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章 老饕贪嘴

    胡大夫嘱咐了几句,伤收起药箱,准备走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反正接下来也没啥大事。

    这种回诊,照规矩只要前一次诊金给足了,是不需要再给钱的。

    玉秀想着不能让人家空手白忙,想想去找了一片干荷叶,包了一包自己做的椒盐泥鳅干,扯了劈成丝的棕榈叶扎紧,送给胡大夫。

    庄户人家,棕榈叶是常备着当绳子用的。而荷叶,是玉秀特意采了收起来的。

    因为颜庆山说,他当年在外面吃过荷叶包裹的蒸菜,格外好吃,有股子荷叶的清香。

    本来江南多荷花,就会拿荷叶当包裹,有了颜庆山这话,王氏每年更是会多采摘些,晒干了收着,拿来蒸菜或者包东西。

    这习惯,不知不觉家里人都染上了。

    玉秀往年就跟着王氏去摘荷叶晒荷叶,所以一回到家里,有时间就去摘些收家里。

    前世里,她还见过大夫拿荷叶入药,荷叶有清凉败火、解油腻的作用,她有时熬消暑汤时,也会扔几片进去。

    玉秀手脚利索,一下就将那包泥鳅干包裹得方方正正的,拿棕榈叶一系,打了个漂亮的结,“胡大夫,辛苦您了。我们自己烘的泥鳅干,不是什么值钱的,您带回去尝尝。”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怎么好意思啊。”胡大夫客气地推辞了一会儿,还是接过荷叶包。

    玉栋将他送到门外,看他走上北边的河堤路,才回家来,将门给栓了。

    颜庆江能下床了,高兴地坐门口不肯回屋。玉栋几个只好由他坐那,玉梁拿着根木棍在院子的泥地上练字。

    玉栋想着田水还是得去看看,晚上又去东山看了看,金满堂家居然在那边扎了个棚子,父子几个轮流睡外边。金满堂看玉栋来了,跟他聊了几句,把他赶回家了。

    玉秀将泥鳅烘烤好,又收拾好灶间,催着家里几个人洗澡睡觉。说起来他们家在爱干净这点上,真是和别人家不一样。

    小时候,颜庆山就要他们经常洗澡洗漱,就算是大冬天,也得两三天洗澡擦身。所以,村里人都说,颜家几个孩子走出来,都是香喷喷的。村里的孩子也很喜欢跟他们玩。

    颜庆江本来没这么讲究,架不住玉秀几个老是嫌弃地让他快擦身洗澡。

    现在被几个孩子逼着带着,倒是天天换一身干净衣裳,没什么汗臭味了。

    胡大夫拿着那包泥鳅干,没当回事地扔堂屋桌上。庄户人家,没菜吃时弄点泥鳅干当荤菜。

    第二天,刚巧云昌镇上的药铺掌柜来他家找他。

    因为胡大夫是个乡间郎中,主要是给附近几个村的庄户人家看病,收入并不多。庄户人家,小毛小病大多就硬抗着不看医了。真要有大病,请医吃药的钱,又负担不起。

    不像镇上有名的大夫,给有钱人家看个病,除了诊金还能得个赏钱啥的。

    胡大夫家里,只能说日子比庄户人家好。可家里也是儿子女儿好几个,花销也不少。

    所以,他除了行医之外,家里也种田,他还上山采药,另外家里还种了片药田。

    这些药材,除了自己制药外,其他的都卖给镇上的药铺。

    这药铺掌柜每年都会来胡大夫家里,看看他们药田的产量,估个收购价格,若是紧俏的药材,也可以付个定钱啥的。

    胡大夫一看到他,很高兴,“我估摸着你这几天就该来了。”

    “是啊,老哥今年种了什么?走走,快带我去瞧瞧。”

    药铺掌柜一拱手,打了招呼,就拉着胡大夫去药田看药。

    这事每年都差不多,老主顾了,也没什么多说的,很快就敲定了今年收购的事。

    药铺胡大夫一看,这时辰,吃午饭还太早,让他家媳妇做几道下酒菜,请掌柜的喝一杯。

    胡大夫的媳妇收拾堂屋桌子,一看桌上的荷叶包,知道肯定是人家送的。她打开一看是包泥鳅干,看那颜色鲜亮,好像比自家的还好点,自家弄的泥鳅干还没来得及抹盐,索性就把这包泥鳅装盘,拿来待客了。

    这药铺掌柜已经是熟人了,熟不拘礼,也没推辞,坐下来和胡大夫喝几杯。

    桌上几样菜蔬,都是当下应季的。

    “老胡,你家这泥鳅干味道不错啊。”他看那盘泥鳅颜色黄亮,尝了一条,这味道,好像比镇上酒楼的还好?

    胡大夫以为他是客气,“你客气了,还不都是那味道啊。”

    “不是,今年嫂子这做法不一样,香脆好吃,连咸味都恰当好处,真是好吃。”这药铺掌柜是个老饕,就好口吃的。这几年云昌镇里能吃的他都吃遍了,能得他说好吃的还真不多。

    他又夹起一条,小口小口吃进嘴里,又回味了一下,“这里面放了什么?吃起来还真是有回味,这烤得也脆,好像不全是油炸的吧?嫂子做了多少?要还有,回头给我包一包回去啊。”

    胡大夫看他不像恭维,也去夹起一根吃了,还别说,这味道真不是平时家里吃的味道。

    泥鳅干几乎家家都会做,做法也大同小异,大铁锅里将泥鳅丢进去烘焙干,太阳下一晒,抹点盐就成了。

    他们家日子比起别人家要好很多,所以他媳妇做泥鳅干,会舍得放点油炸一炸,然后放把粗盐拌进去。

    这样做出来的泥鳅干,味道上有烟火气,咸味也不均匀,吃到盐粒就极咸,没盐粒的地方就淡而无味。

    而用油炸酥的,吃多了的确感觉油腻,尤其是这大夏天的,容易墩着积食。但是,面前这盘,比他们家做的更香酥,咸味恰到好处,还有股米香、艾叶香?

    “这味道还真是,我去问问我家那口子。”

    他是吃过自家做的泥鳅干的,当然知道不是这味道,到灶间一问。

    他媳妇说,“这泥鳅干,就是你扔桌上的啊,拿荷叶包的那包。”

    胡大夫一拍脑袋,想到了,是东屏村玉栋家给的,“兄弟,这包泥鳅干,还真不是我家做的,是我给人看诊人家送的。”

    药铺掌柜一听,遗憾地叹了口气,只好面前这盆多吃几条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