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章 钱财露白

    献给keppra的加更

    ~~~

    看到顾氏走远了,玉秀松了口气,转头一看,白眼狼还在直溜溜地往顾氏跑的方向看。

    不要盯着自己看就好,她心里嗤笑一声,麻溜地找布将地上给吸干净。

    幸好那盆热水,大半都倒在顾氏身上,地上倒没怎么湿。

    胡大夫走出门,看看这雨太大,一时也走不了。索性又回到房里去给颜庆江把脉,开了个补血的药方,絮絮叨叨交代了一堆要注意的事。

    他说完后,眼睛看看颜庆洪,再看看玉秀,食指和大拇指搓了搓,“那个,诊金……”

    颜庆洪低头,帮颜庆江细心地拉了拉衣裳的衣角,没听到。

    玉秀看看白金福几个,再看看颜庆洪,“胡大夫,您等着,诊金我拿给您。”

    “不急,不急,我等在这。”胡大夫笑着坐回椅子上,一手摸着山羊胡子,挺有几分高人的味道。

    玉秀再回到屋里时,手里拿了个钱袋。

    这钱袋还挺大的,至少有两个巴掌长。而且,看那布料绷紧的样子,应该挺沉的。听那声音,可不是惯常大家听到的铜钱撞击声,比那声音沉闷了。

    这一下子,屋里的几个人,都直瞪瞪地看着玉秀。

    玉秀伸手在钱袋里摸银子,袋子看着鼓鼓囊囊的。

    终于,玉秀掏出一块大银疙瘩,胡大夫一看,眼睛都直了,这银子,得有十两吧?

    刚才顾氏闹的那一出,颜庆洪有点恼怒,一直垂着眼不声不响。听到玉秀拿银子,他眼神往这边一溜,然后,瞪大了眼睛。

    十两啊,这可不是小数目,要是就吃食嚼用,两年都用不了啊。他看到玉秀手提了起来,有点着急。

    玉秀嘟囔了一声“不对,太大了……”。

    胡大夫脸上懊恼之色一闪而过。

    颜庆洪感觉要跳出胸膛的心,放回去了。

    玉秀又掏了一块出来,看着少说也有五两重。

    胡大夫和颜庆洪都停下了动作,都恨不得冲上前去。一个是恨不得揣怀里,一个是恨不得塞回钱袋里。

    玉秀又咚一声放回去了,钱袋发出银子撞击的闷响。

    终于,玉秀掏出一块满意的了,“胡大夫,给您诊金。”

    胡大夫一看,应该是一两银子。乡下地方,他往常出诊一次,最多也就三十文诊金,算上药钱什么的,撑死了也就五十文,要是大方点的人家,会管他一顿酒菜。

    这一两银子,就是一百文啊,足足是他往日出诊的两三倍了。

    “这怎么好意思,好意思呢。”胡大夫倒不贪心,挺知足常乐的,看到一两银子,眉开眼笑地接过了,大方地承诺道,“过几天,我再来给他换个药。放心,只要他别乱动,这腿保管能好。”

    “恩,多谢胡大夫了,等我小叔腿好了,我再谢您。对了,小叔出了这么多血,要买点什么补补不?”玉秀打听道。

    “补补啊,你可以到镇上药房,买支老山参给他炖鸡吃,大补气血啊。就是老山参可不便宜……”

    “能补好身子就好,我知道了,谢谢胡大夫。”玉秀毫不在乎地说完,又拎着钱袋出去收好。

    那钱袋在她手里一晃一晃的,颜庆洪只觉得自己的心跟着一晃一晃的。

    胡大夫摸着手里的一两银子,高兴地恨不得在她家住下。

    这时,雨倒是停了。

    夏日的雨,来得急,去得快。雨一停,马上云开雾散,天地又是一片晴朗。

    金福清看看没什么事了,招呼白金福一起回去。

    “你先回去吧?要不,我看看秀秀几个还有什么要帮忙的。秀秀啊,怎么没见玉栋啊?”白金福看看福婶,要留下来。

    “我哥今天在叔父家吃饭,喝了几口酒,正在屋里睡呢。白大叔,今儿辛苦您了,也没什么事了,您回去忙吧。”玉秀不打算留人,“叔父,刚才大嫂……也不知有没有烫伤,您要不请胡大夫回去,给大嫂看看?”

    “应该没什么事,那我……我先回去看看。”玉秀提到顾氏,颜庆洪再想留也留不住了。刚才顾氏罗衣半湿,又丢了个丑,当着金福清等人的面,他待不住了。

    再说,看到那一袋子银子后,他这心里,觉得不踏实,得赶紧回家商量一下。

    胡大夫看颜庆洪没有请自己看诊的意思,留了点药丸药粉,背着自己的药箱子告辞,“过三天我回来换药,这几天要是发烧,就把这药丸给他吃下去,记得要晚上留人守夜啊。”

    福婶很热心地招呼玉秀,“秀秀啊,都不是外人,有什么事你过来找我们啊。”

    白延郎还没回神,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被他娘推了一把,才跟着点头。

    “谢谢福婶,谢谢白大叔。福清叔,你们慢走啊。”玉秀将他们送出院门,看白金福跟在颜庆洪身后,越走越近,不由眯了眯眼。

    金福清出了门,走到滴水潭附近后,跟颜庆洪等打了声招呼,径自回家去了。

    白金福却是跟在颜庆洪身后,“那个,秀才爹,前两天你家秀才娘说,你想帮秀秀找个婆家,看中我家延郎……”

    颜庆洪似听非听地唔了一声,“金福啊,我还有事,你要有什么事,改天我们再聊?”

    他现在没心情理会白金福的话,脑子里就想到刚才玉秀拿出来的那只钱袋、那锭十两银子、给胡大夫的一两银子……他心里,就觉得不安心。

    这么多银子,玉秀竟然露白了,这要是招贼怎么办?不行,得拿回家放着才放心。

    他回到家中时,顾氏正在一脸回味地说自己看到的,“那些料子,一看就老值钱了。我就看到秀秀拿出一包放在边上,也没能仔细看,镇上武老爷家的,穿的应该也就是这种吧。”

    边上,陈氏和颜锦程啧啧有声。

    颜锦程看到颜庆洪进门,“爹,您回来啦?娘子说,她在秀秀家,看到了成堆的绸缎……”

    颜庆洪走到堂屋坐下,拿出烟袋想抽袋烟,可老是点不着,他拿着烟杆敲了敲,“秀秀给了胡大夫一两银子。”

    “什么?给一两银子?找那胡大夫,不是只要二十文吗?你怎么没告诉秀秀?她被骗了?”陈氏一听一两银子,话就不停往外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