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章 借机开溜

    加更,谢谢keppra打赏月票包

    ~~~

    别看玉栋才十二岁,可颜家人长得本就比同龄人要高些。

    玉栋又是气急了,拼命打。

    白延郎虽然比他大了几岁,压根不是对手。

    白延郎被几棍子打在身上,痛了,他娇生惯养,偶尔偷鸡摸狗被捉了,他爹娘都是马上来赔情赔钱。

    眼看玉栋那棍子,根本是要打死他的样子啊,他抱住头一边跑一边叫,“别打了,我说,我娘叫我来的,你叔把秀秀嫁给我了!别打我,我说了,说了!”

    “哥,别打了。”玉秀上前拉玉栋。

    金福清几个也才醒过神,连忙上前拦住,再细问,“你刚才说什么!”

    白延郎被打得青一块肿一块,伸手往脸上一摸,自己摸到了一手血,“娘啊,我要被打死啦!”他哇地一声就想哭叫。

    “再不说我打死你!”玉栋挥了一下手中的棍子,带出一股凉风,白延郎愣是吓得打了个寒噤。

    他张口刚想说,院子外大门被“咚”一下踹响了。

    “开门,快开门!玉栋!”院门外,颜锦程的声音格外响亮。

    金福清等人听到是颜锦程的声音,都愣了一下,半夜三更又来一波人?

    玉秀转身出去,“来了!”她拔下院门的门闩,大门被一下推开,要不是她见机躲得快,就要被冲进来的颜锦程给撞倒了。

    “奸夫**……额……”颜锦程想说奸夫**妇在哪里,看到玉秀站在那看着自己,把剩下的话吞了回去。

    玉秀这样子,好像,不像是被非礼的样子?

    “大哥,你找什么?奸夫?”玉秀吃惊地看着他,“大嫂,大嫂没来我家啊!”

    “呸,胡说什么!”颜锦程到底读过书的,脑子转得快,听玉秀这话,前后一想,这不是说自己戴绿帽子吗?

    院门外,颜锦鹏站在他爹的后面,整个人藏在门口的阴影里,也看不出什么神色。

    颜庆洪站在院门口,有点发呆,这情景,和预想的,不一样啊!

    “秀秀啊,你,没事吧?”

    “叔父,我能有什么事儿啊?”

    白延郎听到颜庆洪的声音,觉得救星来了,往屋外扑出来,“叔,救命啊!他们打我!”

    颜庆洪就看到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白延郎往自己这边冲过来。

    颜锦程指着人怒声问玉秀,“秀秀,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你竟敢晚上藏男人在家里!不要脸!败坏家风!”他说着又转向颜庆洪,“爹,这是败坏我们颜家的家风!您可不能不管!”

    玉秀冷笑一声,“大哥说得对,叔父,我也要找您来说这事呢!”

    “奸夫都拿到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哼,玉栋呢?你趁着他喝醉了,胆子就大了,你,我打死你!”颜锦程义愤填膺地上前两步,就想打玉秀一巴掌。

    “住手!”玉栋提着棍子,脸气得通红地走出来,一把就推开了颜锦程,提着棍子站在玉秀面前,“谁敢打我妹妹,我跟他拼了!”

    “不许你们欺负我姐!”玉梁拿着一把割草的镰刀,也迈着小短腿,站到玉秀面前。

    金福清几个,都从屋子里走出来。

    颜庆洪和颜锦程一看屋里还有这么些人,互相对视一眼,这,是怎么回事?

    玉秀冷笑一声,“大哥说我败坏家风!福清叔他们都在这,我还想问问叔父,您是什么意思?”她说着看着白眼狼,“白眼狼,你把刚刚说的,再说一遍!没听我大哥刚刚说的?你要是不交代清楚,败坏颜家家风,是要被火烧被沉塘的!”

    白延郎犹豫了一下,看到玉栋手里的棍子动了动,抱着头惨叫一声,“我说!”

    他又抽抽搭搭将事情给说了一遍。

    其实,和玉秀猜的也差不多。

    陈氏告诉福婶,颜庆洪想将玉秀嫁给她儿子。为了免得玉秀哭闹,让白眼狼趁着今晚玉栋和玉梁都醉死了,来找玉秀,只要生米煮成熟饭,到时白家不用出彩礼,就可以白得一个媳妇。

    颜庆洪和颜锦程听完,呵斥他胡说。

    白延郎不依了,冲颜锦程叫,“怎么是胡说?你娘亲口和我娘说的,对了,还说以后让我爹帮你家干点农活,就算抵彩礼钱了。”

    “堂叔,您是什么意思?”玉栋紧紧抓着手里的棍子,看着颜庆洪。

    颜庆洪看到那和颜庆山相似的眉眼,再看看站在他们后面的里正等人,哼了一声,“我是你们的长辈,为你们考虑前程,难道不该吗?”

    “堂叔,我爹和你早就分家了,我妹妹不吃你家的米,不用你家的钱,不要你操心!”

    “放肆!你,你这是跟长辈说话的态度?我,我打死你!”颜庆洪被玉栋顶得恼羞成怒,就想动手。

    金福清上前几步拦住了,“锦程,这事你说句话!”

    颜锦程刚想说话,玉秀哼了一声,“大堂哥,你可想好了再说!今晚的事,要是不处置好,我就闹到县衙、闹到书院去!”

    “你……女子贞静守节才是本分,你……你简直是泼妇!”颜锦程气得一拂袖,“爹,我们回去!”

    他倒是很有几分急智,拖着颜庆洪转身就走。

    “慢着!大堂哥,半夜三更你不睡觉,来踹我家的门!这事你回去得想个好说辞。明天,我们会请街坊四邻做见证,上堂叔家要说法!”玉秀也不去拦着,大声说了一句。

    颜锦程脚步一顿,走得更快了。

    白延郎没想到眨眼功夫,颜庆洪父子就走了,还是只留下自己,他眼神四下转悠,想着要不要趁机溜走。

    “白眼狼,你被人骗了明白不?看到没?我堂叔要真心想让你娶我,怎么还会跟在你后面来抓人?你现在回去,问问你爹娘,奸夫**妇被抓到了,是怎么处置的!”

    白延郎一听让自己走,简直是喜从天降,转身就想跑。

    “对了,你家是不是和我堂叔家争田水,打起来过啊?”玉秀看他出去,大声又问了一句。

    一下子,颜庆洪父子和白延郎都走干净了。

    金福清看看边上几个人。

    傍晚,玉秀来他家跟他说,觉得今晚家里要进贼,请他帮忙找几个人做见证。

    他当时还觉得不信。玉秀好求歹求,他才答应叫几个人过去一趟。

    “福清叔,几位叔伯,大晚上劳烦你们……”

    “没事,没事,原本以为是你们小孩子胡闹,没想到,还真来事了。”说话的,是村里的金满堂。

    和白金福家女儿多相反,他家是儿子多,夫妻俩生了六个儿子四个女儿。人多就势众,在东屏村,可是说得上话的人家。

    更难得他不怕事,不欺人,为人挺豪爽。所以,谁家有事要找个中间人什么的,除了金福清,第二个想到的就是他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