大半个身子靠在玉秀身上,自己也没感觉。

    玉梁还好,只是说有点头晕,走动倒还正常的。

    这时,风更大了,东边的乌云翻滚着,往这边飘过来,隐隐还听到远处传来雷声。

    玉秀想着家里晾晒的东西,又怕走到半路雨就下来了,急着扶了玉栋,玉淑拉起玉梁,四个人急急忙忙往家赶。

    刚走了没几步,后面有人叫,“颜家傻子受伤了,快点,有人没?”

    玉秀愣了一下,才想起来颜家傻子,说的应该是小叔颜庆江。

    她转头,看到几个村里人已经跑进颜庆洪家,“淑儿,你扶着哥先回家去,我去看看。”

    “我能走,不要扶,你们,看小叔去。”玉栋推了推玉秀,嘴里嘟囔着,可明显是喝多了,收不住力气,推的力道差点把玉秀给摔了。

    “哥,你别添乱,跟淑儿和小四回家去,我去看看。”她一摆下脸,玉栋不嘟囔了,乖乖让玉淑扶着,三个人先往家走。

    玉秀听不清那些人在颜庆洪家说什么,一脚跨进院门,嘴里已经大声问道,“我小叔怎么啦?”

    “秀秀啊,你小叔在东山山里摔断腿了,正抬回来呢。”几个人里,有一个是刘荣根。他一看是玉秀,连忙告诉她,又对颜庆洪说,“秀才爹,人快抬到村里了,你们快收拾个地儿出来?”

    “家里哪有地方给他住啊,抬到村庙去吧。”颜锦程大声吩咐,生怕他们把人抬进来。

    “先抬到村庙去吧,我这就过去看看。”颜庆洪也跟着说。

    “骨头都出来了,快点找大夫。”来的村人又说。

    “啊?请大夫?那不得要钱啊!”陈氏尖叫了一声,嘴里往外冒话,“我们哪有这闲钱!这傻子三天两头不闹一出就不舒坦啊,好端端的,自己跑东山里找死,死了也是活该。一个傻子,丢人现眼……”

    “秀才娘,摔断腿不丢人,尿裤子才丢人……”有人听不下去了,讥讽地说了一句。

    陈氏一听这话,脸色红红白白,一时不知该怎么吭声了。

    “我先去看看伤得怎么样。”颜庆洪瞪了一眼,抬脚往外走,却绝口不提请大夫的话。

    玉秀看看这几人,“我家有空房子,先把我小叔抬我家里去。”她看看来的那些人,刘荣根正殷勤地对自己笑,她索性麻烦他,“荣根叔,烦您帮我跑一趟,去请大夫来,到我家去。请大夫的钱,我们出!”

    陈氏张了张嘴,还没说什么,颜庆洪已经说,“秀秀,看你说的什么话,一家人,什么你的我的,走,快去看看你小叔去。”

    玉秀心里气愤,实在懒得装样子,也不让他先走,转身往家里跑,先回去收拾地方。

    颜庆洪脸色沉了沉,走到院门口犹豫了一下,没跟着玉秀走,先跟着其他人往村东边走,去接颜庆江了。

    顾氏一听玉秀的话,看大家走出门了,急得走到颜锦程边上推了推,“还不去看看。”

    颜锦程犹豫了一下,“娘,要不您过去看看?”

    他怕血,万一颜庆江那腿血肉模糊,可太吓人了。要是到玉秀家,他想到那屋子,就觉得有点阴森森的,人少的时候可不敢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