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章 插秧种田

    玉秀快手快脚拎了一壶茶,拿了两个大斗笠,跟在他身后一起出门。

    玉栋回头一看,“秀秀,你来干什么?那点田,我一个人就够了。”

    颜庆山在世时,一直跟玉栋说,男人种地干活,赚钱养家,是天经地义的,女人只要在家干家务就够了。

    “有两亩田呢,我也得学学怎么插秧种田,以后家里的事还多着呢。”玉秀却不肯回去,“我不管,反正我一定要去。哥,你放心,我保证不碍手碍脚的。”

    她说着一手举着发誓的样子。

    玉栋皱着眉,显然是不想让她去。

    “再说,多个人多双手,万一水田里的水漏了就影响收成了。我们快点插好秧,还有山上的事要忙活呢。哥,等以后,你跟爹一样高的时候,我就在家里,什么也不干,等你养活我。”

    玉秀说着,耍赖似地凑到玉栋跟前。

    “行,一起去吧。”玉栋有点无奈地答应了一声。

    “我们也要去,我们也要去!”玉淑和玉梁从院门后探出头,两人都换了一身粗布衣裳,裤脚管卷起来,一副打算下水的样子。

    “哥,大姐说的,多个人多双手!”玉梁机灵地拿玉秀刚才的话来堵两人的嘴。

    “淑儿,小四,家里还有小叔躺床上要照应。这样吧,今天淑儿在家,你把鸡鸭喂了,院子里还有两件衣裳要洗,还有,你还得给我们大家做饭吃。这些事,除了你没人能干了。”玉秀看两人都不肯回去,索性给玉淑派活。

    玉淑原本不肯,听到玉秀说除了她没人能干,高兴地一口答应了。

    玉梁高兴地冲出院门,就要跟着走,玉秀推了推他,“小四,以后家里的小黄就交给你啦,你牵着小黄,跟我们一起到东山那边去放牛。顺便,要是有泥鳅,还能抓几条回来,晚上做菜吃。小黄以后可是家里的重劳力,你可得照顾好啊。”

    家里那头小牛犊,因为长了一声黄毛,就直接被叫小黄了。

    玉梁听说小黄以后是家里的重劳力,觉得自己肩负重任,一口答应了,又跑回家里拎了个背篓和小镰刀,往身上一背,到猪圈里把小黄给牵出来。

    蓝妞现在不招惹鸡鸭了,天天对着小黄叫,现在看黄牛被拉出来,它起劲地跟在后面跑。

    三个人加一头牛一只狗,浩浩荡荡地往东山走去。

    穿过村子时,在滴水潭边遇上了在洗衣服的韩氏。

    韩氏见到他们三个,先是扭转头想躲开,随后又想到什么似的,站起来扭扭捏捏地招呼,“秀秀,你们下地啊?”

    玉栋和玉梁两人看到她就想到那件事,都没搭理。

    玉秀笑着招呼,“二堂嫂,是啊,我们下地看看,你洗衣裳啊?”

    看玉秀对自己还笑脸相迎,韩氏自在多了,又搭讪了两句,才重新蹲回去洗衣裳。

    玉梁有点不高兴,看没人,抱怨道,“大姐,你干嘛理她啊?”

    玉秀看他不高兴的样子,捏了捏他的脸颊,“干嘛,嘴上都能挂油瓶了。大姐为什么理她,这事你自己琢磨去,答对了回头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玉梁扭头躲开玉秀的魔爪,小胖脸上的一对浓眉皱起,真的琢磨起来。

    玉秀跟玉梁说话,一边悄悄看看玉栋,看她哥也低头琢磨,暗自一笑。

    三人走到东山时,这边刚好太阳还没晒到。玉秀递给玉栋一个大斗笠带上,又让玉梁牵着小黄,沿着山坡这一片放牛吃草。

    玉梁看玉秀把带来的一包干粮、还有一壶凉茶放在田埂边,扭头叫,“蓝妞,你趴在这儿,看好东西啊。”

    蓝妞摇摇尾巴,昂着头走到篮子边,大有一副舍我其谁的气势。它围着那篮子转了一圈,找一处它觉得舒服的地方趴下了。

    这活是蓝妞做惯的,以前跟着颜庆山他们下地,若是颜庆山将衣裳之类丢地上,蓝妞就会趴边上看东西,东西不拿走,它就不会走开。

    玉梁看它那昂首挺胸的样子,看得直乐,忍不住撩起田埂边的水泼它,惹得蓝妞不高兴地汪汪叫了好几声。

    “小四,别欺负蓝妞了。快点把小黄牵过去吃草。”玉秀看玉梁玩得淘气,怕他一脚踩空跌进水田里,连忙赶人。

    玉梁拉着小黄往前走几步,看到一块水草茂盛的,索性把小黄的缰绳绑在那边树干上,让它自己在那吃。他自己拿着篮子又走回水田边,开始翻泥鳅。

    玉秀学着玉栋的样子,挽起裤脚,把鞋子脱了放在田埂边,赤脚踩进田里。

    看着光滑如镜的田,踩下去后,还是有点咯脚的。

    她快走几步走到玉栋身边,看玉栋是怎么做的。

    玉栋**岁就跟着颜庆山下地干活了,往年插秧也是干过的。他将秧把解开,走到水田最右边的头上,左手从秧把上分秧右手插入田里。

    这些秧把是从金满堂和金福清的秧田里拔出来,一把把捆好的,插秧的时候,就将秧苗一棵棵插种到田里。

    玉秀看了一会儿,走到玉栋边上,并排开始插秧。

    插秧除了日晒,还有两点辛苦,一个是要弯腰劳作。一直弯着腰,一天下来酸得腰都直不起来了。这种时候倒是个子矮的占点便宜,像玉栋和玉秀的个子,坐个小板凳都还刚好。

    还有一个问题是得倒退着走。眼睛看不到后面,没经验的容易绊倒,还有就是倒退着走,会走歪,那插的秧就不直了。

    真正插秧的好手,可以横平竖直斜成线,看着就整齐。

    玉栋插的秧还不错,至少竖着看是笔直的一条了。

    玉秀还是第一次插秧,刚开始手没拿捏好力道,一用力大半棵秧苗插地里,用力太小手刚松开那秧苗就浮在水上,她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感觉有点心得了。

    第一次插秧,也不奢求能成一条线了,她就比照着玉栋的秧苗的位置插。

    没想到,好不容易插完一行,站到田埂上看,玉栋那行是笔直的,玉秀插的这行却是歪歪扭扭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