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章 军中之物

    “对了,大姐,我听荣嫂子她们说,要不是白家人来了,二堂嫂和大堂嫂都要打起来了。”玉梁又说了个新闻,神秘地压低点声音,“堂婶答应让阿林去读书,二堂嫂才来认错的。好像,又想反悔了。”

    原来如此!玉秀觉得自己的疑惑终于解了,可怜天下父母心,韩氏这是为了颜林啊。

    “大姐,你怎么知道白眼狼他爹娘会去找堂叔啊?”玉梁觉得自家大姐太神了,让自己去那边蹲着说有热闹看,果然,就有热闹看。

    玉秀看玉栋也正看着自己,“哥,你猜猜看?”

    玉栋想了想,“因为昨晚白眼狼挨打了?”

    玉秀差点扶额,白眼狼挨打是你打的好不好?

    她这哥哥忠厚有余,机敏不足,以后跟人打交道,没心眼也不行。

    玉秀只好引导,“哥,昨晚要是我被沉塘了,白眼狼能跑掉?”

    “对哦,白大叔和福婶对白眼狼最宠了,难怪要生气。”玉梁点头赞同。

    玉秀看玉栋和玉梁两个都明白的样子,又继续说道,“本来白大叔他们是怕堂叔家的,因为他家有个秀才。可现在,他们知道秀才不值钱,加上又知道我们居然从堂叔家拿了四百斤谷子,白大叔和福婶肯定要闹了。”

    玉栋和玉梁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心思,玉秀一说,他们觉得明白了。

    “大姐,你心眼越来越多了,难怪早上你送福清叔他们出门,遇上荣嫂子,要跟她说那么多呢。你真是……真是……”玉梁想说个词夸夸自家姐姐,可是真是了半天,愣是没想到什么词儿。

    玉秀看他憋的那个难受劲儿,“好了,快去看书,回头好好读书,不然连话都不会说!”

    “大堂哥考上秀才了,我看他也不会说话。”玉梁顶嘴,看玉秀对自己举起手,哧溜一下跑了,“嘿嘿,我看看小叔去。”说着钻进西厢房了。

    没过多久,荣嫂子下地,经过他们家,看玉秀坐在院子里,站下来说了最新消息。颜庆洪答应给白家两吊钱,一百斤谷子,这事算了结了。

    颜锦程一家没吃午饭,往日要等大车来接的,今日连大车也不等了,随便官道上拦了辆驴车,一家回云昌镇去了。

    这对夫妻走了,暂时总能安稳几天了。

    玉栋急着要去将阿公的牌位端回来,玉秀跟他商量着把正房堂屋边墙上钉个龛盒,将阿公和爹娘的牌位先供那里。

    两人正说着话,玉梁探头大喊,“大姐,哥,小叔醒啦!”

    颜庆江昨天抬回来医治后,晚上半昏半醒喝了粥,又吃了胡大夫开的安神药,就一直昏睡着。昨晚那么大的动静都没醒。

    现在一看到他醒了,玉梁连忙探头叫人。

    玉秀和玉栋听说他醒了,高兴地跑进房中。

    颜庆江看身边不是自己熟悉的村庙,再看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四个孩子,想坐起来。动作太大一下拉到腿,痛得啊了一声。

    玉栋和玉梁一个去看他的腿,一个帮着把他上半身扶起来,玉淑连忙拿了枕头垫他后面。

    玉秀看看他脸色好了,高兴地一笑,又沉下脸,“小叔,你怎么能一个人跑山里,也不跟我们说一下去哪儿了,我们这几天到处找你,急死了。”

    颜庆江看玉秀板着脸训他,缩头缩脑两只手绞个不停,看玉秀说了半天还没停,他嘟囔了一句,“饿了!”抬起头,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看着玉秀,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玉秀看他那样子,跟玉梁挨训时一个样,又好气又好笑,“锅里有蛋羹,我给您端过来。”

    颜庆江左右看看,感觉玉梁会有共同语言,拉着玉梁抱怨,“小四,秀秀,凶我。”

    玉梁拍拍小叔,深有同感,“小叔,没事,大姐现在是管家婆,就喜欢管我们。”

    玉秀刚好端了蛋羹进来,看到颜庆江拉着玉梁执手相看泪眼,瞪了两人一眼,走到床前想喂颜庆江吃蛋羹,可惜她气势虽然够了,个子还不够,往床前的竹椅一坐,抬手就够不到躺床中间的颜庆江了。

    颜庆江饿极了,等不及玉秀坐高凳子,拿过蛋羹,调羹一拿几大口就吞下去了,吞下去后才后知后觉地叫,“啊……烫……”说着吐出舌头直哈气。

    玉梁看小叔那样,跟蓝妞一模一样,忍不住笑,又帮着小手在他脸边上扇风。

    玉淑把床边放凉的药递给他,要他快点喝。

    折腾了一会儿,总算是好了,颜庆江有点力气了,想到自己上山挖的宝贝了,偷眼看看玉秀,“秀秀,盒子……”

    从昨天到今天,事情一件件没停歇过,玉秀拿了颜庆江那段木头,塞到正房床底下了,这时去抱过来,看看全是干泥,“小叔,这能用水冲吗?”

    “能!”

    玉栋帮着提水,玉淑拿了布,又擦又搓,总算将泥洗干净了,居然是个盒子,不过已经霉烂地千疮百孔了。

    玉栋又把水给擦干,抱进屋去放颜庆江床边。

    玉梁好奇地打量,连个花纹都没看到,“小叔,这是什么宝贝啊?”

    颜庆江看他们四个满脸好奇,他得意地将那破盒子拿起来。

    玉栋怕他睡着了乱摸乱抓碰到伤腿,给他腿上用几块木板架空,让他伸手不能直接碰到腿。

    颜庆江将那破盒子往腿上一放,木头撞击发出一声钝响。

    颜庆江小心地找了一圈,终于找到盒盖,扒拉了半晌才打开。

    玉栋几个一看,那破盒子里,居然是一把刀,刀鞘上都没什么锈迹。

    “小叔,这是刀吧?你怎么有这个的啊?”玉梁赞叹地轻轻摸了摸刀鞘。

    玉栋也好奇地仔细打量着,这把刀刀鞘上没什么花纹,可看着就觉得沉甸甸的。

    玉栋几个不认识,玉秀一看心里却吓了一跳,这刀,分明是军中所佩戴的手刀。

    前世,靖王李承恩身边的兵士身上,就佩戴着这种刀。

    军中之物,怎么会出现在东屏村这种地方?

    “小叔,你是从哪里拿来的啊?”玉秀稳住心神问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