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章 自是风流

    玉秀躲在红婶身边,左躲右绕。

    红婶被两人闹得头晕,一手一个揪回来,按在板凳上,“都坐下来,我帮你们染指甲,快点坐好。要是不做好,颜色不好看,染得不匀,回头又要抱怨了。”

    红婶帮英娘染好指甲,又拉着玉秀帮她染。

    玉秀笑着摆手说不要,她现在一天忙着洗衣做饭、劈柴种菜,染了也是白染。

    红婶一把拉住她手,“掉色就掉色,小姑娘家,就应该打扮地美美的。你娘在的时候,最喜欢给你和淑儿两个打扮了。”

    红婶一提到娘亲,玉秀一顿,往后抽的手就停下了。

    何止是娘,爹以前,不也喜欢给自己姐妹俩打扮吗?每次有闲钱了,到镇上就会给自己两人买好看的头花头绳,还有漂亮的花布。

    不过买头花的时候,爹其实都是买三朵,两朵给她们,还有一朵偷偷塞给娘,她曾躲在屋外偷看爹给娘插花的样子。

    “别哭,好孩子!以后婶疼你!”

    玉秀听到红婶这话,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居然又流泪了。

    英娘坐在玉秀边上,往她身上靠了靠,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好像安慰一样捏了捏。

    “有风,沙子迷眼了。”玉秀笑着说,掏出手帕把脸擦了擦,顺势擦了擦眼睛。

    红婶没再说话,帮她细心地染好指甲,染好后拉着玉秀一双手左右打量,“看秀秀这双手啊,摸着软软的,手指又长,一看就是有福气的。”

    玉秀笑了笑,没再说话。她这双手,前世,也被人夸奖过。当时化名陈大人的周明就说她的手长得秀气,不过,最后,她用这双秀气的手,亲手杀了杨花儿。

    从金福清家出来,玉栋就显得有些心事,他走了几步看看玉秀,却发现大妹妹也在发呆出神。

    他心里装着事,憋不住想说,咳了一声,却发现玉秀还是没听见。

    他只好又把话憋回去,两人继续到金满堂等三家走了一圈。

    三家人家,跟金福清一样,开始都不肯收。

    白砂糖可算是贵重物品,半斤白砂糖,就算当年节礼都算重礼了。

    当然,玉栋和玉秀两人说得真心实意,最后三家都收下了,又都拿了一堆瓜果蔬菜送给他们。

    最后,玉栋和玉秀两人提着满满一篮子蔬果回家。

    玉秀总算回过神来,发现玉栋不对劲了。

    “哥,福清叔跟你说什么了?”

    “他说秋天得纳税粮,要是没人服役还得交点钱。”玉栋有些闷闷地说,“也得不少钱呢。”

    原来是为了这事,玉秀看玉栋愁得很,“哥,没事,我们还有银子呢。”她凑近玉栋耳边,压低声音说,“我们还有二百来两银子呢,几年都够用啦。要是不够,家里还有绸缎衣裳,反正也不会穿,回头拿去当掉。”

    再说,可能用不着典当呢。

    在金福清家,看红婶和英娘染指甲时,她就想到个主意。

    姑娘家都爱美,可现在卖的那些花粉,都不够精细,而且擦上去全是白乎乎一层。皮肤白皙的,擦了白上加白自然好看,要是皮肤底子不好,肤色偏黄或者黝黑的,那擦了一层白粉,就跟面粉掉在黑炭上一样,看着就怪异。

    她前世在云水楼,自然是学过装扮的。后来给人做妾,穿衣打扮上更是不敢马虎。

    大户人家,都会自己做胭脂花粉。

    尤其是跟着唐赫章时,更是学了不少东西。她被金尚书送给唐赫章时,唐赫章已经七十多岁了,虽然有那风流老才子的名声,可她觉得跟着唐赫章那几年,是过得最舒心的。

    唐赫章纳了她之后,再没去过花街柳巷,也没再纳新人。

    当时人们都传说,唐赫章这风流才子拜倒在云湘君的石榴裙下,收心在家,一心一意享受美人在怀之趣。

    其实,唐赫章对床笫之事并不热衷,接她进府后,都没碰过她,只是闲时与她说话聊天,指点她琴棋书画。

    最有意思的是,她跟着唐赫章那几年,发现唐赫章不热衷政事,没钻研经史子集,反而翻遍古籍孤本,搜罗古方和西域等地的做法,拉着她制作胭脂花粉、调制香粉。

    那几年里,云湘君出门所到之处,所用的花粉香包,都是众人关注之事。

    有了前世的记忆,接下来这十几年里,贵妇千金们喜欢的东西,她都了然于心。

    云昌镇里,绣品、丝绸这些可能卖不动,但是胭脂水粉这些东西,却是女子都喜欢的。若是能让县城府城的贵妇们都用自己的胭脂水粉,还怕赚不到钱吗?

    她记得有几个胭脂花粉的方子很不错,做法也简单。可是,最大的难题是,前世她做出的上等胭脂,都是用西域传来的玫瑰花花瓣做原料的。

    唐府后花园里,种着各类花草,就算西域玫瑰这种稀罕物,也种着十几株。

    这种玫瑰花瓣肥厚,颜色红艳,做出来的胭脂格外艳丽。

    当时她试过用其他的美人蕉之类的花瓣做,那颜色就差了点。

    可东屏村里,这时还没有玫瑰这种稀罕的娇花。

    不知道换其他花行不行?还有调制香粉,她还得买些香料,也不知临水镇能买到不。

    她心里有点没底,怕说出来让玉栋白高兴,还是先不告诉他吧。回头自己空闲时先试制几盒,拿出去售卖试试,要是反响不错,那就能多做点了。

    玉栋看玉秀说着说着又出神了,又听说家里还有银子,安心点了。反正现在急也没用,还是快点种地,种出粮食蔬果来,就不愁了。他想着,就蹲一边去琢磨种田的事了。

    过了两天,金满堂帮着把东山脚下的两亩田犁好了,还帮忙拉了一牛车的草木灰去肥田。

    玉栋和玉秀也没见外地说给工钱的话,只是提了一篮子点心送过去。这些点心都是玉秀亲手精心做的,金满堂一家子吃着,都不住口地称赞好吃。

    种水稻得育秧,玉栋和玉秀这田是现在拿回来的,当然没秧苗。幸好金福清和金满堂都说剩了很多秧苗,让他们拿来种。

    最近几天老天帮忙,下了几场大雨,田里倒是不缺水。

    这天一早,玉栋拿了小板凳,打算去插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