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章 掌柜来访

    对一个老饕来说,最大的遗憾,就是尝到一口美食后,竟然不能再吃第二口。

    这药铺掌柜的回到镇上,想着吃到的那味道,忍不住跑到南街那五味酒楼去,点了一盘炸泥鳅,吃了几口,叹了口气。

    都是在云昌镇上开铺子做掌柜的,大家互相之间也熟络。

    五味酒楼的钱掌柜看药铺掌柜吃一口叹口气的样子,“哎我说周掌柜,你大清早地这是在愁什么?吃口菜还叹口气。要不知道的,以为我这菜不好吃呢。”

    钱掌柜开了句玩笑。云昌镇有两家大酒楼,他们酒楼的酒菜,更加精致到位,所以生意也一直压另一家一头。

    五味酒楼的东家在建昌县里开了几家分号,云昌镇这边是其中之一。

    “钱掌柜啊,还别说,你这泥鳅,真不如我吃过的。”周掌柜憋不住,直话说了。

    “什么?”钱掌柜知道周掌柜是个好吃的,“你哪里吃过更好吃的?这泥鳅,我们大师傅可是炸得恰到好处,你看这颜色,这香脆劲儿。”

    钱掌柜有点不相信。

    这炸泥鳅干是夏秋季的应季菜,泥鳅不登大雅之堂,他们酒楼的大师傅特意参考其他菜系,用油炸的方法处理泥鳅,再用盐焗法让泥鳅入味。放凉之后,下饭也下酒,成了本酒楼应季名菜。

    每年夏日,几乎是食客必点的一道。

    另一家酒楼的掌柜的,都不惜脸面带着掌勺大师傅亲自来吃过几趟,可做出来的还是比不上他们家的。

    “老钱啊,往年我吃其他地方的泥鳅干,都没你们的好。可今年,我真吃到头一份了,人家没你们油腻。”周掌柜巴拉巴拉说了一通他吃到的泥鳅干如何好吃,末了叹了口气,“可惜就那么一碟子,我还没吃够呢,就见底了。”

    周掌柜以一种相思入骨的口气,细细说了那泥鳅干的色泽、味道、回口如何清香。他说得细致,边上的食客不由也听进耳朵了,纷纷打听是哪里吃的。

    钱掌柜一看,这是老饕得了相思病了,这描述肯定夸大。

    不过,能被周掌柜如此夸奖的食物,肯定有过人之处。他做酒楼生意,碰上好吃的菜肴总是要打听仔细的。

    钱掌柜一撩衣裳下摆,坐到周掌柜边上,“老周,你倒是说说,你是哪里吃到的啊?”不管是县城还是旁边的镇子,他决定都要去尝一尝。

    周掌柜看他那兴致,自然是说了胡大夫家的地址。

    钱掌柜记下地方,也顾不得天热,让人套马车直奔胡大夫家,随后,又赶往东屏村。

    玉秀不知道,自家的炸泥鳅被人惦记上了。

    她跟玉栋两人忙了一上午,将玲珑山的地整好,因为接下来的活都不急在一时了,两人回家打算修一下鸡窝。

    那九只小鸡和四只小鸭子长得不错,如今都混养着关在鸡笼里。

    两人商量着,在屋后猪圈旁边,打算拿木板搭个鸡窝,再搭个小鸭棚,将鸡鸭分开关。这样喂养方便,小鸭子也能每天带到水田去吃点螺蛳水草啥的。

    颜庆江一个人待前院寂寞,一定要跑到屋后来,躺在竹椅上看着玉栋和玉秀动手,在边上瞎指挥。一会儿叫着门要往左开,一会儿叫着木板要换一块。

    玉秀两个嘻嘻笑着答应着,做还是得按原定的做,照颜庆江那指点的做,估计最后这鸡窝就是个四面开门带顶的凉亭。

    玉梁哐当一声推开院门冲进来,“哥,大姐,有人找。”

    他身后,还跟了铁蛋等几个同村的孩子,“是坐马车来的。”

    “那人没见过,说是做掌柜的。”

    几个孩子跟着玉梁叽叽喳喳地叫。

    玉秀被他们吵得头晕,“小四,人呢?”

    “哦,在村口问路呢,我们赶来给你们报信。”一个孩子邀功地大声说。

    原来,这几个孩子在村头桥下玩,听人打听玉栋家在哪,他们一看是坐马车来的,连忙跑村北去找玉梁,玉梁就赶紧冲回家来报信了。

    玉秀看几个跑得满头大汗的,还报信!她好笑地舀了几碗消暑汤给几个孩子喝,又让玉梁带他们到外面玩。

    几个孩子跑到院门外,不走了。

    “马车,就是那辆马车。”

    钱掌柜看看地方,应该没错了,靠河堤路到底的一家,也只有这家了。他看几个孩子围着他的马车打量,刚想开口问,有孩子已经热心地说道,“这里就是玉栋家,也是他家。”

    他们把玉梁往前一推,嘻嘻笑着自己往后退了。

    钱掌柜就看到一个浑身泥污眼神清亮的小男娃看着自己,“小娃子,你家大人在家不?”

    “在!”玉梁清脆地应了一声,转头对着院子叫,“大姐,人来了!”

    “是谁啊?”玉秀应了一声,走到院门口。

    钱掌柜一看,又出来一个孩子,应该就是那孩子口中的大姐了。

    这女娃梳着十来岁丫头常梳的双丫髻,眉目修长如画,看着自己嘴边含笑。那神情不慌不忙,也没有寻常孩子乍见到生人的拘谨,居然有着她这年龄不符的沉稳之感。

    这丫头一看就是美人坯子,就是脸被晒黑了些。

    “小姑娘,我是镇上五味酒楼的掌柜的,姓钱,来找你家大人。”

    玉秀听说是酒楼掌柜,疑惑地看了一眼。钱掌柜长得矮矮胖胖,笑起来跟个弥勒佛似的,倒是很适合做酒楼掌柜,一看就觉得吃的好。

    她不知道钱掌柜的来意,不过,来者是客,她让玉梁把孩子们带别的地方玩,自己侧开身,把钱掌柜往里让,“钱掌柜,您请进,坐这边歇会儿吧。”

    她搬了一张竹椅放在杨梅树下,这边荫凉有风。

    “钱掌柜,您到我家有什么事儿啊?”

    “哦,我想买你家东西,你家大人呢?”钱掌柜问了第三次,这大热天的他从镇上跑到胡大夫家,又从胡大夫家跑到东屏村,热得够呛。

    只是,做生意的人,为了生意不辞辛苦,快点把生意定下才是要紧的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