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章 顾氏湿身

    献给linda晓洲的加更

    ~~~

    颜庆江看玉秀抱着东西出去了,放心了。然后,他才后知后觉又感到伤口痛了,痛的哇啦哇啦乱叫,一会儿叫“痛死啦”,一会儿叫“秀秀帮我”。

    “秀才爹,你按紧点,这接骨可不能乱动!”金福清看颜庆洪的手在松动,连忙提醒了一声。

    颜庆洪收回目光,手上又用了点力气,狠狠按住颜庆江的腿。

    玉秀听得心乱又帮不上忙,只能帮着将那盆血水端出去倒了,想到颜庆江那身衣裳,她想到家里还有几身爹在世时的衣裳。

    家里的正房,是颜庆山夫妻生前住的。

    玉秀几个回来后,直接上锁了。

    她拿了钥匙,打开房门,到正房里去翻找,终于找到了一身宽松的。她一转身,看到顾氏眼睛直瞪瞪地站在房门口。

    “大嫂,您怎么来了不招呼一声?小叔没躺在这。”玉秀顺着顾氏的眼神看了一眼,心里暗道不好。

    他们从府城带回来的东西,都堆在这间正房里。

    顾氏扬起笑,“秀秀啊,我看你走进房里,想着能帮什么忙不。”

    “大嫂想得真是周到。”玉秀冷笑一声,“大嫂,您这么挡着路,我怎么出去?您跟我一起烧水去吧。”玉秀直直走到顾氏面前两步处站住了,“大嫂是看到什么了?好像回不了神了?”

    她这话说的不客气,顾氏不舒服了,“秀秀,你怎么和我说话的?有没有长幼尊卑了?”她

    刚才玉秀在翻找东西,顾氏分明看到衣箱里,有几块绸缎料子,那么亮闪闪光滑的,肯定是绸缎,好像还有一个盒子?

    顾氏真恨不得扑上去拿出来看看。

    “秀秀,秀秀啊――”

    玉秀听到外面的喊声,只觉今日家中真是热闹。

    这个七月半,倒好像自家不用过节了一样。院子外,是福婶的声音。

    刚刚把白眼狼给支走,怎么福婶又来了?

    “福婶,我这就来,什么事啊?”玉秀大声应着,看着面前的顾氏。

    顾氏终于回神了,往边上让开两步,玉秀啪一下关上门,将锁给锁上了。

    “大嫂,走,帮我烧水去吧。”玉秀挽着顾氏的胳膊,将她一起拉到外面。

    福婶站在屋檐下,伸长脖子往屋里看,白延郎居然又回来了,跟在她身边,看到玉秀,那眼神热切地上下打量。

    “福婶,白大叔帮忙,您还来了,这可让我们怎么过意的去。大嫂,是吧?我家里乱,要不您陪福婶到家里先坐着?”玉秀被白眼狼打量地不舒服,想着先把这几个人支走。

    “没事,我先去看看小叔……”

    “我先去看看你小叔……”

    顾氏和福婶两个,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她们既然来了,自然不会轻易走。

    福婶是外人,玉秀叫了玉淑出来,让她将衣裳送屋里去,再给帮忙的人倒水喝。

    四个帮忙送颜庆江回来的村人,白金福和金福清在屋里帮忙,还有两个看插不上手,天色又像是要下大雨的样子,都先告辞回家去了。

    玉秀谢了两个村人,拉着顾氏到灶间,“大嫂,小叔正在换衣裳,您帮我端水去。福婶,也没什么事儿了,你要不坐会儿,等白大叔一起走?”

    “行,行啊。”福婶看着玉秀安排,笑得跟朵花儿一样。

    顾氏没想到,玉秀真拿她当老妈子使唤,让她洗了一块面巾,端水送到屋里去。这种粗活,怎么能是她这个秀才娘子干的?

    她眼睛往正房那边看了两眼,慢吞吞走到屋门口。

    颜庆江此时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裳,腿上也绑上木板了,金福清、白金福和颜庆洪三个为了按住他不让他乱动,使出了浑身力气,都累得够呛。

    胡大夫正忙着收拾他的医箱。

    顾氏站在门口,看看床下那盆血水,再看看颜庆江的伤口,“呀,有血!”她柔弱地轻轻地惊叫一声,手里的水往前翻,人往门边靠去。

    屋里的几个男人看她这么倒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大嫂,怎么了!”

    可顾氏没想到,玉秀就跟在她后面。

    看她柔弱地摔倒了,玉秀叫了一声,伸手去接盆,可没接住,只将那盆往外勾了一下。

    那盆水哗一下,大半倒在顾氏身上,然后,木盆咚一声,结结实实地砸在顾氏的**上。

    眼睛闭着正要晕倒的顾氏,被那盆热水一烫,再被那木盆一砸,又是一声惨叫。

    这下的声音,可就不美了,声音尖锐直冲云霄。

    她转身举起巴掌就想打玉秀脸上,天上却忽然“轰隆”一声巨响,一个雷就在头上炸开了。

    顾氏吓得发出了第三次惊叫。

    玉秀指着顾氏的胸前,“大嫂……大嫂……您……您快回去换换吧。”

    顾氏低头,看到自己红色的肚兜,透过薄薄的夏衫,若隐若现。

    屋里的几个男人看到这变故,都呆看着门口。

    福婶和白延郎正站在屋檐下,探头看过来。

    白延郎的眼神就直了,甚至发出了啧啧两声。

    顾氏一向是自视甚高的,这一下丢人,她又羞又怒,伸手揽在胸前捂住自己,一步就跳到门外屋檐下,几个动作一气呵成。

    她面向墙壁站了,“秀秀,有没有衣裳……”

    “大嫂,趁还没下雨,您赶紧回去换衣裳。我和淑儿的衣裳,你都穿不了啊。哦,等等,有我娘以前的衣裳,你等等……”玉秀转身,捧了一身灰布裙出来。

    顾氏看看那样式和料子,嫌弃地连连摇手,“那个……我,我还是回去换一身。”

    那盆热水倒在身上时很烫,现在被风一吹又发冷,顾氏生怕自己着凉出个好歹,不敢僵持着。

    再说还有一个白延郎站在边上,那眼神滴溜溜往她身上溜,她抓过玉秀手里的灰布衣裳遮在胸前,往家跑去。

    这时,又是一声炸雷,乌云翻滚,几滴雨点砸下。

    玉秀看着顾氏跑出院外了,才恍然想起来,“大嫂,给你斗笠,斗笠!”

    顾氏早跑了好几步,哪还听得见啊。

    等她跑到半路,那雨跟泼下来一样,她再退回去也来不及了,只能往家跑,一路上,衣裙全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