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章 韩氏逼问

    献给书友keppra的加更

    ~~~

    “堂叔,我知道。您家里要是不难,怎么会盯上我家的东西呢?连我是不是有嫁妆都惦记着。”

    颜庆洪脸皮再厚,听到这话,到底还是还脸热了一下。不过他那晒黑的老脸,别人也看不出红不红。

    “行,你小叔答应的话,我给四百斤谷子。”这种再牵扯下去,也是白搭,他立马答应了。

    “那等会我们就上您家拿谷子?”

    颜庆洪咬咬牙,大方地说,“你们怎么拿得动啊!我让你二哥给你们送过来。”

    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亏是吃定了。有金福清这几个在这,他说得越多,越容易被人拿把柄。在家时,颜锦程千交代万嘱咐,这事不能闹大。

    玉秀提出这三件事,对颜庆洪来说,都不算为难,他自然会答应。

    说妥了条件,颜庆洪三人准备离开,走到院门,玉秀叫住颜庆洪,“堂叔,刚才忘了说,我家的田地和满堂伯家换了,田契我们都让福清叔给记了,您七月末可得快点收菜收麦子啊。”

    一想到等会儿颜庆洪回家还有一场热闹,她就忍不住想笑。

    颜庆洪听说换给金满堂了,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大步走了。

    颜锦鹏还是如来时一样,跟在后面,默不作声。

    韩氏刚才又哭又跪,站起来脚步有些踉跄,走不快,等颜庆洪父子俩走出一段了,她才走到院门口。

    玉秀看着走在最后的韩氏,叹了口气,“二堂嫂,煮熟的鸭子都会飞,您今天代人受过,可别白受罪啊。”

    韩氏脚步一顿,低头走出门了。

    颜庆洪带着怒气回到家里。

    陈氏带着顾氏和颜锦程,正在家里着急地等消息,一看到颜庆洪回来了,颜锦程迎了上前,“爹,怎么样啊?”

    “没事了。”颜庆洪只觉有点丢脸,这过去赔罪,三言两语就被逼着答应了三件事,末了恨声说道,“我就说金满堂怎么肯热心帮忙呢,原来是拿了玉栋他们那二亩上等田,吃人嘴软啊。金福清肯定也捞到好处了,才这么帮着跟前跑后的。”

    颜锦程听说事情了了,松了口气,不咸不淡地劝慰着,“爹,先别和他们一般见识,且让他们得意一段日子。等我这次应考回来,再跟他们算账。我同窗有人县里人头熟得很。”

    “大哥,算什么账?你把主意打到栋儿他们身上,这事,本来就不地道。”颜锦鹏看颜锦程还在游说他爹,忍不住说了一句。

    颜锦程不乐意了,一瞪眼,“锦鹏,怎么和我说话的?还有没有规矩了?”

    陈氏看两个儿子呛声了,不乐意地推推颜锦鹏,“锦鹏,你怎么胳膊肘朝外拐。你今天也跟过去亲眼见到的,没看你爹被气成什么样了,怎么还这么说话。还有,他们也好意思张口,一开口就四百斤谷子,他们怎么不去抢呢!这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敢开口要这么多,敢情种地不要力气啊……”

    陈氏说了颜锦鹏一句,马上就想到四百斤谷子的事了,忍不住数落起来。

    陈氏正数落在兴头上,韩氏一瘸一拐地走进门,不过生闷气的生闷气,数落的数落,没人看到她。

    她走到顾氏身边坐下,越想玉秀那句话越觉得亏,陈氏刚住嘴,她就看着顾氏问,“大嫂,你和娘说,要我替你们出头去向秀秀赔罪。现在罪赔了,你答应的,让阿林去学堂上学的事,什么时候让阿林去?”

    顾氏看韩氏头发松散泪痕未干的样子,有点嫌弃地移开目光,转到颜锦程那边,瞬了瞬眼神。

    “弟妹,这我可得说你了,什么叫替娘去赔罪!我们做小辈的,为长辈受过,那不是应该的!”颜锦程长相斯文,说起大道理来,很有几分大义凛然的样子,“锦鹏,你媳妇说这种话,你就得教教她,什么是小辈的孝道……”

    “大哥,就算我说错了。可阿林上学的事,你们给我句准话!”韩氏豁出去了,死死盯着顾氏,又问了一遍。

    早上陈氏和顾氏来找她,让她认下说是她怂恿陈氏去白家说项的。这种莫须有的事,她当然不肯。

    末了顾氏说,颜林也大了,也该上学堂了。若是她愿意孝顺婆母认下这事,就让颜林也去学堂读书。

    韩氏与颜锦鹏夫妻情分平淡,一双儿女就是她的心头肉。自从知道颜楠也上私塾后,她提了很多次让颜林读书的事。

    陈氏总是说等颜林大些再说,这一晃眼都六岁了。家中的银钱都在公婆手里,颜锦鹏万事不管的样子,她满腹委屈,都没地方说。

    这次陈氏和顾氏一许诺,她马上答应了。

    做娘亲的,自己苦点累点受再多的委屈,只要孩子好,哪有什么不能答应的?

    韩氏原本觉得颜林也是颜家的子孙,陈氏既然答应了,应该不会反悔。可临走时玉秀的话,让她觉得不安心了。

    顾氏被韩氏盯得有些不安,在椅子上挪了挪,安抚地笑着说道,“弟妹,你这么看着我干嘛?这事,自然有爹和娘做主。你这么问我,可与理不合,爹娘都在这坐着呢。娘,您说是吧?”

    她求救地看着陈氏,又再看看颜锦程,“再说,爹和娘这心里正不痛快呢,其他事都往后放放才是。”

    陈氏正为四百斤谷子的事不自在,一听顾氏的话,也觉得韩氏不懂事,“巧娘,你这么大人了,怎么还是一点不懂事?我和你爹正不痛快,你就盯着自家那点小事?”

    “娘,阿林上学的事,怎么是小事了?”韩氏没有顾氏那八面玲珑的手段,说话也没顾氏好听,听陈氏指责自己,她不由求助地看向颜锦鹏。

    可颜锦鹏却还是坐在那,一声不吭,她只觉得一阵发冷,真被玉秀说着了?她们这是打算不认账了?

    想到刚才,她跪在玉栋和玉秀面前,哭求讨饶,再看顾氏衣着鲜亮、浅笑盈盈的样子,她心里只觉得堵得慌,话冲口而出,“今儿你们要不给我个准话,不,你们不把阿林上学的钱拿到我面前,我就把这事拿外面去说,让大家评评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