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章 釜底抽薪

    金满堂对颜焘,是很钦佩的,对颜庆山也不陌生。他看看玉栋三个,想到早死的颜庆山夫妻俩,叹了口气。

    玉秀看看金满堂的同情之色,心中滑过一个念头,她拉了拉玉栋,附耳说了几句。

    玉栋点点头,转头对金满堂作了一个揖,“满堂伯,我们想求您件事。”

    庄户人家,平日没这么多礼。

    玉栋这一礼,把金满堂吓了一跳。

    他叉叉着手,不好意思地连忙说,“你这孩子,有事说,怎么……行什么礼啊。”

    金福清和其他几个村人也好奇地看着这两个孩子。

    “满堂伯,今晚的事,您也看到了。我们兄妹年纪小,想自力更生,可是,总是会有些事。我想说的事,我先说,您先听着,要是为难就算了。”

    “什么为难的事?你说!”金满堂听说是为难的事,挺了挺腰板,“你说,谁不知道我金满堂可不是怕事的人。”

    “满堂伯,是这样的,我家的田现在被我堂叔种着。本来,我们兄妹想着,我们年纪小,好歹有叔父这个长辈照应。可今晚出了这样的事,我们信不过他。”

    金满堂和其他人点点头,今晚的事,稍微一想,就知道肯定是颜庆洪一家有打算。

    玉栋又接着说,“我们家那两亩田地,只怕……满堂伯,我们想着,将那两亩田换给您,您将东山那边的田换两亩给我们吧?”

    “东山的田?玉栋,这不行,东山的田,哪能和你家的田比啊……”

    东屏村因为西边有河,村北这边的田地取水容易,田地肥沃,都是良田。可东山的田,靠近东山脚下,土地又瘦,还是沙土质,囤不住水。

    江南地区,一年要种两季水稻。种水稻,最重要的就是下秧时要有足够的水。这田不能囤水,可直接影响庄稼收成。

    同样的一亩田,就算加倍精心伺候,东山的田的亩产,比北边的田少说也要少掉百来斤。这两季稻子,就是两百来斤稻谷,对庄户人家来说,可不是少数了。

    金满堂要说不动心那是假话,可他看看这三个孩子,还有金福清几个人在边上,再怎么他也不能蒙孩子。

    他以为是玉栋年纪小,分不清田地好坏,“玉栋,你叫我一声伯,我不能瞒你。这东山的田,跟北边的比起来,可是一个天一个地。一样两亩田,北边的能收个千把斤稻谷,可东边的,估计也就八百来斤了。这一年,就差不少钱呢。”

    “满堂伯,东山的田再不好,我们好歹能种起来。我家的田,不瞒您说,现在那田被我堂叔种着庄稼,换给您,其实是让您为难……就冲今晚的事,我们也不敢再和堂叔家有瓜葛……”

    其他几个听了玉栋的提议,也有眼热的,听玉栋这话,大家再一想,不由对他刮目相看。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从颜庆洪手里想拿回田地,那是千难万难。可这么一交换,釜底抽薪,他们兄妹就不需要去跟颜庆洪对上了。

    而要从颜庆洪手里拿这两亩田,是个硬碰硬的事。

    其他人家,还真不合适。扪心自问,他们不怵颜庆洪,可颜锦程那秀才功名,他们还是要顾虑的。

    而金福清这样的,倒是不怕颜庆洪家,可他家人口少,家里又都是良田,要换也没什么好换的。

    这么一算,还真是只有金满堂最合适。

    金满堂家多的就是劳力,家里的田偏偏大多都在东山脚下。而他的二女婿,也是秀才功名,比颜锦程还早一科考中的。

    玉栋拿良田换金满堂家东山的田地,自然也有补偿他与颜庆洪家对上的意思,一点没让人吃亏。

    金满堂听了玉栋这话,还真刮目相看。

    他想了一下,自家倒也真不怕颜庆洪家,他爽快地一点头,直接应了,“成,刚好福清在这,明天我们换田契。可我也不能占你们便宜,这样,索性,我将玲珑山山脚下那两亩地换给你,然后,玲珑山这块山头,也一起换给你们。”

    玉栋家的田和山头,都在北边。北边的地好,山头却不如东边了,东边大山连绵,树木幽深茂盛,山上野鸡野兔也多。而且,东山的山地,比北面好,种出的瓜果吃口好。

    连田带山一起换的话,金满堂虽然还是占了便宜,但占的便宜就有限了,倒是个磊落做法。显然是不想在人前,落下占孩子便宜的名头。

    玉栋犹豫了一下,看玉秀对自己点头,要自己答应,“满堂伯,成!”

    “满堂伯,这可是我们占便宜了。玲珑山的山地,您都开垦好了呢。”玉秀笑着说,“谁不知道您家开垦的地,连取水池都挖好了,这份人工,我们可占便宜了。”

    “哈哈,秀秀会说话!这算啥,谁让我们家多的就是劳力呢!”金满堂得意地哈哈一笑。

    种地的,最得意的就是别人夸自己田地伺弄地好。玉秀又点明了他在山上开垦地耗费人工,其他人听了也不会觉得他太占孩子便宜了。

    “福清叔,那我们明天就拿田契和地契到您家来,我们跟满堂伯家换一下。”

    两家当事人都答应了,金福清也就是过个手,帮忙登记着换个名字的事,当然是连口答应了。

    他看看天色,这一阵折腾,都快天亮了,“行!这天都快亮了,我们回去歇一下,天一亮就给你们办这事。”

    “福清叔,天亮了,我们要去堂叔家说清楚这事……”

    “这是当然,等天亮了,我们几个一起过去?”

    “这有什么说的,肯定去。我明天不下地,玉栋,你到时叫一声我就来。”金满堂第一个响应了,“颜庆洪太欺负人了,虽然这是他颜家的事,可这害人性命,可是大事!”

    他重重强调了“害人性命”几个字,指的自然是颜庆洪父子打着捉奸的名义来抓人的事。

    其他几个也觉得颜庆洪心太狠了,有点看不过眼,都一口答应天亮后去做证。

    几人说定后,告辞回去了。

    金福清想到下午玉秀露出的那袋银子,更是叹气,到底是孩子,财不露白的道理都不知道。

    他觉得,要不是下午露了银子,颜庆洪可能还不至于想着害死玉秀呢。

    临走时,他到底嘱咐了一句,“秀秀啊,你们年纪小,让人知道有银子,可是要遭人眼红的。”他想想下午也就自己、颜庆洪和白金福一家看到了,“白家,回头我去说话,让他们不要多嘴。以后,你可得谨慎点。”

    “我知道了,谢谢福清叔。”玉秀当然不会说自己是故意在两头狼面前丢肉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