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章 美味泥鳅

    泥鳅冒油后,筷子就得翻得更勤快些。

    这香味,连玉栋和玉淑都舍不得走远了,守在泥炉边,等着第一锅出炉。

    玉秀拿袖子抹了抹额头的汗,看泥鳅变成金黄,有点点焦黄色,知道差不多了,连忙夹下来。

    “等等,先别吃,我做个调料吃哦。”玉秀让玉栋三个别忙动手。

    这样烘烤出炉的泥鳅干,凉了后更是香脆可口。

    “姐,明天我们捞点小鱼,也可以烤点鱼干吃。”玉淑想到溪水里的小鱼捞出来烤干,味道也不错。

    “对,我们多烤点,回头放到过年,还能过年时候吃呢。”玉秀赞同道。

    四个人边说别闻着香味,很快,一大盆泥鳅,也快烤完了。

    玉秀又从上次买的调料里,翻出一包花椒。东屏村这边的菜里,不会放花椒什么的,所以,也没什么人会买。

    玉秀也是看到后,想着前世配香包会放花椒驱虫,就买了一点,想等闲了做几个香包给家里人带,现在刚好先吃上。

    “秀秀,这是什么啊?”玉栋压根就没注意过这种东西。

    “这是花椒,可麻啦。我在府城时,看到那些夫人们拿它做香包赶虫子,还拿来做菜呢。”玉秀笑着,凡是做些玉栋三个没见过不知道的事,都推到府城靖王府里去。

    玉梁可等不及了,加了一条泥鳅干,“姐,就这样就很好吃了,你做得跟娘做的一样好吃。”其实,玉秀做得是不是和王氏做的一样,谁都不知道。可在玉梁心里,娘做的东西就是最好的。

    玉秀看他那样子,刮了他鼻子一下,“看你馋的,等会儿有更好吃的,别后悔。”

    她说着,把筷子递给玉淑,让她帮着把剩下几条泥鳅翻着烘烤。

    自己又到灶间,烧热锅抓了把花椒丢进去,小火慢慢烘焙,等花椒的香味在整个灶间飘荡,花椒壳碎得一压就碎了,她才把花椒装到研钵里,又把盐放锅里,一样用小火焙干。

    这时候天都黑了,屋里奢侈地点了盏油灯,她也看不清盐变什么样了,只能预估着感觉差不多了,就把盐也装到研钵里。

    然后,拿了小杵,慢慢把花椒和盐研磨打碎。

    等最后感觉她拿手指一捻,没有整粒花椒了,她倒在一个碗里端出去,夹了几条泥鳅放进去拌匀。

    “哥,你尝尝,看看这味道怎么样?”她夹了一条递到玉栋嘴边。

    玉栋咬了一小口,“这味道,好吃!秀秀,比光放盐好吃,香!”他说不出什么词汇,末了就一个好吃一个香。

    玉梁正送了两条泥鳅到屋里给颜庆江吃,听到玉栋的话,又跑出来,“真的?真的?大姐,快给我尝尝。”

    玉秀正给玉淑也喂一条,玉淑吃得嘴里没空说话,只点头,赞同玉栋的话。

    玉梁自己去夹了一条塞嘴里,“这个好吃,不油!小叔,给你这条,这个更好吃。”他自己嘴里咬了一条,又拿了一条送屋里去,然后,又把刚才拿进去颜庆江还没来得及吃的一条拿出来,丢进椒盐碗里蘸。

    “大姐,这泥鳅,跟我们以前吃的都不一样。”

    玉秀一笑,心里说,那是当然,这可是川蜀那边的调味料呢。她怕家里人受不了花椒的麻味,花椒放得不多,只做一点提香用,几人晚饭吃了不少,这时候又忍不住每人都吃了十几条。

    “大姐,明天我再去抓泥鳅。我们再做吧?”玉梁看看一晚上那一大碗泥鳅就少了一少半,只觉没吃够。

    “好啊,我们多做点,还有小鱼干也能这么吃。”玉秀看大家都爱吃,笑得合不拢嘴。

    五个人吃得心满意足,等洗完澡睡床上时,觉得嘴巴里都还是一股香味缭绕。

    第二天,玉梁对梅干菜不屑一顾了,夹了两条泥鳅配粥吃。吃完一抹嘴,拿着竹簸箕就要跟玉栋两个去田里。

    山间的溪水水沟里,因为水干净,都会有小鱼小虾,这些鱼虾个头小,靠手是抓不住的。要拿竹簸箕拦在下游,从上游往下赶,都进到簸箕了,再把簸箕抱起来。竹簸箕因为是竹子编的,会漏水,等把水漏干,那些鱼虾就都在簸箕里了。

    玉淑看玉栋和玉秀两个满脸倦容,也要跟着出门。

    最后,这天兄妹四个一起到东山去,玉淑帮着送秧把,玉梁还是管小黄吃草,还有抓泥鳅和鱼虾。对庄户人家的孩子来说,抓抓泥鳅,是最好玩的游戏了。

    刘铁蛋跟着他爹娘到田里,路上遇上玉栋,听说他只要捉泥鳅,哀怨地看了他爹娘一眼。

    农忙时候,家里只要能走路的,都是全家大小老少齐上阵,下地干活。像刘铁蛋,这种时候重活帮不了,就要帮着拾麦穗。

    家里收割完麦子后,因为麦子堆放在地里晾干,难免会有麦穗掉田里。这时候,孩子的作用就有了,让他们提着篮子拾麦穗。

    玉栋四个到了东山,按照昨天一样,玉栋和玉秀下田插秧,玉淑就在地上帮忙送秧把。

    玉秀昨晚睡下时还不觉得,今天一起床,才感觉腰酸背痛,在田里一弯腰,都感觉背上紧得弯不下去了。

    不过,可能是昨天插秧一天,熟悉了,今天她和玉栋两个速度快了不少,连她都能插出一条直线了。

    快到中午时,玉淑先回家准备午饭,玉梁一上午又是翻泥鳅又是捉鱼虾,忙的不亦乐乎。跟昨天一样,他和玉淑牵着小黄先回家去,照例又割了一篮子草。

    等玉栋和玉秀两个干完活准备回家时,遇上了来看东山水田的金满堂。

    颜庆洪到底还是没敢跟金满堂硬来,把玉栋家的那两亩田交给金满堂了。

    金满堂家大部分田地都在东山这边,这两天去村北把那两亩田种上晚稻后,就要忙着东山这块插秧种稻了。

    “玉栋,秧插完啦?”他看看那两亩田,问道。

    “是啊,满堂伯,谢谢您给的秧把,我们两亩田都插上秧苗了。”

    金满堂看那两亩田,赞赏地看了玉栋和玉秀一眼,“不错啊,这秧苗插得挺直的,不错了,真是能干。”

    被一个老庄稼把式夸奖,玉栋有点自豪又有点不好意思,嘿嘿笑了两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