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章 玉秀立威

    其实,颜庆江离荣嫂还有几步远,拐棍就那么点长,除了开始被勾到一下,压根打不到荣嫂身上。

    荣嫂觉得玉栋几个抢了自己生财门道,一直憋着股气。

    说起来她卖给五味酒楼也是一文钱两斤,卖给玉栋家也是一文钱两斤,但她却觉得自己丢了颜面。

    这一闹开,就不想让人好过。

    那嚎叫声,好像被打死了一样。

    “小叔,哥,跟她动手,不值当!”玉秀快走几步来到颜庆江边上,先将他手上的拐棍给抢到手上,又将玉栋给拦到后面。

    好男不跟女斗,乡下人打架,除非是结下死仇了,不然都是男对男女对女。

    若是男人打女人,背后是要被嘲笑的。玉秀不想他们两个被带累坏名声。

    玉梁看到玉秀,委屈地叫了一声“大姐”,声音哽咽着强忍着眼泪。

    玉秀拿了帕子递给玉淑,将两人拉到自己身后。

    荣嫂子一看颜庆江被拦住了,更放心地坐在地上撒泼,“哎呦打死人了,你们得给我看伤!不然我跟你们没完!”后面几个妇人都是看到的,看荣嫂这么闹,想去扶起她,也算给个台阶下,这事就抹过去。

    荣嫂却抡着胳膊推开来扶自己的人,“你们巴结什么?再巴结人家钱也不会给你!”被她这么一说,好像好心劝架的都是想讨好玉栋兄妹的,那几个妇人被她这么一说,讪讪地松手,一时不知该继续劝,还是不管了。

    若是不管,荣嫂就是摆明了看准玉栋四个就年纪不大的孩子,吵架撒泼,都不是她对手,能欺负嘛!有人看这样子,觉得该叫人。

    一人往颜庆洪家跑,好歹都是颜家人,玉栋四个又是颜庆洪小辈,他这做叔的不能不管吧?

    还有一个往金福清家跑,红婶留过话,要是有什么事,尽可通知她。

    荣嫂嚎了两声,见没人帮玉栋四个说话了,胆气更壮了,爬起来对着玉栋撞过去,“我有儿有女,没牵没挂,我跟你们拼了。”

    荣嫂每次撒泼,就会叫着自己有儿有女了,要跟人拼命。这种说辞,也是种炫耀的意思。像以前福婶没生白延郎前,就被她这话给气过。

    玉秀看荣嫂扑过来的架势,拉着玉梁和玉淑往边上退开,玉栋也往另一边一闪。他们四个年纪小身形灵活,一下全闪开了。

    荣嫂往常这手,都是用跟其他妇人吵骂时突袭的,一撞一个准。这次没选对方式,冲势太猛,地上又有泥鳅,她一脚打滑刹不住,一下啪嗒摔了个狗啃泥,直接倒在颜庆江的脚前。

    “不要脸,都快撞我小叔怀里了!跟我们没完,我还跟你没完呢。”玉秀一把丢开拐棍,抬脚踹了一下,转身抓起边上柴垛上的柴刀,“我们是有娘生没娘养,你是什么!”

    “你……你个死丫头,竟然敢打我!”荣嫂一撸袖子,就想上去抓住玉秀,可再一看玉秀抓柴刀了,有点傻眼。

    后面几个看这架势,有人叫“秀秀,别和她一样犯浑”,一个推荣嫂“你少说两句”。

    玉秀躲开劝架的人的手,一手拿柴刀就往荣嫂身上砍,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架势,“我没儿没女,更没牵挂!没完!我先跟你拼了!横竖一条命,我不活了,你也别想活!”

    荣嫂跟人吵过架打过架,她仗着力气大嘴皮子利索,一撒泼基本没人是她对手。

    她没想到,玉秀却不跟别的妇人一样打架靠手抓脚踢,而是直接上柴刀的,这下吓到了。

    她刚闪开点,玉秀已经一柴刀砍在她刚才赖坐着的地方。

    玉秀拔起柴刀,红着眼睛盯住荣嫂,“我们一起死!”

    “你疯啦!救命啊!救命!”荣嫂看玉秀头发散乱,脸涨得通红,可拿刀砍过来的手却是毫不停顿的,吓得一下跳出院门。

    玉秀直接追了出去,荣嫂吓得沿着河堤路往村东头逃,玉秀追到河堤路上,“我们爹娘就算不在了,也是靠自己一双手赚钱,没偷没抢没乞讨。谁欺负我家里人,我就跟她拼了!”

    她站在路当中,双手叉腰,对着荣嫂的背影大喊,很有几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自从玉秀回村后,跟人说话都是带着三分笑,大家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彪悍。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对于直接不要命的上刀子的人,大家还是会怕的。

    河堤路附近,还有好些人路过,看到这一幕,都深深地震撼了。

    玉秀走回自家院子里,将地上的泥鳅一扫,招呼玉栋拿称给称了分量,然后又将那些烂臭死泥鳅拿出来又称了,调头又是往日笑意盈盈的模样。

    “铁蛋娘走了,几位嫂子帮我们做个见证,这是她拿来的泥鳅,大家看,这是我们称出来的分量。这些死泥鳅,没臭的我就当是刚死的,这些是发臭的,一共这点分量,大家看看对不?”

    “是,是这点分量。”玉秀虽然又是笑脸迎人,那几位妇人却没往日的随意了。

    她们点点头,表示看到玉秀称的分量了,刚才被震得回不过神,一时都不知道说话了。

    这时,刚才跑到颜庆江家的妇人回来了,脸色有点不好。

    她到颜庆江家,只有陈氏在家,听说荣嫂在玉秀家撒泼,陈氏居然说,“那四个孩子自己有能耐,不用来找我们。”

    村里,别说同族亲戚,就是邻人都讲究守望互助、与人为善,陈氏这话,说得哪有长辈样子啊。

    她回来到底还是把陈氏的话说了,又跟玉秀说,“秀秀,你那堂婶是个拎不清的。”

    “搞不好就是她惹出的事呢。前天在滴水潭,听你堂婶说什么几个孩子居然抢走荣嫂的生意,这人没本事就被人欺负。”

    “我也听到了。当时你堂婶可说了不少酸话呢。”

    “荣嫂往日也犯浑,但也没这么不开眼,可能是被人激得出头鸟了。”

    这几个妇人你一言我一语,为荣嫂开脱几句,也是对陈氏做法的不满。

    “谢谢几位嫂子。我怕别人说我们讹人东西,乡里乡亲的,还是把话说开才好。小四,给几位嫂子把分量称了算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