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章 劝说一二

    颜庆江将那破盒子往玉栋方向一推,“大哥的,你的。”

    颜庆江的大哥,就是颜庆山了。虽然是堂兄弟,但是,颜庆江叫颜庆山都是只叫大哥的,对颜庆洪则是能不叫人就不叫。

    玉秀看那刀把上一行小字,刻着一个庆字,“小叔,这刀是我爹的?他什么时候有的啊,我们怎么不知道?”

    颜庆江说话慢,又是两三个字一蹦的。

    他连说带比划,玉秀连猜带蒙,才明白,这刀的确是颜庆山的。

    颜庆山十五岁离开东屏村,过了十多年才回来。回村后,颜庆江那时候喜欢跟在自家大哥后面转悠,有一次,就看着颜庆山把这刀放盒子里,拿到东山埋了。

    在外的那十多年做过什么,颜庆山从来未提起过。

    颜庆江听那天听玉秀说要让玉栋练武,在他心里,练武都要拿刀的,马上就想起这刀了。亏他十多年过去,还能找到埋刀的地方,愣是把刀给挖了出来。

    结果挖出来回家时,不小心跌坑里,才会受伤。

    玉栋听说这刀是自家爹当年藏的,忍不住伸手去拿刀。这刀还挺沉的,他一提没提起来,用上了劲儿,才把刀从盒子里拿出来。

    他抓着刀柄往外拉出来一截刀身,刀身略有黯淡,但没有锈迹,刀槽中还有暗色。

    男孩子天生就喜欢刀枪兵器,那刀没什么花纹,玉栋摸着,还是爱不释手。要是自己练好武,带着这刀,也像成王和成王世子那样上阵杀敌,一定很威风。

    玉秀看着那刀,猜想这刀必定是见过血的,“哥,你可得好好练武,以后就带着爹的这把刀。”她不知道玉栋此时的想法,只是觉得,若是玉栋练好武,既能防身,又能健体,以后就不怕被人欺负了。

    玉栋答应了一声,将刀身插回刀鞘中。

    “这刀还是先收起来吧?”也许爹当年在外闯荡时,曾经在军里待过?不论如何,这种物件,还是收起来好。

    玉栋点点头,“嗯,先收起来。”

    “哥,要不放我们床底下?”玉梁摸了一把,觉得没摸够,想着藏在床底下,他还能经常拿出来看。

    “不行,藏衣箱里去。小四,在外面不许乱说话。家里有刀的事,在外面不许乱说啊。”玉秀又叮嘱玉梁。

    玉梁有点不服气,“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大姐老是说我,怎么没见你嘱咐二姐啊?”

    “我不像你,爱显摆。”玉淑糗了他一句。

    “我……我才没爱显摆呢。”玉梁嘀咕了一句,不吭声了。

    “姐知道小四懂事,就是白嘱咐你一句。好了,下次到镇上,给你买糖球吃,高兴了吧?”玉秀看玉梁脑袋塔拉着,有点不忍心了。

    玉梁一听买糖球,又高兴了。

    玉栋和玉秀两人将这刀收好,又告诉颜庆江,已经与颜庆洪谈妥了,以后他就跟自己四个住一起,这屋以后就给他住了。

    颜庆江听了心里挺高兴的,呵呵直笑,那笑跟玉梁一样甜。

    简单吃好午饭,玉栋和玉秀两个去颜庆洪家请回阿公牌位。

    在颜庆洪家,陈氏和韩氏都不见人影,连颜慧和颜林两个都不见,不知是不是跟着韩氏在屋里。

    颜庆洪这次倒没任何刁难,直接带着玉栋到后屋请了牌位,还让颜锦鹏跟着玉秀两人,将四百斤谷子给挑玉栋家去。

    可能是被白金福家一闹给闹怕了,不想再失颜面。

    只是,玉秀走出院门时,都能感觉到颜庆洪那怨毒的目光。那眼神,让她后背凉飕飕的。就因为自己兄妹四个没让他如意?玉秀觉得颜庆洪的心思,真是可笑。反正经过这一出,两家也算断得干净了。

    颜锦鹏沉默地挑了分两趟,将四百斤谷子送到玉栋家,又给倒到了谷仓里。

    玉秀端了碗水,“二堂哥,喝碗水吧。”

    颜庆洪这一家人里,她对颜锦鹏稍有好感。只是,颜锦鹏因为不喜欢韩氏,就对韩氏不管不问,连孩子都很少管。

    任何事,他都交给颜庆洪和陈氏决定,美其名曰孝道,还不是逃避责任?

    这让玉秀对他有些看不上。

    颜锦鹏看了玉秀一眼,也没吭声,端过碗几大口喝了,抹抹嘴,看看厢房那边,“叔,好点了吗?”

    “小叔醒过来了,没发热,好多了。二堂哥要不去屋里看看小叔?”

    颜锦鹏犹豫了一下,“我就在房外看一眼就好。”

    他说着走到厢房外,果然只站在屋外,透过那窗子,看颜庆江躺在床上,玉梁一手拿扇子给他晒风,一边叽里咕噜聊天。

    颜锦鹏记忆里,颜庆江就是傻子,自家爹娘呵斥他干活,他高兴时做得好,不高兴时像孩子一样发脾气,说话也只会一两个字说不清楚。现在看屋里一大一小,聊得挺热乎的。

    他看了一会儿,转身去拿扁担,挑起两个空箩,打算回家去。

    玉秀想到玉梁说起的事,“二堂哥,大堂哥回镇上去了?”

    “嗯。”颜锦鹏不想说起他那个大哥。

    “那阿林呢?听说堂叔和堂婶答应送阿林进学堂?”

    “嗯。”颜锦鹏又是嗯了一声,还是没说话,只是疑惑地看了玉秀一眼,显然奇怪她问这些干什么。

    “二堂哥,二堂嫂今儿让我挺敬佩的。”玉秀跟着颜锦鹏的脚步,又说了一句。

    “她?”颜锦鹏停下脚步,仔细看着玉秀,她说这话,是讽刺韩氏吗?

    玉秀看他终于肯看着自己说话了,“二堂哥,我是说真的,今儿我是真的挺佩服二堂嫂的。本来,你们今天来赔罪,我很不高兴。我知道,这主意不是二堂哥你的主意,肯定也不是二堂嫂的主意。”

    颜锦鹏听到玉秀说肯定不是韩氏的主意,脸上很快地闪过一丝笑,似是嘲讽。

    “二堂嫂平时会多话,但她没坏心,人只要没坏心,就很难得了,二堂哥,你说是吗?”

    “我后来才知道,你和二堂嫂来我家,是因为堂叔和堂婶让你们来的。二堂哥你会答应,应该是堂叔他们开口了,你不好拒绝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