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章 荣嫂撒泼(首盟加更)

    第二天,红婶果然一早就到玉栋家里。

    玉秀早就数了10文钱装钱袋子里,给颜庆江保管。

    颜庆江这么大个子,却还是第一次管钱,生怕钱掉了,两只手死死捏着钱袋。

    玉淑和玉梁找块木板立在院子里,拿黑炭当笔,有人来卖泥鳅了,玉梁让人把泥鳅倒在簸箕里,和玉淑两个人抬起称杆子,慢慢打称,等称头平了看看是多少分量,就照分量算钱。

    若是有挂零的,玉梁会拿掉几条泥鳅让人带回去。

    称好后玉梁就拿炭笔在木板上记上名字和数量,再算好价钱,他算好后报给玉淑,若是和玉淑算得合得上,就让颜庆江递钱过来。

    颜庆江数数太差,就看玉梁对他比划几个手指头,比划一个他就递一枚铜钱,比划两个就递两枚。

    这是第一天收泥鳅,大多数村里人还在观望。所以,一早上只有四户人家送了泥鳅过来。

    玉梁三个人分工合作,称头又给人算足,大家都没话说。还有红婶在边上坐镇,就更是顺利。

    有钱拿,剩下的泥鳅还能拿回家去打牙祭,那四户人家拿了钱,欢天喜地地走了。

    他们高兴地跟其他人一说,接下来,来卖泥鳅的人就多了。

    东屏村是个小村子,总共也才二百来人,二十多户人家。

    下田摸泥鳅的活,大多都是交给家里孩子的。这摸上来的泥鳅,数量就不会太多。

    庄户人家,大家自觉地按先来后到地排着,后到的人会看看前面的人摸了多少泥鳅,若是估摸着前面几个人加起来超过二十斤了,就不排了,第二天再来。

    卖泥鳅的多了,排队的人越来越早,玉栋几个一开门,经常就看到四五个人在门外等着。

    红婶来看了两天,看一切顺利,她也不是没事的人,就不过来了。

    当然,从几个孩子手里拿钱,有人高兴感激,就有人会眼红嫉妒。尤其是村里有人到镇上,知道五味酒楼一盘泥鳅干居然卖八十文一盘后,就更有人泛酸了。

    也有人偷偷做了泥鳅干拿到酒楼去低价卖,想要撬墙角,无奈不能成功。

    玉栋兄妹四个该干嘛干嘛,只当做不知道。毕竟眼红想使绊子的是少数,大多数人,都还是知足的。

    玉秀这两天守着灶台,前一天催吐过的泥鳅,放在铁锅里焙干,然后拿出来放在院子里晾晒,到下午没人来家里了,她就点上小泥炉开始烘烤。

    大热天的守在泥炉边,自然热得够呛,脸都黑了瘦了一圈。

    不过,一想到这些都能换成钱,她就忙活地高兴。

    这天,玉梁照例又开始收泥鳅,荣嫂子也来卖了。

    她本来是一文钱两斤泥鳅的价格卖给五味酒楼的,现在五味酒楼直接从玉栋家里买泥鳅干,当然不会再买她的活泥鳅。

    钱掌柜如今要买活泥鳅,也会让拿货的伙计顺便来玉栋家招呼一下,留个几斤,价钱另算。

    荣嫂子是因为娘家兄弟在酒楼做伙计,才卖到酒楼的,她在村里很是夸耀了一阵子。

    如今酒楼不买她的,有些原来眼红的就在她面前说酸话,什么娘家兄弟不得力了,她一把年纪还被玉栋几个孩子拦了生意等等。

    荣嫂子闲话听多了,心里有点酸溜溜的。

    再说这泥鳅可不要本钱,卖掉一斤就净赚一斤的钱。她家里两个儿子虎子和铁蛋每天都能抓点泥鳅,前几天因为来得太晚没能卖掉,养家里这几天,有些都死了。今儿一大早她就排过来,终于挨到第二个。

    她家这泥鳅养了两天,大半都是半死不活的,她拿手扒拉几下,将几条死泥鳅压到下面去。

    玉梁照例拿了簸箕让荣嫂子倒进去,她把手里的木盆哐一下倒进去,连水带泥鳅,哐当一下,那簸箕就打翻了。

    “哎呀,我这可都是活泥鳅,你们怎么不拿好!看看,看看,这摔死这么多条,这可算谁的钱啊。”泥鳅一打翻,荣嫂子就尖叫起来。

    泥鳅一掉到泥地里,在地上翻滚着,一条条沾上泥土草屑。

    玉淑和玉梁连忙去拾,荣嫂子却是叉腰在那大叫,“你们可都看到了,我可都是活生生的泥鳅啊。玉梁啊,你是称称的,怎么这点眼力见没有,都不知道扶一把?你可是做了小掌柜的,有钱了,不会蒙嫂子这点钱吧?”

    “荣嫂,明明是你一下子倒边上,才打翻的。而且你这几条泥鳅,都臭了。”玉梁抓起地上两条死泥鳅,辩解道。

    “什么?臭了,你瞎说什么呢?刚才都活生生的,死在你家里,你就该负责。我这可有四斤泥鳅呢。”荣嫂跳起来,沉下脸指着玉梁鼻子就大叫,“不要有钱了就欺负人,这么点年纪,就学会说瞎话啦,啊?看看,看看,这么点大就不讲理了。”

    荣嫂拿来的泥鳅,明显就有一斤多是死泥鳅了,她就叉腰在那叫嚷。

    玉梁又怕又急,吓得眼圈都红了。

    玉淑拦在玉梁面前,“荣嫂,明明就是你拿死泥鳅来卖,你自己看看,这几条都臭了……”

    “你们还胡说!有钱了脾气见长啊,别以为有钱我就怕你们,”荣嫂一手点到玉淑眼前,“有娘生没娘养的,谁知道你们怎么接到生意的……”

    她这话太过头了,后面有人觉得听不下去,“荣嫂,几个孩子呢。”

    “就是,你说什么呢。”

    玉淑脸皮薄,听到荣嫂骂的话,就算没听懂那暗示,却知道不是好话,委屈地哭起来。玉梁抱着玉淑,也哭了。

    玉栋刚好回到家里,走进院门,就听到荣嫂的这句话,丢下锄头就跑过来,“你给我滚出去!”

    颜庆江坐在边上,想站起来,腿又用不上劲,气得抓起手边的拐棍,就去打荣嫂,“走,欺负,不要脸!”

    “哎呦,傻子打人啦!哎呦……”荣嫂不怕玉栋,可颜庆江她却是不敢惹的。谁都知道,颜庆江是个傻子,在庄户人眼里,傻子和疯子,就是一个意思。

    玉秀在灶间听到荣嫂尖叫,走出来时,颜庆江已经对准荣嫂子一拐棍打下去了。

    玉栋也推开后面的人,冲到中间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