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章 云昌市集

    颜庆山在世时,玉秀也到过云昌镇。如今再到市集,感觉完全陌生了。

    今世从颜庆山染病后,她就再也没来过市集了。

    金满堂会动用牛车,是因为拉了一车几百斤麦子粜卖。所以,进了东城门,他要先去粮行,跟玉栋和玉秀约定,等会到牛行碰头,三人就在城门口分手了。

    十里八乡的人都来赶集,街上人很多。

    挑着箩筐卖东西的,挑着货郎担卖针线的,还有挑着面饺担卖小吃的,各类东西,大大小小摆满了街道。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街头人虽多,大家还是很有序的,各类东西也分在不同地方贩卖。

    云昌镇两条大街,一条东西向连着东城门和西城门,一条南北向连着南城门和北城门。

    像他们进的东城门这一带,主要是买卖粮食的,统称米市。街面开着米行、面行等几家常年售卖的店铺。这些店铺里卖的粮食种类更全。

    庄户人家自己零卖的,就在街边摆摊,都是些应季的粮食。像现在是收麦子的时候,零卖的就都是些麦子、面粉之类。

    玉栋他们到的比较早,只有三两家推着独轮车在街边散卖的。像金满堂这样,一次就卖几百斤米,不想站街边零卖,就会去米行问问,或者直接问问镇上有没有酒楼会收。

    价格上,零卖能多卖几文钱。家中田地不多的,能多卖几文钱也是好的。

    西城门那段街道,主要是卖活物的,牛行、鸡鸭都在那边买卖交易。

    南门这一片卖的都是风雅之物,书肆、文房四宝都在这里,甚至还有古董玉器行,当然茶楼酒楼也都有。

    北门是女子们最爱逛的,日用百货,锅碗瓢盆、胭脂花粉、南北干货点心应有尽有。

    玉秀和玉栋沿着东街往西走,走到两条大街交汇处,看南街人少,就先去南边药铺,给颜庆江抓药,还得称二两老山参。

    前世见过好东西,百年人参见多了,玉秀看那小山参实在不起眼,都没自己拇指粗,看那样子也就长了十来年吧?二两老山参,看着就还没小四的巴掌长,居然要一两七钱银子!

    玉栋看她摸着银子不松手的心疼样,以为她舍不得,“秀秀,以后我们种庄稼了,就能卖上钱了。给小叔补身子,该买还是得买。”

    “我知道,掌柜的,给你银子。”玉秀有点心疼地将手里的银子递出去。

    这么坐吃山空可不行,种庄稼能得几两银子?开源节流,除了节流,还得开源,还是得想法子赚银子。

    掌柜的将山参包好递给他们,玉秀接过来,塞到自己的荷包里,“哥,还早,我们到处逛逛吧?”

    玉栋以为玉秀是贪玩了,大妹妹最近比自己还像大人,难得会想玩,他点点头,伸手拉住她,“好,我们先逛逛。不过这里人多,你可得跟紧我。”

    其实南门这边因为售卖的东西,不是庄户人家居家过日子用的,就算是市集也没多少人。玉秀一家家店铺看下来,觉得每家店铺都没什么人,偶尔遇上一两个,也都是穿长衫的读书人,或穿绸缎的有钱人家子弟。

    云昌镇的南门外就是独峰书院,这书院在整个建昌县都出名,据说是什么大儒倡议兴办的,名气很大。这家书院分上下两院,下书院招收刚启蒙的学童,上书院只招收考上秀才的学子。当然,学院束脩也不便宜。

    自从书院兴办后,建昌县大部分的举人,未中举前,都在这里求学过。

    这些人,比如像镇上武举人这样的人家,每年都会给书院捐财物,既是造福乡里,又能为自家子弟读书换个方便之门。

    所以,街上闲逛的人,要么就是穿长衫的读书人,要么就是穿绸缎的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子弟。

    玉秀希望玉栋和玉梁能在这里读书,也不知能不能收。

    玉栋和玉秀都没注意,他们刚从药铺走出来,就有人看见他们了。

    在街边一家茶楼的雅间,颜锦程正坐在窗边,狠狠地瞪着他们。看他们从药铺出来,想到颜庆洪曾说他们要给颜庆江买老山参补气血,他更是恨得磨牙。

    这种不识好歹的人,给那傻子买东西,傻子能懂什么?吃了灵芝还是傻子。老山参啊,这都是银子,要是给自己,自己要是中举了,还会不照应他们吗?

    他越想越恨,直想出了神。

    茶楼雅间里,都是独峰书院的学子。其中一个穿着粉黄长衫看着油头粉面的人,走到颜锦程边上,拿折扇敲了敲他肩膀,“锦程兄,看什么呢?放着花楼红牌的曲儿不停,看得如此专注?”

    他说着探头往窗外看去,街头人不多,一眼,就看到了走在街上玉栋和玉秀兄妹俩。

    他仔细看了看玉秀,“那小娘子样貌不错,不过年纪还太小了,要是过几年……哈哈。锦程兄,难道你好这口?”

    这人名叫田悦,是建昌县县丞的小儿子,平时贪花好色不学无术,但据说挺有点后台。就是他跟颜锦程说花一千两银子开路,能到府城找门路,包他本科必中的。颜锦程和他走得很近。

    他看看窗外,猥琐地捅了捅颜锦程,一副我懂的的神情。

    “田兄说笑了,那两个是我同村的。”颜锦程含糊地说道。

    “哦——”田悦拉长声音应了一声,又上下打量了走在街边的玉秀一眼,“太小了,长到十四五岁倒肯定是美人,现在也就那张脸好看。别看了,别看了,走,去听小曲儿去。”那人说着,拉了颜锦程往茶楼中间走去。

    今日,正是他们文会的日子。独峰书院经常有文会,可像田悦召集这种,其实就是找了几个花娘,向书院先生招呼一声,溜出来听曲取乐而已。

    颜锦程自从知道田悦是县丞公子后,就与他走得很近。

    玉栋和玉秀两人走走看看,玉秀最后买了两套最便宜的文房四宝,还有一叠纸。随后,玉秀又拉着玉栋到北街,她走到北街的绣楼打听寄卖绣品的事。

    前世她镇日在内宅,没别的事做,绣活做得还是不错的,可问下来大失所望。云昌镇地方小,绣品卖得不多。买得起好绣品的,人家会到县城府城去买。买不起的,大多又都是自己家绣了。绣楼里售卖的,大多都是婚假喜庆之物,兼卖丝线等。

    玉秀原本信心十足,打算卖绣品赚钱,眼下此路不通,一时也想不出别的生财法子,幸好家里银子还够。

    看看天不早了,她决定以后再留心这事。买了答应玉梁要买的糖球等小吃,又买了四斤半蔗糖,分成五包,收好后,连忙跟着玉栋去牛行买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