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章 丢车保帅

    玉秀送走金福清等人,看看玉栋和玉梁脸上都是喜色,这事比自己想得还顺利啊。尤其是满堂伯答应换田地,更是意外收获。

    “大姐,他们太可恶了!尤其那个颜锦程,真讨厌!”玉梁厌恶地连堂哥都不愿意叫,一想到刚才颜锦程竟然想要害死大姐,他就恨不得揍他一顿。

    玉秀看他气得小胸脯不停起伏,“看你,别自己气坏了。你和哥先去睡一觉,等天亮了,我们去收拾颜锦程去。”

    玉梁一听收拾颜锦程,高兴极了,原本不小的眼睛,居然硬是笑成一条缝,随即打了个大呵欠。这一夜没睡,他到底年纪小,走回屋里头刚沾上枕头,就打呼了。

    玉栋看玉秀运筹帷幄的样子,好像什么事都在她掌握中,笑着赞了一句,“秀秀,你太厉害了。”

    玉秀毫不谦虚地点头,“那是当然。”

    暗地里忍不住对自己吐吐舌头,好歹也是重生一世,居然被哥哥一夸就飘起来啦。

    她想着明日怎么折腾颜庆洪和颜锦程,只觉心情舒畅,到小叔的屋里看颜庆江还在睡着,没有发热,玉淑推他们去歇着,一定要自己守着。

    小叔没发热,这一次她没跟玉淑争,回到屋里,也是倒头就睡,养足精神等明天。

    没想到,没等他们找过去,第二天一早,颜庆洪居然上门来了。

    玉栋开的门,一看是颜庆洪,立着家门不远处,站着颜锦鹏夫妻俩,他气不打一处来,“堂叔,您又来干吗?”

    “栋儿啊,我是带着你二堂哥夫妻俩,上门给你们赔罪来了。”颜庆洪一脸心痛,“都怪我糊涂,让你们受委屈了。好孩子,我们进屋说!”

    玉栋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要是颜庆洪还是昨晚那样气势汹汹,他立马就拿着棍子赶人。可颜庆洪开口说赔罪,还满脸悔恨的样子,他不知颜庆洪这是闹哪一出,僵在门口,不知该怎么反应。

    玉秀在他身后,一听颜庆洪的口气,推了推玉栋,“堂叔,您还是在院门说吧,我们看到您害怕……哥,你去请福清叔他们,堂叔要说什么,也能请他们一起听听!”

    玉栋答应一声,走到院门,直接绕过颜庆洪三个往村东头跑去叫人。

    玉秀代替玉栋,站在院门口,打量了面前的三个人。

    颜庆洪没想到自己都说赔罪了,他们竟然还不让自己进门,心下更是不虞。这是打算撕破脸了?他们四个孩子,有这胆量?

    玉秀看看面前三人,颜庆洪眼皮浮肿,看样子一夜未睡。此时站在院门口,那眼珠子转着,眼底闪过怒气和疑惑。

    再看颜锦鹏夫妻俩。韩氏眼眶红着,显然是哭过了,脸上那神情,颇有几分慷慨赴死的气概。颜锦鹏只低着头,也不知是个什么神色。

    玉栋回来地很快,不过片刻功夫,金福清、金满堂等昨夜在场的几个,都来了。

    玉秀看到他们来了,让开门口,将几人迎到堂屋坐下,颜庆洪三个才跟着进屋。

    玉秀给颜庆洪搬了张椅子,颜锦鹏夫妻俩站在他身后。

    金福清咳了一声,开口问道,“秀才爹,你这是……”

    “福清啊,昨晚那事,我回家后细问,才知道原委。”他往身后努嘴,“妇道人家,眼皮子浅,净惹事端。我知道原委后,这心里……唉,我家那老不修的病了,我先带锦鹏夫妻俩,来给栋儿几个赔罪。”

    颜庆洪细细说陈氏如何被韩氏撺掇,昨天韩氏又骗了颜锦鹏,让颜锦鹏拉着自己和他大哥来捉奸等等。

    末了,他重重叹了口气,“我昨晚是气急了,秀秀啊,你也别怪你大哥,他是一心只读圣贤书,听说这种事,就气得说了那些话。这事,还是怪我啊,我没多问问,就来了。”

    “韩氏惹是生非,不孝不贤,按理该休了她!只是,栋儿,秀秀,慧娘和阿林都还小,你叔我厚着脸皮帮她讨个情,你们要气不过,打她一顿骂她一顿都成……”

    玉秀看颜锦鹏夫妻俩只低头站着,韩氏听到后面,只死死低着头,啜泣声没忍住传出来。

    “你还有脸哭!还不去给秀秀他们赔罪!”颜庆洪转头,厉声喝了一声。

    韩氏脚步犹豫一下,往前面移来。

    玉栋看看颜庆洪,再看看韩氏,气得拳头捏紧青筋都露出来了,“你们想害死秀秀!你们是想害死人!”

    他口拙,一气之下,更是只想到这一句。

    原来是丢车保帅啊!

    没想到颜庆洪和颜锦程倒还能想到这么一招,很有急智啊!

    玉秀站在玉栋身后,看她哥气得浑身哆嗦,伸手按在他肩膀上,“堂叔,这事既然关联到我,我少不得要问问清楚。”

    她说着抬头看向韩氏,“二堂嫂,你为何要害我?”

    “我,我知道你有很多好东西,想着你死了,这些东西,就能给我们了。”韩氏念经一样,一字一顿地说完,猛然扑过来跪在玉栋和玉秀面前,“栋儿,秀秀,求求你们!都是我鬼迷心窍,你们别和我一般见识,求求你们饶过我这一遭!不要逼死我!我给你们磕头,给你们赔罪!看在阿林府面上,你们饶了我吧……”

    她发髻本就松散,这一扑一跪,头发披散下来,好像疯癫了一样。

    玉秀一愣,上前两步抓住韩氏肩膀,“二堂嫂,你这是干什么?”

    “还是栋儿和秀秀大度!老二家的,你还不快点谢谢他们,这也就是栋儿和秀秀,他们肯饶了你!”颜庆洪看玉秀去抓住韩氏,压根不管玉秀说什么,先把高帽给玉秀戴上。

    上次你给我戴高帽拿东西,这次,我也给你们戴高帽,看你们还好意思不依不饶不!

    “堂叔,我没说要饶了二堂嫂!”

    颜庆洪嘴边一串夸奖的话,直接被这句给噎住了。

    玉秀却是抬眼看着他,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堂叔,我哥心善,他是凡事不计较的。但是,昨晚的罪名要是坐实了,我可就要没命了,再说我本来就是小女子,没什么度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