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章 投桃报李

    颜庆洪看着玉秀理直气壮的样子,直接傻眼。当着大家的面,玉秀竟然还死咬着不放?

    玉秀看他愕然的样子,心里实在好笑,他以为拿那招能对付自己?

    “二堂嫂,你为了那点东西,撺掇堂婶去白家也算了,为什么还想害死我?”

    “我……我……”韩氏不顾颜面又哭又跪,本来以为玉秀肯定会松口,没想到玉秀还是盯着问。她眼神犹疑,不知该怎么说。

    “你还不说实话!你在家里不是说,怕秀秀带嫁妆,就要害死她!”

    “是,是,我……我怕你带着嫁妆嫁人……”

    金福清等人没开口,心里却是忍不住叹气,一样是儿子,颜庆洪可真舍得啊!韩氏这名声要是传开来,他二儿子这一家可就全毁了。

    “堂叔,若是别的事,您是长辈了,开口吩咐我们肯定听。可这次的事,您不要怪我们做小辈的不依不饶,我实在是害怕。二堂嫂,你这谋害的名声传出去,慧娘可就要被你连累了。”

    韩氏听到女儿要被自己连累,明显一抖,随后却又冲玉秀这边哭求起来,“秀秀,我求求你,这事,你要打要罚我都行,不要传出去!都是我糊涂,慧娘叫你一声姑,你……”韩氏想到颜锦鹏,转身冲颜庆洪和颜锦鹏叫,“爹,锦鹏,你们说句话啊!”

    她答应认下这罪时,陈氏和顾氏信誓旦旦保证玉秀不会闹大,这事最后会遮盖过去的。现在看玉秀一副闹大的样子,再一听要连累女儿,她急了。

    颜庆洪眉头一皱,微微转头,叫了一声“锦鹏”。

    颜锦鹏站在边上,听着他爹、他媳妇和玉秀几个说话,觉得自己跟局外人一样。从半夜回到家中,听着爹和大哥他们商议,他才知道为了大哥中举通路子,他们竟然是打算害死玉秀他们的。

    从听到那些话开始,他觉得自己肯定在做梦,到后来大哥和爹娘逼自己和韩氏认下这罪名,只要认了,就让阿林也,韩氏为了儿子答应认了,自己呢?

    陈氏作势要给自己下跪,自己这个做儿子的,还能不答应吗?

    为什么自己的爹娘会是这样的,要是堂伯和堂伯母是自己的爹娘,那会是怎么样呢?

    颜锦鹏想着堂伯在世时的话,直到听到颜庆洪威严地叫了他一声,他才回过神来。

    然后,他就像牵线的木头人一样,慢慢走到韩氏边上,抬眼看了玉栋和玉秀一眼,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栋儿,秀秀,是我们对不起你们,你们要打要骂,都是我们该受的!”

    玉秀看颜锦鹏那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韩氏听了颜锦鹏的话只顾埋头哭着,看着哭得很可怜。

    她暗自叹了口气,颜锦鹏孝顺,韩氏可不像是会认下污名的人,这么认下,她能得什么好处?

    她原本想拿这事做由头,闹到颜锦程丢了秀才功名,可颜锦鹏夫妇出来顶缸,想到颜锦鹏昨日对颜庆江的关心,罢了就当投桃报李吧,反正再闹下去也牵扯不到颜锦程。

    颜锦鹏说完那些话,就想要跪到韩氏边上,玉秀叫了一声“二堂哥”,推了推玉栋,玉栋本来看韩氏跪在自己面前哭得可怜,就有点心软了,一得到玉秀同意,他连忙扶住了颜锦鹏。

    “堂叔,看二堂哥和二堂嫂如此恳切的份上,你若答应我们三件事,昨夜之事我们就不追究了。若是不答应,就算这事是因着二堂嫂而起的,我们也是要请大堂哥出来说公道话的。”

    “你们先说,是哪三件事?”颜庆洪听玉秀语气松动了,暗自松了口气。但他小心地很,没听到具体条件前,可不会大包大揽地答应。反正最多让二儿子夫妻俩去县衙挨板子而已,颜锦程说过,这种事又没出人命,知县老爷也不会怎么追究的。

    “第一件,当着福清叔他们的面,堂叔您立个字据,写明您和我家已经分家另过,各家事各自理,谁也不能干涉谁。”

    “栋儿年纪还小……”

    “堂叔,您放心,我哥年纪是不大,但他不会怕我在家吃几口饭,就随便找户人家把我嫁出去的。”玉秀看颜庆洪还一脸慈祥的样子,忍不住讽刺了一句。

    “也好。这样吧,这事我答应了,反正以后你们若有事,我这做叔的,总不会不管……”颜庆洪的脸皮,比玉秀想的还要厚点。

    “堂叔有心了,您既然答应了,就在这字上签字按手印吧。”玉秀早就准备妥当了,玉栋听她说这话,马上从怀里摸出一张纸递给金福清几个看,又拿了笔过来。

    金福清几个看那纸上写的,也就是玉秀刚刚说的话,递给了颜庆洪,“秀才爹,庆山和你早就分家了,玉栋他们这写的,都是人之常情。”

    颜庆洪看到那那纸上字迹端正清秀,狐疑地看看玉栋,什么时候玉栋居然字写得这么好了?

    不过,眼前这情势,暂时还是得答应,他稍一犹豫,拿过笔写上自己名字又按了手印。

    玉秀拿过后,仔细看看没纰漏了,递给玉栋,让他收好。

    “第二件,既然分家了,我们几个做为孙辈,得把阿公的牌位请回家来。以后逢年过节在家祭拜,堂叔你要是有心,就另外祭拜吧。”昨日看到阿公牌位积灰后,玉秀已经打定主意要将阿公牌位拿回家来供着。

    这要求颜庆洪没什么为难,他拿了颜焘牌位,也不过是想做样子而已,自然一口就答应了。

    “第三件,就像堂叔您说的,我们四个年纪不大。我们想过了,小叔一个人住在村庙里也没人照应,以后,小叔就住我们家。小叔那点家产,堂叔您若有心,就还给他。若是不愿意,那我们做小辈的也没话说,只要您将今年小叔田地的收成和我家田地的收成,给我们四百斤谷子,以后也就了断了。”

    颜焘过世时,给颜庆江也分了田产等物。可这几年,为了供颜锦程读书,颜庆洪早将颜庆江名下的东西变卖地差不多了。

    “这怎么行?你小叔脑子有些糊涂,跟着你们怎么过!”颜庆洪听到这个,不乐意了。

    “堂叔,你若不答应这条,那当着福清叔里正的面,您说说您对小叔是怎么安置的。再让大堂哥和二堂哥来说说,以后打算怎么孝敬小叔……”玉秀早就想让颜庆江跟他们分开了,省的小叔老被他们白使唤。

    “秀秀,你看你,怎么说着说着倒急了。”颜庆洪一听要颜锦程孝顺颜庆江,马上不乐意了,“叔知道你们都是孝顺孩子,只是,唉,叔家里也难,前些年想给你小叔看病,他那田产卖了不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