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章 热心邻人

    “满堂伯,你这是来看田水?”

    秧苗插完,接下来是最累的看田水的时候。

    水稻水稻,顾名思义自然要靠水养的,而且这水的量得把握好。这水少了,秧苗水不够就长不好,容易干死。若是水多了,秧苗一烂根,这一季也就白忙活了。

    所以,插完秧后,接着就得看田水。田水关系到接下来的收成,再憨厚的人,此时都会计较起来。田地有高低,缺水的时候,田在上游的近水楼台先得月,水就多,在下游的就会把上游的田挖个缺口好把水放下来。

    为这吵架打架的事几乎每年都发生。

    玉栋以前跟着颜庆山晚上起来看过田水,看金满堂走到水田边张望,猜他应该是看田水来了。

    “是啊,今年老天帮忙,雨水足,今年东山这片不愁水不够,就是水不能太多了。”

    今年这天气还真是帮忙,这几天晚上都下过雨。就连东山这片囤不住水的田,都不缺水。可问题就是要经常来看看,万一水太多,就得及时开个口子放水了。

    金满堂点点头,玩笑道,“玉栋,想不到你年纪不大,都知道看田水啦。”

    “满堂伯,我就知道这么一说。可田水多少才合适啊?”

    “你看,秧苗这么高,田水没到这个地方,从这里网上,半个手指头的高度,就差不多了。水深超过半个手指头了,就得快点开水。要是不够了,就得快点引水。”

    金满堂手把手教了玉栋一遍。他换给玉栋兄妹的田,就在路边,靠近水沟,引水方便,而下游就是他家的地。这让玉秀放心很多,至少,他们应该不会和金满堂吵架打架了。

    “谢谢满堂伯,我知道了。”

    “你们孩子家起不来,晚上我过来看的时候,顺便帮你也看看田水。这几天晚上你们就别过来了。”金满堂拍拍玉栋肩膀。

    看田水是件辛苦的事,一晚上起来两三趟都是常事。他这话,等于帮玉栋分担了接下来的辛苦。

    “这怎么好意思,满堂伯,以后我也要学,要不我跟着您看几晚,先学学吧?”

    “行了,我年纪大了,觉不多。你们还小,正是长个的时候,再客气,可就见外啦。”金满堂直接决定了。

    玉栋看推脱不掉,谢过金满堂的好意,跟玉秀回家了。

    家里,玉淑和玉梁居然装了三个木盆,两大木盆的泥鳅,一个木盆里是小鱼小虾。

    玉淑和玉梁一看到玉秀,就满眼放光地看着她。

    玉秀失笑,这是两只馋猫啊。

    “大姐,你看,那盆是二姐烤的。”玉梁指着屋檐下的一盆,原来两人已经烤过一盆了。

    玉淑烤的这盆,色泽很不错,就是有几条烤焦了。这下午烘烤,可比晚上还热。

    “姐,有好几条焦了。”玉淑不好意思地说。

    “那几条,都便宜蓝妞了。”玉梁指着蓝妞的碗,里面放了七八条泥鳅。

    “好了,你们先歇会儿。这一下午,都晒成什么样了。”玉秀心疼地摸摸玉淑和玉梁,两人的脸全晒得通红,怕是晒伤了,明天要蜕皮。

    五个人草草吃过晚饭,玉秀又烤了一大盆泥鳅,然后将昨晚烤的放在院中曝晒的收好。

    “哥,满堂伯帮我们看田水,要不过几天,我们送一包泥鳅干给他?”

    “行啊,拌上你弄的盐,好吃。”

    事情商量定下来,田种好了,明天,还得到玲珑山上去看看。

    这种时候,该种的菜都种下了,玉栋他们没赶得及撒籽,这时候没什么好收的。他们想着先去把地给松土,回头就能种萝卜、白菜这些东西了。

    几人正商量着,院外有人敲门,原来是胡大夫。

    他收了玉秀那一两银子,答应要回头再来帮颜庆江看看的。可胡大夫家里也是有田地的,这两天种完水稻,终于有时间过来了。

    玉秀一看是胡大夫,客气地将他让到屋里。屋里这时有点黑。

    庄户人家,平时有月亮就坐外面纳凉闲聊,晚了就回屋睡觉,很少会点灯,嫌废油。蜡烛这种更是少用,都是祭祀拜佛等时候,才舍得点蜡烛的。

    颜庆江躺床上,胡大夫不能摸黑看,玉秀端了油灯进屋,还是不够亮。胡大夫一挥手,让把颜庆江扶到屋门口。

    “胡大夫,我小叔能下床啦?”玉栋和玉秀都傻眼,不是嘱咐要静养吗?这么些天,他们愣是一步都不肯让颜庆江下床。

    要不是铺着竹席,每天早晚帮他擦身,可能颜庆江都要躺出褥疮了。

    “不要动到腿就没事啊。”胡大夫奇怪地回了一句,估计没想到几个孩子仔细成这样。

    玉淑搬了一张大竹椅放在屋门口,玉梁将一条板凳放屋檐下。

    玉栋去扶着颜庆江,挪到竹椅前坐下,让颜庆江将腿搁到板凳上,慢慢解开包的布条和木板。

    胡大夫看看伤口,挺干净的,再一摸骨头也没歪,“放心吧,接下来就是静养了。就是这地方,”他指指颜庆江小腿上的一个窟窿,当时骨头从这里戳出来的,“这里估计会留疤。不过没事,天长日久的,长长能埋回去不少。”

    他看看颜庆江的气色,“你们料理得不错啊?看你们小叔这气色,可是好多了。”

    玉秀一笑,从云昌镇买回的老山参,一天早晚炖一碗给他喝着,气血自然能养回来不少。

    补品这东西,前世玉秀锦衣玉食时天天吃,觉得没什么用。现在发现颜庆江这样一吃,倒是挺有用的,难怪老人都说,补品会吃疲掉,不能常吃。

    胡大夫看完,又拿点药粉敷上,留下一瓶药粉。

    “对了,我给换副药方子。”

    玉梁一听,跑屋里找了纸笔出来,递给胡大夫。

    胡大夫没想到他们家里还备着纸笔,有些没钱的人家,都是随便拿张油纸让他写药方的。

    他写下药方,“行了,接下来就靠养了。这方子,你们抓药给他吃七天,吃完就不用吃了,只要没觉得腿疼,就没啥事。照现在这样养,挺好的。天热,也可以像这样,在门口坐椅子上,就注意腿别歪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