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章 热血沸腾

    红婶一看到玉秀,停下了手中的捣衣槌,“秀秀,你家小叔怎么样了?”

    刚才颜庆江从这边抬过去,大家都看到他那血肉模糊的腿了。

    “没事了,胡大夫说能治好,就是得好好养些时候。”玉秀说着,又不好意思地问,“红婶,我家还没来得及种菜,您家有青菜不?等我小叔醒了,想给他煮点菜粥吃。”

    “青菜家里多得是,我回头给你拿来。”

    “还是我来拿吧,怎么好麻烦您送过来。”

    “秀秀,你怎么不去问福婶拿啊?”有洗衣的妇人插嘴。

    红婶啐了那人一口,“你瞎说什么?”

    “这可不是我瞎说,福婶都说了,她家延郎那是多细皮嫩肉的小伙子啊。”

    边上有几人暧昧地笑起来。

    玉秀眉头一皱,刚想说话,红婶已经呼一下站起来,“都是有闺女的人家,嘴上积点德。别人胡说,跟着瞎说什么劲儿?在孩子面前胡说八道,很长本事?”

    冲着红婶里正娘子的身份,大家也不敢轻易招惹。何况她又是出名的心直口快的人,把她惹急了,说话可是不留一丝情面的。

    那妇人看红婶有些发怒,没再多话,只讪讪地嘟囔,“这有什么好瞒的?昨天福婶自己在这说的,大家都听见了吧?”

    “福婶说什么了啊?”玉秀看着那妇人,好奇地问。

    红婶一把把她拉下来,“你小姑娘家,不要听那些浑话。快点,我洗好了,你在这石板洗吧。”她说着站起来,将自己的衣裳收回盆里,给玉秀腾地方。

    滴水潭边,沿着潭子一圈,砌着一块一块光滑的青石板,就是供大家洗衣的。一块石板一个洗衣人,若是有关系好的,也会两人共用一块。

    石板数量有限,后来的人得等先到的人洗好让出位置了,才能接上。

    玉秀看看旁边也没等着的人,也就不客气地蹲下来,将自己的衣裳拿出来。

    “你年纪小,别听浑话!洗好衣裳就来我家里拿菜,别耽搁了。”红婶又交代了一句,板着脸警告地看了刚才说话窃笑的几个妇人一眼,才转身走了。

    玉秀点头答应,她其实挺好奇福婶昨天说了什么。可是那些妇人只是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却没人再跟自己说什么了。

    后面,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个洗衣裳的,有人惋惜地看看玉秀,甚至还有人同情地叹了口气。

    这些人的异样神情,显然,不是因为自己今天那一袋银子的事。

    玉秀有些诧异,她以为会有一群人羡慕自己有钱,可没想到只收到同情的眼神。福婶可不是有城府的人,她知道自己这么有钱,居然忍得住不说?

    玉秀对福婶的性子没猜错。可她没想到的是,福婶这一路回家,脚步打飘头晕脑胀,整个人傻乎乎地压根没回神。自然,也压根就想不到要说什么闲话。

    福婶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整块银锭啊。

    等推开那被虫蛀得有一个个洞的木板门,踏进家里,她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终于痛得醒过神了。

    她激动地拉住白金福,“当家的,你看到没?我没眼花吧?刚才,看到的,真是银疙瘩吧?”

    白金福其实也挺激动,“全是,我看到秀秀拿出来的那一锭,少说也有十来两吧?”

    “哎哟,那她拿的那么大一袋,不得几十两啊!”福婶激动地伸手抓住自己的衣角,那身破旧衣裳经不住她的手劲,衣角直接抠出了一个洞。

    她压根没感觉到,只满腹欢喜,“当家的,那,那咱们延郎要是娶了秀秀,那嫁妆……怎么得秀秀也得带个二三十两银子吧?”

    前两天陈氏忽然屈尊降贵来找她,话里话外的意思,颜庆洪为侄女打算,想帮她找个可靠的婆家。可因为玉秀没嫁妆,就想找个不要嫁妆的人家。

    白家一连生了五个女儿,人口多劳力少,日子过得紧巴。嫁女儿时,白金福和福婶倒是拿了点彩礼钱,可这几年都被白延郎偷着抢着逼着拿出来,花的差不多了。

    等想给儿子娶媳妇,家里穷拿不出彩礼,白延郎又是游手好闲的名声在外,两三年里,福婶把附近村里的媒婆都拜托了,也没能说上媳妇。

    陈氏一说颜庆洪想把玉秀嫁给他们家延郎,条件是没嫁妆,以后农忙时白金福得帮着他家干点农活,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不说玉秀的好相貌,就看颜庆山夫妻在世时,玉秀家里家外地帮着干活忙活,那也是一等一的媳妇人选。

    虽然最近在村里,丁三爷到金福清家的事,传得沸沸扬扬。

    可白金福夫妻俩心里,姑娘就是浪费钱的赔钱货,人家要看重,肯定是看重玉栋兄弟俩,没玉秀啥事。

    所以,他们压根没觉得陈氏的话有什么不对劲。

    可是,现在,他们看到玉栋家里,有整袋银子,一整袋啊!

    福婶只觉得原本还算满意的媳妇人选,一下子,金光闪闪起来。

    白金福到底是男人,比福婶一个妇道人家要冷静些,“我看秀才爹今天那样子,延郎能不能娶到秀秀,还摸不准呢。”

    “怎么会?是秀才娘,就是陈氏,亲口跟我提的……”福婶说到这,没说下去了。

    当时,陈氏跟她说,是因为玉栋四个孩子没依靠,秀秀也没嫁妆……现在,秀秀可有白花花的银子做嫁妆啊,这还能看上她家延郎吗?“你要不,再找秀才爹问问?”

    “问什么!颜庆洪一家子,就是想吞了秀秀的嫁妆钱!”白金福难得聪明了,“二三十两嫁妆呢,他们想吞了,还想以后我们给他们家做长工!”

    白金福在屋里转了几圈,拿定主意了。

    “延郎呢?快找回来。秀才娘不是给了主意?今晚让延郎赶紧去,明天一早,我们就找人去。到时候,秀秀就是我们家媳妇。那些家中,哼,一分都别想少我们的!去,快去找!”

    他只觉热血上涌,重重地一挥拳,好像想一拳打掉颜庆洪的妄想。

    “好,好,我这就去找延郎。”福婶一扭腰,赶紧去找他们宝贝儿子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