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章 半日辛劳

    玉秀以为自己比照着玉栋的样子,就算不成直线,好歹也不会太难看吧?没想到成品却是这样,有点沮丧。

    “挺好的,我跟爹第一次插秧时,比你的还难看。”玉栋看玉秀嘟嘴的样子,安慰了一句。

    “我再练练。”玉秀不服气地又开始。

    玉栋走到玉秀旁边,时不时指点一句,挺有师傅风范的。

    两人除了走到田埂边喝口水,就没停过,不知不觉,大半口田就插完了。

    “哥,大姐,二姐送饭来啦。”

    玉秀听到送饭,才觉得肚子有点饿了,想站起身,可腰弯久了一时直不起来,差点歪倒在田里,还是玉栋拉住她。

    她停了一会儿,才慢慢挺直腰,长出一口气,跟玉栋两个互相扶着走上田埂。

    “大姐,大姐,你腿上有血!”玉梁指着玉秀的小腿肚叫。

    “别动,是蚂蟥。”玉栋也看到了,让玉秀站着别动,他伸手抓下一条蚂蟥来。

    水田里,就是这点烦,蚂蟥特多。而且,蚂蟥吸血时人也不会觉得如何,等上岸后才会看到伤口血迹,感到发痒。

    玉栋把蚂蟥扔地上,玉梁拿了一根小木棍过来使劲戳,“让你咬,让你咬!”

    玉秀看他那孩子气的举动,笑着把他拖过来,“快点洗手,吃饭啦。”

    玉梁在淤泥里翻泥鳅,弄得全身上下全是泥巴。他丢下手里的木棍,顺手想抹把脸,结果,一爪子下去,唯一干净的脸,也全是泥了。

    “哈哈,小四,你在泥地里打过滚啦。”玉淑走过来,看玉梁那样,哈哈大笑。

    旁边也有几家正在东山脚下割麦子,看到玉梁那样,都笑起来。

    玉梁被笑得害羞了,不依地拿脏手要去抹玉淑一脸泥巴,两人追追闹闹,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玉秀到田埂边的水沟里洗干净手,自己身上的泥污也不比小四身上少,而且插秧时没感觉,停下来才发现,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有水田里的水,更多的应该都是热出来的汗水,衣裳湿了黏糊糊地一层粘在背上。

    东山这块,上午被山挡住没太阳,到下午,西晒的太阳就晒到这一片了。他们这两亩田,是并排的两块长条,现在已经有一小半被太阳晒到了。

    两人一上午干下来,才插了半亩左右的秧苗。

    玉秀叹了口气,她虽然有二三十岁的脑子,可却只有十岁的体力。要是干惯农活的大人,两亩田估计一天就做完了。这两亩田要是老天帮忙,他们再精心伺候,到年底可能也就收个八百来斤的谷子。

    她看看玉栋和玉梁,更是决定,得为家里人谋个出路,不能就靠种地过日子。

    玉淑把手里的提篮放到田埂上,打开盖在上面的蓝布,里面有三大碗压得实实的米饭,一碗青菜炖豆腐,一大碗梅干菜炒肉。

    豆腐和肉,庄户人家可不是每天都能吃到的。

    梅干菜,是东屏村这边夏天常备的菜。其他鲜菜放不起,当顿没吃完,一过夜可能就坏了。梅干菜却是放个三五天都不会坏。

    梅干菜炒肉,更是美味。玉淑这碗梅干菜炒肉,几大块肉盖在梅干菜上。

    这两碗菜,要是叫别人看到,肯定会说小孩子当家不知道过日子,乱花钱。

    “姐,我把昨天买的肉,拿一半炒梅干菜了,你快尝尝。小四,给,你喜欢吃的肥肉。哥,这块给你吃。”玉淑拿起筷子,先把几块肉一人一块给他们压饭里,才递过筷子,眨巴着眼,热切地等玉秀品尝后给个评价。

    玉秀轻轻咬了一口肉,那块肉带着的梅干菜压到饭里,白白的饭粒染上梅干菜的颜色后,变得像加了酱油一样,她笑着扒了一口饭,“好吃,淑儿,你做菜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玉淑得了夸奖,高兴地催着玉栋和玉梁快点吃。

    玉秀吃了几口,“淑儿,你和小叔吃过没啊?”

    “哦,吃过了,我做好饭后,先跟小叔两人吃好了,再给你们送饭来的。”玉淑只催他们快吃。

    三个人早就饿了,一大碗米饭,玉栋几大口就扒拉下肚了,又喝了一口菜汤,觉得满足了。

    玉秀看他吃得那么快,从自己碗里挑了两块饭放玉栋碗里,“哥,我吃不下。”

    玉栋嘟囔着姑娘家吃的就是少,一边又几口吃下去了,吃完后打了个饱嗝,摸着肚子连说太饱了。

    玉秀也几口把剩下的饭吃完,转头看看,东山靠山脚这边要是太阳晒到了,那可热得够呛。

    “小四,你抓多少泥鳅啦?”

    “大姐,你看,我都放篮子里,养在那边水沟里呢,少说也有二三十条了。”玉梁指指路左边的水沟,他把龟背篮浸在沟里,泥鳅就不会干死了。

    “等会太阳一晒,泥鳅都要烤干了,你快吃饭,吃完了和淑儿一起回去。”

    “大姐,我跟你们一起回家。小黄还没吃饱呢。”玉梁指着不远处的黄牛找理由。其实这边水草肥美,小黄那肚子都鼓起来了。

    “那这样,你跟淑儿两个去那边割一篮子草,带回家去让小黄吃。”玉秀直接赶人,“还有,你回家去可不是玩的,记得昨天教你的字你可得再学,回来要考你们。”

    “哥呢?哥你记住没?”玉梁一听要考较学问,就想拖着玉栋了。

    “哥早就认识了,快点快点,要是记不住,回头罚你。”玉秀瞪眼,玉梁一听还要罚,跳起来就跑了。

    玉淑连忙拿了镰刀跟过去。

    两人割满一篮子草,那草压得很实,分量就重了,一个人拎不动。玉淑到山上找了根木棍当扁担,抬着走。玉梁走前面,玉淑牵着小黄牛走后面。

    “哥,姐,你们两个早点回来。小叔说可以分几天干完的。”玉淑看太阳都晒过来了,嘱咐道。

    “知道啦,晚饭我回来做,到时我们做泥鳅干吃,你们回家后记得歇午睡一觉。”

    要是按早上这速度,今天他们应该能把一亩田插好秧,两亩田,也就是两天的事。

    玉淑两人走后,玉栋和玉秀又坐着略歇了会儿。

    这时候,附近都没人了,不少人家的田地都是东山脚下有,村北边也有,所以会两边轮流干,躲躲太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