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章 殷勤帮忙

    顾氏看颜锦程不肯去,让陈氏去。陈氏这几天自然是不肯出门的,露出一脸不情愿。

    她有些不放心,这时候可不能出岔子“相公,怎么能让娘劳累呢?我们做小辈的过去看看吧?”

    陈氏听了这话,觉得很满意,拿出了婆婆的款儿,“老大媳妇,你过去看看吧,若有什么要帮忙的,帮着搭把手。”

    顾氏一噎,脸上的笑僵了一下,只好往外面走。

    颜锦鹏想去看看,陈氏看家里还一堆活要干,让韩氏和颜锦鹏忙去了。

    颜楠几个小的,都被陈氏拘家里,七月半自然是不许乱逛的。

    玉秀回到家里,玉栋和玉梁酒喝多了,倒是没吐也没吵,安静地睡着了,幸好现在玉梁都是跟着玉栋一起睡的,本就空了一间屋子。

    她让玉淑守着玉栋两个,自己到空的那间屋子里将东西移开,堪堪擦好床,铺上席子,外面金福清、白金福带着两个村里人将颜庆江抬进来。

    “秀秀,人抬哪里去?”白金福一走进院子里,就问玉秀。

    玉秀将房门打开,“把我小叔抬这间屋吧。”

    众人合力,将颜庆江抬进去。

    玉秀一看颜庆江的小腿,忍不住捂住嘴小声叫了一下。

    颜庆江躺在木板上,几天没见,头发脏污散乱,露出的地方,都没肉了,整个人瘦得都脱了形。他在木板上不知哼哼唧唧说些什么,看着神志不清了,小腿骨血肉模糊,一小截骨头戳出来,外翻的皮肉上都有黄脓。

    玉秀放了一盆热水在床边,本来想帮他擦拭的,看这样子,一时根本不敢动。

    颜庆洪在后面走进来,看颜庆江躺在床上,看了一眼,往前走到床边,“他手上抱的什么?”说着伸手就去拉。

    颜庆江虽然昏迷着,手里抱着的那段沾满泥污的长条形东西,却抱得很紧。

    颜庆洪一拉,没拉出来,倒是把颜庆江给拖出一段,差点拖下床。

    断腿在席子上挪动,痛的颜庆江哼哼了几声。

    “叔父,您别动小叔了,等他醒了再说吧。”玉秀急的走上几步,拦在床前,看颜庆洪还在盯着那东西看,“小叔孩子心性,可能是哪里捡到的觉得好玩。”

    颜庆洪看看那东西,没花纹没东西,看着就像段烂木头,想来不是什么值钱东西。

    “让让,胡大夫来了,胡大夫来了。”刘荣根带了一个山羊胡老头走进来。

    这老头大家都叫他胡大夫,是这一片乡下唯一的一个大夫。医术不错,内科外科都行,尤其擅长断骨,听说断骨的都能治愈。

    可在十里八村,他的口碑却不怎么样,大家都说他是看人下菜碟,医德不怎么样,看病只看钱说话。

    颜庆山和王氏病时,也没少找他来看诊,玉秀也是打过交道的。

    这胡大夫一看是颜庆山家,倒是熟门熟路地走进来,他眯眼看看站在床前的小姑娘,熟络地招呼,“玉秀姑娘,又是你家谁病啦?”

    他这话一说,别人还没怎么样,白金福呸了一声跳起来,“胡大夫,你怎么说话呢?秀秀家的人都好着呢。”

    白金福这反应,倒像胡大夫咒他了一样。颜庆洪有些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玉秀只是忙着和大夫说话,“胡大夫,是我家小叔,上山摔断腿了,麻烦您给看看。”

    胡大夫走到床前看了一眼,嫌弃地说,“这伤可不轻啊,要接骨复原如初,可不容易……”

    “胡大夫医术高明,一切拜托您了。”玉秀毫不含糊地说道,“您看要用什么药?”

    “成,有你这句话就成,打盆水来,留两个人帮我按住他,我得给他洗洗伤口,其他人都出去。”胡大夫摸摸山羊胡子,马上换上了一副笑脸,“你放心,我老胡出马,只要都照我说的用药,保证他这腿以后能跑能跳。”

    玉秀听了他打包票的话,放心了,要留两个人按着,她正犹豫要麻烦谁。

    白金福已经安排了,“秀秀,你放心出去啊,我在屋里帮你看着呢。延郎,延郎,你过来帮忙按着小叔。”

    白延郎原来也在外面,听到他爹叫唤,犹犹豫豫地走到门口。他站在那,看了玉秀一眼,咬咬牙走进屋里去帮忙。

    玉秀看白眼狼脸上分明是害怕的神色,那进屋的样子,倒像是赴死一样。

    “叔父,您看这……”玉秀怎么放心让白眼狼在里面帮忙,万一添乱,受苦的可是她小叔,她转头看着颜庆洪。

    颜庆洪犹豫了一下,他倒是有心不插手,可床上躺着的是他亲弟弟,旁边还有几个村里人在。这要是掉头就走,还不得被人说闲话?

    “金福,还是我和你两个人按吧。”他终于还是往床头又走了几步。

    “我也留下来帮忙看着。”金福清看玉秀不放心地站在门口,也要留下来帮忙。

    “福清叔,麻烦你们了,我去烧水。”玉秀放心了,掉头出来。

    其他人也跟着离开那屋子。

    白延郎一听用不着他,马上从屋里蹿出来,他蹿到院子里,期期艾艾地走到玉秀边上,“秀秀,不是我不帮忙,那个,用不着我,是吧?”

    他说着,眼睛却是直盯着玉秀看。这一看,直接眼睛就看直了。以前也觉得颜玉秀好看,可是大半年没见,个头高挑,比村里十二三岁的姑娘还高点,跟画里的仙女一样。

    “那个,秀秀,我帮你端水。”他伸出手去,要接玉秀手里端着的面盆。

    玉秀前世看多了,哪会看不出白眼狼眼神的变化?

    她轻巧地一个转身,让开了伸过来的手,“还是我自己端过去吧,刚才我看到福婶在找你,你还不回去看看?”

    “自己让我跟过来,怎么又找我……”

    玉秀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他居然就信了!这脑子……可真是……真是单纯,玉秀看着他背影,吐出口气。

    屋子里忽然传来“啊”一声惨叫,随后是胡大夫在问“水呢?水呢?”

    玉秀赶忙端着热水送进屋去。

    三个大人齐心合力将颜庆江按在床上,胡大夫正拿棉布擦颜庆江的伤口和断骨,地上已经一盆血水了。

    “秀秀,秀秀……”颜庆江疼醒了,一看到她,就乱叫。

    “小叔,不怕啊,大夫给你看伤呢。”玉秀以为他害怕,走近后柔声安慰着。

    颜庆江却将手里的那段木头递给她,“收好,我挖的,找到的……”

    “好,好,我帮您收好。你听大夫的不要乱动啊。”玉秀也顾不得颜庆洪直勾勾看着的眼睛,伸手接过来,“等您好了,我给您拿过来,放心,我这就去收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